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面监狱执掌者

255、骆欣然的惊喜

看到布加迪威龙的出现,在场围观的人群再次爆出阵阵惊呼。

今天这是怎么了,富豪们都出来集体放风?先是一辆迈巴赫,一群保镖,一条玫瑰花构成的地毯,现在,又来了一辆布加迪威龙?

而且,看那架势,无论是那个混血儿美男子,还是现在到来的布加迪威龙车主,看起来竟然都是为了场中那个清丽可人的女孩子而来。

天啊,两大年轻富豪当众争夺那个女孩子?这不是电视剧中才会出现的场景么?这不是让任何一个女孩子梦寐以求,虚荣心得到极大满足的场景么?

想到这里,所有人不由纷纷窃窃私语起来,互相打听着场中几个当事者的身份。

而就在这个过程中,布加迪威龙终于停稳,车门打开。

原本以为,布加迪威龙内,同样会出现一个相貌俊朗风度翩翩的公子哥来,众人内心还有那么一些期待的,但真正看清车中出来的人,却免不了齐齐有些失望。

那是一个相貌极为普通,看起来比较瘦小的一个年轻男子,虽然也还算不错了,但总归无法跟“英俊”、“潇洒”、“俊朗”等等这些词语联系起来。

而此时此刻,陈辰从车中下来,矗立车门旁边,也是不由皱了皱眉头。

通过骆欣然耳环中的纳米追踪器,他很轻松的找到了骆欣然具体位置,并驱车前来,远远就看见了那道靓影。

但没有想到,骆欣然此刻正跟一个来历不明的英俊混血儿男子走在一起,从那架势看,那男子身份还极为显赫。

更出乎意料的是,现场还有这么多人围观。

这场景有些让人不舒服,目光环视之间,陈辰又看见了地上的玫瑰花毯,当下再一次皱了皱眉头。

一时之间,他有些摸不清状况,因而也没有急着做出什么反应来。

而围观人群心里想的则是另外一件事,现在正主到齐了,两个男人站在那里,一边是迈巴赫和花毯,一边是布加迪威龙,场中那位女子,会选择哪一方呢?

甚至,此时此刻已经有不少记者到场,架上长枪短跑开始拍摄起来。

就在所有人的瞩目中,骆欣然目光投向布加迪威龙中下来的陈辰,目光已经有些呆滞,似乎不敢相信这一切,以为自己还是在做梦。

蓦然之间,她的娇躯轻轻颤动了两下。

而这样的反应,也让众人明白了她的选择!

果然,在万众瞩目之下,她转过身来,再也不去理会那个混血儿美男,至始至终没有踏上玫瑰花铺成的地毯一步,径直扭头,飞快的朝着陈辰跑了过去。

甚至,神色之间已经有些欣喜若狂。

现场一片哗然,而埃夫拉的脸色已经变得极为难看。

这算什么?

自己费尽心机,却无法感化这个冷漠的女孩,甚至都很少正眼看自己一下,为什么那个其貌不扬的小子一出现,她就喜不自胜的冲了过去?

那个男人到底是谁?身上具有怎样的能量?

不管他人的想法如何,骆欣然就这么直直冲到陈辰跟前,却突然发现,双方似乎还只是朋友而已,似乎什么都还没有确定,当下不由愣了一下,什么动作也做不出来了。

怔了一下,最终,也只能说出这样一句话来:“回来了?”

“回来了!”陈辰微笑着点了点头,随即若有所思的看向那鲜艳的玫瑰花毯:“看起来,来得不是时候?好像有人秀浪漫?”

听到这话,骆欣然清丽的俏脸不由瞬间一红:“那是一个东非小国的王储,来榕成进行商贸活动,有意向加入慈善基金中来……”

“所以,即使他提出多么无礼的邀请,你也不便拒绝。”听到这个解释,陈辰瞬间就明白了一切,当下微笑着问道:“算了,这也是为了事业,就不跟你计较了。”

“你以为你是谁?”骆欣然忍不住翻了翻白眼,但俏脸已经是红得快要滴血:“你算什么身份,有什么资格来计较?”

两人说话非常小声,四周的人听不到具体的内容,但从两人的神情来看,分明就是卿卿我我啊,男子温柔体贴,女孩扭捏娇羞,一副甜蜜的样子啊。

这一幕也被埃夫拉收入眼中,一张俊美的脸庞已经有些扭曲,脸色阴沉得可怕。

虽然可以确认,陈辰跟骆欣然应该还没有确定关系,否则就不会这么礼貌的站着说话,刚才就应该直接拥抱在一起了。

但是,埃夫拉无论如何也想不通,问题到底出在哪里。

虽然对方也是驾驶布加迪威龙而来,但怎么看身份地位都无法跟自己相提并论,只能说,两人认识比自己早,所以关系要密切一点吧?

相通这一点,埃夫拉渐渐平静下来,嘴角又带起了那迷人的笑容,当下迈步走到两人跟前,彬彬有礼的向陈辰伸出自己的右手:“你好,加桑里奇王储,埃夫拉。”

那优雅的贵族做派,让陈辰暗自皱了皱眉头,不过还是礼貌的伸手跟对方握了一下,同时笑着报上家门:“陈辰!”

“陈辰……”埃夫拉突然意识到,这个名字似乎在哪里听过,当下使劲的回想了一下,终于从自己的记忆中搜索了出来:“陈辰!诺基亚的新任董事长,先驱公司的负责人,陈辰?”

“见笑了!”陈辰微笑着点了点头,算是承认了下来。

而得到确认,埃夫拉不由再次一怔。

原本打算探一探陈辰的底细,埃夫拉才不信这个看起来年纪轻轻的小子会有多大来头,估计只是某个富家公子吧。

那样,自己就可以用事业或者地位好好打击一下他了,这样的富家公子自己也见过不少,往往就是寄生虫而已,不可能有什么过人之处。

却不想陈辰的身份竟然如此显赫,事业也是惹人眼红,这样一来,也就无从下口了。

当下,埃夫拉不由再次愣住,一时之间不知道说什么好。

他愣住,对于陈辰和骆欣然来说,自然是最好不过,这样就少了一只令人讨厌的苍蝇发出嗡嗡叫声。

陈辰定了定神,转头看向骆欣然:“是这样的,你之前不是给奥莉佳打了电话么,我们商量了一下,这次回来,就是为了支持你的慈善事业。”

“是吗,那真是太好了!”在埃夫拉抽搐的脸色中,骆欣然像个孩子一般开心的跳了起来:“我就知道你一定会答应的。”

见到这一幕,埃夫拉的内心已经快要**了!

这算什么?

不就是参与慈善事业么,自己不也答应了捐款么,为什么同样都是拿钱出来,面对那小子你就欣喜若狂,面对我就是不理不睬?

“当然是真的。”就像是故意气埃夫拉一般,陈辰露出温柔的笑容,亲热的跟骆欣然说道:“这次活动也得到了田市长的支持,已经专门组成工作小组前往榕商会商谈,奥莉佳也去了,我是特地来接你,因为你是发起者啊,你不在场怎么行呢?”

“那我们现在赶紧去吧!”骆欣然赶紧点了点头,这才想起还有一个客人,当下扭头看向埃夫拉,露出歉意的目光:“王储,实在是不好意思,我得去参加基金会的事情,恐怕要失陪了。”

“怎么会呢!”到了这个地步,埃夫拉还能说什么呢,只能是装出一副极有风度的样子,潇洒的挥了挥手:“你们去吧,那是你的梦想啊,耽误你的梦想可是大罪。”

“多谢王储的理解!”骆欣然笑着点了点头:“那我就失陪了。”

说着,已经迫不及待走到布加迪威龙副驾位前,拉开车门坐了上去。

陈辰也是朝埃夫拉露出一个歉意的笑容,随即坐上驾驶室,关好车门便缓缓起步离开。

看着布加迪威龙渐渐远去,埃夫拉双眼渐渐眯上,透出一丝危险的色彩。

放鸽子么?

我是王子啊,还从来没有一个女人,可以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放我鸽子,绝对没有!

…………不理会这位王储的反应,陈辰驾车朝着瓷器街方向而去。

途中,骆欣然似乎担心引来误会,将之前事情详细讲述了一遍,具体到埃夫拉如何偶然见到自己,如何提出参与慈善基金会,以及不断邀请自己出来,当然,也包括了那玫瑰花地毯的事情。

似乎担心遗漏一点,陈辰就会误解了。

其实,之前陈辰得知埃夫拉的身份后,就已经猜到了一切,早就没有了什么误会,此时此刻听到骆欣然这样解释,只当是看着一道美丽的风景,自顾自驾车,笑而不语。

见陈辰自管笑,却一句话不说,骆欣然不由停下来,气鼓鼓的问了一句:“你是不是很生气?觉得我不应该接受他的邀请?”

“生气?”陈辰不由笑了起来,一脸玩味的对着她眨了眨眼睛:“我又不是谁,我又不算什么身份,哪里有资格生气?”

“你!”骆欣然这才知道,这小子根本没生气,就是调戏自己来着,当下心中又羞又恼,芊芊玉指楸住陈辰腰际,并狠命一拧!

“嘶……”陈辰到抽一口凉气,身躯一抖,布加迪威龙车轮顿时发出刺耳的摩擦声晃了两晃。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