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面监狱执掌者

174、突变

陈辰快步来到屋顶,这个时候天已经大亮,雨也停了下来,天空显得分外的蓝,四周清朗一片,能见度非常高。

此时,瓦西里斯正趴在房顶用望远镜观察着千米之外的那处广场,陈辰没有去打扰他,也俯身趴下,然后通过虹膜扫描仪进行观察,虹膜扫描仪起到了望远镜的功能,将远处的情况一一标示出来。

正如车手报告的那样,此刻两队武装分子正在朝着广场靠近,双方相距已经不到千米,再有几分钟就会走到一起了。

左边一方大约有一百人,此时正在占据各处制高点进行警戒,而在他们身后,跟着十辆重卡,货箱空空如也,车队前后甚至还跟了两辆装甲车。

相对于左边那群衣衫各异武器也不尽相同的武装分子,右边那队人就显得正规了很多,每个人都是统一的野战服,携带相同的制式武器,虽然只有几十个人,却显得更加强横。

同样的,右边这些人身后也跟着十辆重卡,载着满满当当的物品,并用帆布进行了遮挡,远远看去,看不出到底是装载的什么东西。

“左边那些人,是科扎游击军……”瓦西里斯一边观察,一边轻声说道:“他们的武器装备和服装很有特点,这片区域应该找不出第二个这样的势力来了……不过,右边那些家伙是什么来头?”

说话间,瓦西里斯慢慢移动望远镜,细细观察着右边那群人。

陈辰一边观察着两队人,一边也在思索着对方来此的目的。

从目前的情况看,两队人必然是要汇合无疑了,但他们汇合在一起要做什么呢?一边拉着货物,一边是空车,那就是要接货?亦或是……来此交易?

渐渐明白过来,陈辰对着通讯器发出指令:“那两队人应该是来此进行某种交接,不是冲着我们来的,他们人数很多,大家小心一点,千万不要被发现了!”

陈辰的想法是很明确的,且不说打起来有没有胜算,一旦被发现,行踪就完全暴露了,左边那群人是科扎游击军,一旦行踪败露,他们就可能发出示警,这样就可能让对方提前做出应对,使小队处于不利的境地。

既然对方不是冲自己而来,干脆就不去打扰他们,等他们完成交接后自然就会离开,安心藏着就是了。

而且,既然是科扎游击军的人,趁他们离开返回的时候,也可以偷偷进行跟踪,这样说不定还可以跟着他们找到他们老窝,这样又省了不少工夫。

想着这些的时候,两边的人已经来到城镇中心广场,面对面站在了一起。

“大家藏好,不要轻举妄动……”陈辰对着通讯器轻声吩咐道:“他们不会想到我们在这里,等他们交接完成离开的时候,我们再想办法跟……”

就在说话的时候,一旁的瓦西里斯猛然从望远镜中发现了什么,不由发出喃喃自语:“那……那个是……”

他又仔细看了两眼,目光顿时就凝固了:“怎么会是他……独自到这个地方来跟科扎游击军那些杂碎见面……难道说……”

似乎想到了某些可能,瓦西里斯目光一凛,当即放下望远镜,一个翻身跃下屋顶,抓住落水管一路滑落到地面,随即朝着广场方向奔去。

一切都发生在电光火石之间,等到陈辰反应过来的时候,瓦西里斯已经冲出老远了。

“瓦西里斯!”来不及阻止之下,陈辰赶紧对着通讯器喊道:“你干什么?不要冲动,快回来!”

“你们藏好,不用管我。”却不想,瓦西里斯作出了这样的回复:“放心,我不会乱来,只是过去看看到底怎么回事,很快就回来。”

“愚蠢!”陈辰忍不住怒骂一声。

瓦西里斯这突如其来的举动完全打乱了所有的计划,照理说他做了这么多年职业佣兵,应该懂得孰轻孰重,应该不会这么冲动才是,怎么会这么冒冒失失?

唯一的解释,就是他发现了什么不得了的情况,对他来说极为重要,这才让他如此的不顾一切。

想明白这一点,陈辰略微定了定神,事情已经发生了,这个时候说什么都没有用,赶紧改变计划确保不暴露目标才是正途。

当下对着通讯器发出指令:“出事了,瓦西里斯独自朝对方靠近,现在改变计划,战车继续原地待命,密切监视对方一举一动,随时报告情况,战车炮上膛,做好炮击准备,屋里的人分散开,以包围的态势朝广场靠近,记得,一定要注意隐蔽,千万别被发现。”

指令发出,陈辰一个翻身跃出屋顶,然后抓住落水管滑落到地面。

深呼吸了一下,眼中闪出一丝幽芒:“那么,我去把他楸回来吧!”

说着,便朝着广场方向摸去。

另一边,瓦西里斯沿着街道快速朝着广场方向冲去,很快便靠近了目标,来到靠近广场的一栋建筑,他小心翼翼藏住身形,轻手轻脚的摸向转角处。

只要走出那个转角,就会来到一条通往广场的街道,那个位置已经可以看见广场内的情况了。

正如陈辰所猜测的那样,他确实是发现了不得了的情况,因为他从望远镜中看到了一个认识的人,而那个人本来不应该出现在这个地方的。

为了弄清缘由,因此他不顾一切的冲了过来。

他摸到了拐角跟前,一路过来保证没有发出任何响动,想必没有惊动对方,当下,偷偷探出头来,打算观望广场上的情况。

却不想,拐角外的街道上正巧有一个警戒的武装分子,而且刚巧扭头看向这边,瓦西里斯一露头,顿时跟对方对视在一起,大眼瞪小眼。

两人同时愣了一下,最终还是瓦西里斯反应力更快,首先做出应对。

他知道这种情况下不能用枪,那会惊动对方,当下从腰间掏出匕首,猛的朝着对面那人掷去。

匕首在空中划出一道白芒,瞬间便钉入那家伙脑门,他白眼一翻,连哼都没哼出一声就朝后仰倒。

但是,在瓦西里斯投出匕首的瞬间,那家伙却已经下意识握住了手里的枪,此刻虽然被一刀干掉,手指却抽搐了一下,不经意的扣动了扳机。

“砰”!巨大的枪声在城镇内回荡着,打破了沉寂。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