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面监狱执掌者

248、晨自东方起

陈辰驾驶着破旧的丰田在道路上慢慢行驶,不过他并没有进入迪拜,而是绕过外围,一直朝北面开去,没用多少时间,就找到了方兴南所说的那个小型机场。

不过靠近机场的时候,却发现整个内部安静一片,似乎没有一个人存在,只有跑道上的灯光不断闪烁,提示着这里还没有被废弃。

陈辰非常谨慎,关闭了车灯,依靠虹膜扫描仪的提示来判断道路,驾车慢慢围着机场转了一圈,同时用虹膜扫描仪仔细观察了一下机场内的情况。

原来,并不是没人,而是隐藏在各处而已。

陈辰明白过来,看起来这个小型机场应该是洪门的产业,那些帮会成员此刻正隐藏在各处警戒,既然如此,就不要藏着了,以免引来对方误会。

当下扭头跟黑泽翔太使了个眼色,然后停车一起下来,黑泽翔太走在前边,进入了大门,等他走出一段距离,陈辰不动声色的将车送回位面监狱,这才跟了上去。

两人一同走到机场内部,特地找了一块灯光比较亮的地方站定,让对方能看清自己的样子,随即便安心的站在原地等候。

不多时,一个身穿地勤人员制服的男子走到两人跟前,一言不发的恭敬行礼,做了一个“请”的手势。

随即,便领着两人来到机库跟前,轻轻敲了敲旁边的小门。

门随即打开,伸出另外一个工作人员的脑袋来,警惕的观望了一下,随即让到一旁,将几人放了进去,随后,又将门锁上了。

走到机库内部,陈辰跟黑泽翔太一眼就看见一架小型私人客机停放在最中央,一些工作人员正围在四周进行养护和检查,看起来已经是在做起飞前的准备。

而在机库的角落,则放置了一张大长条桌,方兴南跟他那个随从,就坐在首位上,正品着咖啡。

见到陈辰跟黑泽翔太进来,方兴南放下杯子,朝这边投来一个善意的微笑,伸手指了指旁边的座椅。

当下,两人便走过去坐下,而一个帮会成员随即也给两人各自送上一杯咖啡。

以方兴南的身份,想必咖啡也不是寻常的东西,陈辰当即端起品尝了一下,果然沁人心脾,不由接连喝了几口提提神,借着这个时机,顺便抬眼看了看四周,却发现除了在场这几个,其余那些首脑都还没有到来。

想来,他们不像自己,提前知道田中圣会发难的事情,所以也没什么准备,出现变故后需要耗费一些工夫才能脱困,耗费的时间也会更多。

“除了我以外,你们是最早到的。”似乎看出了陈辰的想法,方兴南淡淡笑着开口说道:“看起来,你们也提前掌握了一些消息,所以提前做出了应对。”

这话就说得比较直白了,显然,方兴南已经猜到,陈辰在七首会之前就已经知道田中圣使用强化药剂,并且会借这个时机发难,所以提前做出了准备。

其实也根本不用猜,这一切太明显了,陈辰当着所有人的面揭露田中圣使用强化药剂的事情,又提前安排手下控制电梯保证退路,是个人都能想到这一点了。

当下,陈辰也就不打算再否认了:“是这样的,不过,一首也是一样吧?”

“我?”听到陈辰的反问,方兴南不由笑着摆了摆手:“我可不知道田中圣使用强化药剂的事情,要不然,怎么会被逼到那样的绝境?要不是你实力强大,恐怕我已经死在会议厅了。”

“不,我指的不是强化药剂的事情,而是田中圣联合红蝎子圣战军和西恩党弹劾你的事情。”陈辰摇了摇头,目光如炬盯着对方:“要不是提前知道这事,你怎么会故意事先隐瞒科扎游击军已经被消灭的事情,临时将我推上七首之位呢?不就是借此用来反击吗?”

听到这话,方兴南脸色一变,目光阴晴不定起来。

不过只是瞬间而已,随即又恢复了常态:“呵呵呵,果然很聪明啊,真是后生可畏……”

情况正如陈辰所判断的那样,方兴南的确是事先就知道田中圣会联合红蝎子圣战军和西恩党,乃至于科扎游击军,四方一起向自己施压,这样的结局就是四比三,自己处于下风,不得不让位,或者,依靠武力来保住自己的位置。

但就在这个时候,他得知了科扎游击军被消灭的事情,临时起意实行这样一个计划。

那就是在会场上才突然告知科扎游击军被消灭的事情,然后趁着众人惊愕的时候,将可能偏向自己的一方送上七首之位,但因为田中圣的事情,让他不太敢相信七首大会的成员,转而将目光投向外界,这才有了邀请亚美尼亚复仇者参加的举动。

其实一开始,他也是有些忐忑的,他无法确定陈辰会不会跟自己站在一边,但他相信,能将亚美尼亚复仇者在短短几个月内发展壮大,这个突然出现的“高人”,一定是非常明智的,一定懂得判断七首会的局势,选择跟自己站在一起。

果然,陈辰没有让他失望。

这个后辈,不单明智,还聪明得有些可怕。

“方老爷子也不用这么紧张。”陈辰自然知道,自己的聪明引来了方兴南一些戒备,当下笑着宽慰了一句:“既然你也觉得我很聪明,那就应该相信,我这样一个聪明的人,懂得判断形势,不会跟你为敌的。”

“是么?”方兴南眯眼打量着陈辰,一脸的玩味。

“中国人不打中国人,不是吗?”陈辰大笑着引用了一句典故,随即又补充了一句:“对了,忘了告诉你一件事,科扎游击军,是我带领亚美尼亚复仇者消灭的。”

“哦?”这话倒是让方兴南一阵惊诧,这件事是他所没有料到的。

那么大一个组织,不是随便可以消灭的,之前,方兴南还以为是俄罗斯军方动的手。

“总之呢……”陈辰轻松的笑着摊开手:“也许是一种缘分吧,我生来就是跟洪门站在一边的,方老爷子也是中国人,应该相信缘分这个东西吧?”

“呵呵呵……”这话将方兴南给逗乐了:“你这小子,说话倒是挺讨人喜欢的,看起来,让你做七首,还真是没错,你很聪明,又有那个实力。”

“说到实力,我差点忘了向两位请教呢。”陈辰定了定神,目光瞥向方兴南旁边那个老者:“我注意到方老爷子和这位老先生使用的技法,像是御气,在下也对武学有点兴趣,可否指点一二呢?”

“指点?”方兴南身后那老者颔首而笑:“不如说,你是想讨教吧?老朽看到了你眼中的渴望,那种对实力和对手的渴望!”

“老先生别紧张……”陈辰无辜的耸了耸肩:“在下的确只是对力量本身感兴趣,并没有恶意。”

“老朽自然知道,其实你的实力,老朽也很感兴趣。”老者起身离座,来到了旁边的空地上站定:“也罢,不如就满足你的心愿,小小的过两招吧。”

“求之不得!”见此,陈辰自然是满心欢喜,当下也离开座位上前,跟老者面对面站在了一起。

“老朽东方明皓!”老者先是主动报上姓名,一副武学宗师的派头,随即又提醒了一声:“只是讨教一二,就别玩大了,随便试试拳脚就算了吧。”

“在下晨,晨自东方起!”陈辰心情大好之下嚼了一下文字,随即躬身行礼:“遵照前辈的意思!”

“好一个晨自东方起!”东方明皓赞许的点了点头,他能听出这句话中谦虚的意味。

晨自东方起,意思岂不是晨的光辉,是来自于东方的照耀,没有东方,就没有晨,这小子是借这句话向自己示好。

当下,东方明皓负手而立,含笑注视着陈辰的一举一动。

陈辰自然明白,这是前辈让晚辈先出手,当下不再浪费时间,欺身上前,毫无花俏的直直一拳朝着对方胸口打了过去。

这样直接的攻击,自然无法对东方明皓造成任何困扰,很轻松就能避开。

但东方明皓知道,这次切磋是为了感受对方身体内部的东西,如果躲避就没有任何意义了,所以,陈辰也没有耍什么花巧。

当下不躲不避,右手一抬,便抓在了陈辰的手腕之上。

却不想,陈辰手腕轻轻一抖,阵阵后续力道便如绵延不绝的波涛一般喷涌而出,东方明皓顿时感到手上一滑,再也抓握不住,眼看就要被挣脱。

但是,东方明皓也不是泛泛之辈,目光一凛,手上同样是再次激荡起层层气劲,像是一颗石子投进水中般荡出道道涟漪,一圈一圈接踵而来。

两人就这么像是静止在了原地般一动不动,却就在这个过程中,微劲和气息之间已经经历十多次交锋,互相拉锯着难分难解。

黑泽翔太倒是看不出什么来,只能茫然的睁大双眼,但方兴南是行家,一眼就看出了其中的玄机,不由发出一声惊呼:“咦?”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