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面监狱执掌者

272、骆欣然的逆袭

陈辰驾驶天穹运输机返回榕城,下来之后立即给田市长拨打了电话,告诉对方核心装置已经准备好,随时都可以进行安装。

对此,田市长也是非常高兴,对于这种新型垃圾处理系统,他也是非常期待的,当下就急不可耐的表示,这边一切都准备就绪,既然陈辰也准备好了,干脆下午就进行安装调试。

田市长很清楚,陈辰这小子平常很忙,暗地里不知道在干些什么事情,反正经常都找不到人,这次好容易逮住了,干脆把事情全部办完,否则万一他有什么事情离开,又不知道什么时候回国了。

陈辰倒没想那么多,早点搞定这件事也好,完成一件事就少一件事。

因此,从监狱中取出准备好的核心装置,前往田市长制定的地点汇合。

这种系统的重要姓,田市长也是清楚的,因此特地派出一辆防弹特勤车送陈辰去处理场,前后还有八两车满载军警进行护送,车队出了市区,浩浩荡荡来到市郊的处理场内。

已经安装过多次,陈辰算是轻车熟路了,很轻松将核心装置安好,又进行了调试,确认没有任何问题之后,便将这个处理场移交给了政斧职能部门。

这样一来,新型处理场便归于了政斧部门管理之下,而之前就承诺了,第一年是不收取任何费用的,陈辰所能得到的,也就是堆积成山的垃圾,要等到一年之后,才能从中获取利润。

处理完这件事,从处理场出来的时候,已经是下午四点,陈辰正在考虑下一步作何打算的时候,电话却又响了起来,拿出一看,竟然是骆宇煌打来的。

赶紧按下接听,将电话放到耳边,对面就传出骆宇煌焦急的声音:“陈辰,你应该在榕城安装核心处理装置吧?那么这个时候应该还在榕城了?欣然跟你在一起吗?”

“欣然?”听到这话,陈辰不由一愣,内心泛起一丝不祥的预感:“她没跟我一起,怎么了?”

“这丫头!”听到陈辰说没跟自己一起,骆宇煌免不了更加焦急起来:“她电话一整天都打不通,我打到办公室去问,才知道她上午就离开了,想到你要回来安装核心装置,我还以为她来找你了。”

“上午就离开了?”陈辰眉头拧在一起,赶紧劝慰道:“老骆,你先不要着急,我想办法找找。”

一边说着,一边从储物柜中取出信号追踪器查看了一下。

因为骆欣然耳环中那个纳米追踪器一直没有取出,此刻自然是很容易就找到了信号所在的具体位置,但看过之后,陈辰不由更加疑惑了:“非洲……老骆,欣然有没有可能去非洲?”

“非洲?没可能啊,那边没有我们的生意,也没有什么亲戚朋友……”听到非洲二字,骆宇煌也是极为疑惑,却就在这个时候,猛然想到另一件事,嗓音顿时颤抖了起来:“说起来,埃夫拉好像是今早乘机回国,时间上也差不多……不会吧……”

这话一出来,两人同时傻了眼。

足足愣了几秒钟,陈辰这才反应过来,赶紧开口劝慰:“老骆,你千万不要担心,不要冲动,我保证,一定会把欣然平安带回来的。”

“你?”听到这样的保证,骆宇煌先是一怔,随即便释然了。

陈辰之前已经展示过了惊人的能力,以他背后庞大的势力,以及本身强横的实力,应该没有问题吧。

“老骆,你安心等着吧,有什么情况我会随时跟你联系。”拿定主意,陈辰当即挂断电话,然后驾车朝着市郊无人旷野而去。

另一边,骆宇煌轻轻放下电话,一副忧心忡忡的样子。

老卫不知什么时候走到他身后,轻声询问道:“要不然,我也去一趟非洲吧。”

“你?”骆宇煌愣了一下,有些拿不定主意:“那么遥远的地方,又人生地不熟……”

“哪怕只是接应一下也好吧。”老卫咧嘴一笑,又补充了一句:“我以前有个战友,现在正好被派去东非执行维和任务,也许能帮上忙。”

“哦?”听到这个解释,骆宇煌不由心里一喜,当下发出一声长叹,轻轻拍了怕老卫的肩膀。

…………东非小国加桑里奇,当地时间下午四点。

埃夫拉的专机降落在机场,停稳之后搭上舷梯,埃夫拉笑吟吟的走出机舱,兴奋了伸了个懒腰:“还是故乡好啊,连空气似乎都清新了很多。”

说完,转身看向背后的骆欣然,优雅的行了个贵族礼:“那么,欢迎骆小姐来到美丽的加桑里奇,想必你一定会喜欢上这里的。”

“也许吧!”事已至此,骆欣然还能多说什么呢,只能是面无表情的走出舱门下了舷梯。

埃夫拉自讨没趣,不过他丝毫不尴尬,这里是自己的地盘,自己是这里的主人,管你多冷漠的冰山,来到这里,有的是时间慢慢感化你。

实在不行,就算采取什么强硬一点的措施,也没人能把自己怎么样吧。

想到这里,埃夫拉嘴角浮起一丝奇异的笑容,随即在一群保镖的簇拥下走向舷梯,来到早已等候多时的专车旁边。

这个时候,骆欣然却没有上车,而是站在一旁,饶有兴致的眺望着远处一栋高大建筑顶部的塔尖。

见此,埃夫拉微笑着走到她身后,轻柔的解释道:“我美丽的客人,那是加桑里奇皇宫,是我居住的地方,也是你接下来要居住的地方。”

“好奢华啊……”骆欣然似乎完全被拿宏伟的建筑所震惊,眼中带着深深的憧憬,声音也有些呢喃起来:“皇宫么,我也可以住在皇宫里了……”

看到她这副表情,埃夫拉不由露出一抹轻松的笑意。

果然,女孩子内心终归有公主梦的,皇宫,王子,这些东西对她具有莫大的杀伤力,不管你多么冷漠,如今也抵挡不住这样的诱惑。

埃夫拉知道,这种时候,是女孩子最没有戒心,最容易突破的时候,当下走到骆欣然身后,想从背后搂住她,同时用充满诱惑力的磁姓嗓音说道:“如果你愿意,可以成为女主人,在那里住一辈子……”

却不想这个时候骆欣然突然转过身,并后退了几步,笑颜如花的低声说道:“王储,实在是抱歉,可能是飞行太长时间……我……我想去一趟洗手间……”

“哦,当然,当然!”好事被打断,埃夫拉也只能收回手,勉强挤出一丝笑容:“你们两个,带骆小姐去洗手间。”

得到指令,两个五大三粗的保镖立即上前,一左一右将骆欣然夹在了中间。

对此,骆欣然显得丝毫没有在意,微笑着对埃夫拉点了点头:“那么,就劳烦王储稍微等我一下。”

说着,便在两个保镖的带领之下,前往候机大厅后方的洗手间。

两个保镖一同前往,本来有监视骆欣然防止她逃走的意思,不过终究男女有别,真正来到洗手间门前的时候,两个保镖也只能一左一右站在门前,而不可能进去守着了。

骆欣然进入里边后,两个保镖便把住大门,也许是这个时间点没有航班起降的缘故,洗手间并没有其余人出入,这也省了不少工夫。

等了一阵,突然听见里边传来一阵奇异的响动,似乎有什么东西摔在了地上,两个保镖一愣,赶紧朝着里边喊道:“骆小姐,你没事吧?”

连喊几声,却无人应答,两个保镖赶紧推开门探头观望。

他们并不认为一个柔弱的女孩子能做出什么危险举动来,只当是遇到什么突**况而已,所以也没有什么戒心,甚至,他们担心会不会因为自己的冒失而看到什么不应该看到的情景,因为探头也有些小心翼翼,生怕因此而出现无礼举动。

却不想,刚一探头,迎面就看到骆欣然拿着一个香水瓶,朝着自己劈头盖脸的喷来。

虽然不是什么防狼喷雾剂,但香水进入眼睛还是非常痛的,尤其是这么多,两个保镖当即就感到一阵火辣辣的痛感,眼睛也就睁不开了。

趁着他们失去视力,骆欣然猛然抄起早就准备好的拖把,劈头盖脸又是一通狠揍,锋利的金属包铁直接将两个保镖砸得头破血流,捂着脑袋又捂着脸,倒在地上拼命的抵挡。

骆欣然虽然只是个柔弱女子,但之前就经历过绑架事件,也算是有了一些经验,面对这种情况丝毫不像寻常女子那样惊慌失措,在飞机上的时候便想好了应对措施,因此下了飞机先是表现出了一些开心,一边麻痹对方,随后提出上洗手间,等的就是这一下。

有备而来,含怒而发,下手也是格外重,虽然本身力气不大,但拖把金属包铁却是极为锋利的,再加上香水迷眼,两个五大三粗的保镖竟然被这突然袭击打得满地翻滚,一顿暴揍之后,连拖把木柄也被生生敲断。

骆欣然手上传来阵阵疼痛,却也不管不顾了,这种时候,她内心只有一个念头,快逃!

当下迈过地上两个痛苦翻滚的保镖,冲出洗手间朝机场外跑去。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