位面监狱执掌者

150、螳螂捕蝉黄雀在后

听到枪声,陈辰偷偷摸摸的潜伏过去,探头小心观望,就见一群宪兵正在跟一群强化者持枪对射,密集的弹雨在舱室内席卷而过,不断有人中枪倒下。

很显然,这群宪兵是受命前来逮捕幕僚长和赵家父子的,如今遭到了强化者的抵抗。

这些强化者虽然只注射过一两次强化药剂,但实力还是超过了那群宪兵,身体的爆发力和敏捷姓都要强很多,因此能在最大限度避开对方的射击,减少己方伤亡的同时,更加精准的命中目标。

更何况,强化者在数量上也占据优势。

就在陈辰考虑着要不要帮忙的时候,身后也传来脚步声,他赶紧一个闪身躲进旁边一扇门后,接着就看到另外一群强化者从后边冲出来,举枪对着宪兵猛烈射击。

在两边夹击之下,宪兵们再也支持不住,很快就被屠戮一空,鲜血将舱壁都染红了。

两边的强化者汇合到一起,一个领头的人开口发出指令:“你们留下控制舱室,杀掉所有抵抗者,其余人跟我去引擎室。”

得到指令,强化者立即分为两队,各自离开了。

陈辰从门后出来,皱了皱眉头:“赵家父子打算挟持这艘航母么……还真是什么都敢做啊……不过说起来,我似乎想到了什么……”

一个大胆而冒险的念头闪过脑海,让陈辰自己都吓了一跳:“虽然有些吓人,不过既然来都来了,也不能白跑一趟,值得尝试一下……”

拿定主意,他的嘴角浮起一丝冷笑。

同一时间,在舰桥内。

通讯器中不断传来强化者的报告,声称行动顺利,已经杀掉所有宪兵,目前正在追杀那些不愿意投降的船员,已经差不多将航母完全控制起来。

听到这些报告,赵家父子脸上的笑容越来越盛,而幕僚长和舰长的脸越来越阴沉,冷汗如瀑布一般不断顺着脸庞滑落。

“看,事情好像很顺利。”两人的表情让赵广海更加得意,轻松的看了舰长一眼:“说起来,我还没试过开一艘航母玩玩呢,舰长,下命令出港吧。”

“你做梦!”舰长哪里肯听,直接开口拒绝。

但拒绝的后果,就是赵玄虎上前抓起一个舰员,对着他的额头就是一枪。

鲜血混杂着脑浆四下飞溅,那舰员一声不吭就倒在地上变成尸体,赵玄虎轻松的吹了吹枪口的青烟:“我可没有多少耐心,拒绝一次,就杀一个人。”

见到这残忍的一幕,舰长算是明白过来,眼前这两个家伙就是杀人不眨眼的侩子手,他们什么事情都做得出来,当下只能无奈的屈服。

来到指挥台拿起话筒,无奈的瞥了赵家父子一眼:“引擎启动,关闭舷舱门,收起锚链,航速五节,匀速离港!”

得到指示,控制着各处舱室的强化者立即行动起来,随着螺旋桨拍打出白色浪花,航母开始缓缓移动,离开了港口。

此刻在舱室内,陈辰也感受到了舰船正在缓慢移动,不由又是一笑:“赵家父子已经得手了吧,乖,真乖,那么接下来,就到了老子接管这艘航母的时间了。”

深呼吸了一下,右手轻挥,从储物柜中取出合金突击刀,然后顺着通道朝前摸去,那里有一道槅门,两个强化者背靠背站着,各自监视前后方向。

陈辰一个闪身从暗处出来,脚下发力急冲而去,同时右臂一抖,合金突击刀脱手飞出,在半空划出一道白芒,刹那间就没入了面对自己那个强化者的脑门。

那强化者哼都没能哼出一声就瘫倒下去。

同伴的异状引来另一个强化者警觉,他赶紧转身举枪,但此时陈辰已经冲到他面前,双手如铁钳一般抓住枪管,巨大的冲力将他压到舱壁,枪管卡住了他了脖子。

那强化者被陈辰的力量压得无法挣脱,坚硬的金属枪管深深陷入脖子中,将他气管完全堵死,很快,他就白眼一翻瘫软下去。

手一松让这具渐渐冰冷的尸体倒下,陈辰伸手拔出合金突击刀,如鬼魅一般朝着下一个目标摸去。

这个时候,舰桥内的赵家父子看到航母渐渐驶离港口,不由略微松了口气。

“别得意得太早了。”幕僚长恨恨的说道:“海上自卫队很快就会赶来,还有航空自卫队的战机马上就会升空前来拦截,你们真以为可以挟持这艘船逃走?”

“试试不就知道了?”赵广海不以为然的一笑,上前对着话筒喊道:“所有人注意,给舰上所有武器换上实弹,搭载的直升机也加满油装满武器随时准备起飞,老子很有兴趣来一场海空大战。”

“你这个疯子……”此时此刻,幕僚长终于明白过来,自己不是引狼入室,根本就是引了两个魔鬼入室。

“爸,虽然现在不能搭乘直升机逃走,不过不需要太担心。”一旁的赵玄虎开口安慰着赵广海:“只要逃出曰本领海,就不会再受到防空导弹和战机的威胁,到时候就可以坐直升机离开,这种新型航母航速很快,又装有先进雷达,再加上那么多强化者,应该足够我们抵挡一阵了。”

“我知道,这次得靠你了。”赵广海点了点头,轻松一口气:“哈哈哈,只要天不亡我,就没人能杀了我们父子!”

话音未落,通讯器突然传来一个强化者的报告:“赵桑,我必须告诉你,一层舱室似乎有些不对劲,我们已经跟好几个人失去联系了。”

“什么?”赵玄虎几步上前抓起话筒:“现在舰上只剩下一些不愿归顺的顽固家伙还在抵抗,他们人数很少,又没有多少武器,赶紧去解决了,别留下隐患。”

“知道,我马上带人去!”对方赶紧回答了一句,然后切断通讯。

谁也不知道,此时陈辰同样将这番对话听了个一清二楚。

“只剩下一些顽固家伙吗?”轻轻在地上那个强化者尸体上擦去刀上的鲜血,嘴角浮起冷笑:“赵桑,你大概没听过螳螂捕蝉黄雀在后的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