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面监狱执掌者

301、余波

一早,骆宇煌和骆欣然坐在沙发上,老卫就如同标枪般挺立在他们身后。

此刻,电视中正播放着新闻,而新闻的内容,则让三人目瞪口呆。

曰前,东非君主制小国加桑里奇所属正规军王国卫队,突然对一个中国人承包的建筑工地发动袭击,并枪杀数名中国人,更在追赶中冲击联合国驻苏丹维和部队哨卡,造成维和士兵死伤,如此暴力行径令人发指。

而在国际刑警调查取证中,意外在该国境内发现大片毒和谐品种植园以及加工工厂,怀疑是该国国王王储跟非洲西恩党勾结,借用权利在本国进行非法勾当。

但在这个过程中,该国皇宫突然遭遇不明身份人员袭击,整个首都遭受严重破坏,王国卫队损失惨重,并疑似出现怪物。

平息之后进入调查发现,王储埃夫拉已经身亡,而国王理查斯和该国大量黄金同时不翼而飞,怀疑理查斯已经带着黄金出逃,目前已经发布通缉令。

另悉,在发生国王利用权利在本国国土种植毒和谐品,并且擅用武力造成大量死伤如此眼中的事故之后,整个皇室的威望已经在加桑里奇国内跌入冰点,反对的呼声曰益高涨,并在民众推动下组建了临时过渡政斧,王室已经名存实亡。

在此情况之下,联合国迅速通过援助议案,在对原皇室成员进行通缉的同时,也派遣维和部队进入该国境内,暂时协助临时政斧维护秩序,以免事态进一步恶化。

总之,现在皇室已经完蛋,毫不夸张的说,就是灭国。

看着新闻的播报,三人已经惊愕得说不出话来。

“加桑里奇,最终竟然演化为这么惨痛的悲剧?”最后,还是骆宇煌首先反应过来,定了定神,目光投向身后的老卫:“这件事,跟你见到的那个人,必然脱不了关系吧?”

“应该……是吧……”对此,老卫也只能是无奈的苦笑一声:“我跟在苏丹那个战友联系过了,他特别提到了那个人,以最简单直白的话来说,那种实力已经不是人类所能具有的了,说通俗一点,那就是一个超人,如果真是他动手,让一个弹丸小国灭亡,应该也不是什么困难的事情。”

“一定是的!”这个时候,一旁的骆欣然,突然开口说了一句。

“你知道?”听到这话,骆宇煌跟老卫两人同时一惊。

“我之前跟陈辰通过电话了……”骆欣然平息下来,俏脸之上渐渐浮起笑容:“他说,凡是威胁到我的人,都不会有好结果,并特别提到让我看新闻,说看了新闻就懂了。”

“是他?”意识到事情跟陈辰有关,骆宇煌跟老卫两人更是惊愕的睁大双眼。

“我应该给他打个电话!”骆欣然迟疑了一下,猛然做出决定,掏出手机就给陈辰拨打了过去。

电话很快接通,对面传出陈辰的声音:“欣然?找我有事?”

“我正在看新闻……”骆欣然的神态变得有些扭捏起来,声音也一下子小了很多:“新闻中报道了加桑里奇发生的事情……我想,跟你那位朋友有关,对吗?”

“欣然,这件事,你自己知道就行了。”陈辰没有肯定也没有否认,而是郑重的说到:“总之你记住,我以前是你的保镖,现在还是,无论你遭遇什么危险,一定要坚信,我会将你安然无恙的救出来,凡是危害到你的人,我都一定会让他付出最惨重的代价!”

听到这番话,骆欣然冰玉般晶莹剔透的脸上,浮起了一片鲜艳的红霞,一颗芳心也不禁如小兔子般一阵乱跳,耳根热得发烫。

痴痴的微笑中,带着阵阵甜蜜,以及安心,这一刻,她感到自己被无边的温暖所笼罩着。

虽然陈辰没有直接回答,但这一番话,无疑是默认了。

自己被诱拐,是他派自己的朋友前来营救,并对埃夫拉发动了最残酷的报复,的确是够残酷,直接杀掉了一国王储,让这个国家陷入一片混乱,皇室只能跟丧家之犬一般逃亡。

为了自己,在他眼里,就没有不敢毁灭的东西!

“欣然,我现在不方便接听电话,暂时就这样吧。”沉默一阵,陈辰又开口说到:“只要你平安就好了,我有时间会来看你,希望这件事不会对你带来影响。”

“谢谢,我已经没事了……”骆欣然甜甜的一笑:“既然你还有事,那就这样吧,拜拜……”

“拜拜……”对面,陈辰挂断了电话。

轻轻放下手机,骆欣然脸上仍旧带着淡淡的幸福微笑,略微定了定神,这才扭头看向骆宇煌跟老卫:“爸,老卫,是他保护了我,现在,我们也能保护他,对吗?”

骆宇煌跟老卫,自然知道这所谓的“保护”是什么意思,当下各自点了点头:“放心吧,他帮了我们这么多,我们绝对不会出卖他的,我们不会把这些事情告诉任何人。”

三人相视而笑,而就在电视画面中,联合国维和部队的车辆正浩浩荡荡开进加桑里奇,正式宣告这个国家改朝换代,前皇室成为历史。

…………此刻,在瑞士某个地方,方兴南也正坐在椅子上看着同样的新闻,东方明皓就伫立在他身后。

“这个小子,比上一次见到他的时候更加可怕了。”方兴南轻轻摇了摇头,自言自语一般说到:“据雷子他们说,那小子空手就消灭了一支王国卫队,凭血肉之躯在枪林弹雨中来去自如,徒手就能击毁战机拆掉坦克,按照他们的原话说,简直不是人。”

“他的微劲和元劲已经远远超越我们,提升到了一个极为可怕的境界!”东方明皓苦笑一声,无奈的摇了摇头:“真是汗颜啊,我们练了几十年,却敌不过他短短一个月的进步,只能说,他的确是一个不世天才,或许有生之年,我们真的能看到一个两劲都达到后期的顶级强者。”

“幸好,我们选择了跟他做朋友,否则恐怕是一件非常悲惨的事情吧。”方兴南幽幽叹了口气,缓缓闭上双眼:“我已经跟雷子他们打了招呼,就当什么都没发生,什么都没看到,自己闭上嘴!”

…………同一时间,在世界不同角落,来自各国的一群精英,正在进行视频会议。

如果陈辰看到这一幕,一定会大吃一惊,因为,其中有好几个认识的人,罗莎琳德,关侯,甚至华明道都在视频中,另外还有来自其余国家的一些军人,以及几个看不清面目的老者。

“通过对那几只强化非洲狮,以及那强化非洲岩蟒的解剖分析,已经可以确认,D5型基因强化药剂已经开始批量生产,D6很可能也接近成功。”正在进行汇报的,正是罗莎琳德:“可惜的是,沙韦达甘带着所有设备和样本从密道逃离,因此我们无法得知更详细的情况,暂时也无法确认那个组织的总部所在地,更加具体的内容,我已经全部写在报告书上,提交给了各位。”

“关于这一点,我跟上校的看法是一致的。”关侯接口做出补充:“为了追击那些中国人,他们曾经派出注射了D5药剂的强化者袭击联合国驻苏丹维和部队一个哨卡,具体的情况,稍后我也会提交报告书。”

“两位幸苦了!”几个老者各自点了点头,其中一人用略带沙哑的嗓音缓缓说道:“虽然最终让沙韦达甘逃脱,但他们的尾巴终究还是被我们逮住了,找了他们好几年,总算也没有白费工夫,接下来继续紧盯着他们,只要他们还在地球上,就不可能逃出我们的掌心。”

“我们会继续追查的!”罗莎琳德和关侯同时敬了个礼,然后后退几步,将发言权交给其他人。

“其实各位都忽略了一个问题。”这个时候,之前出现在阿拉斯加基地指挥部内的那个俊美年轻人突然开口说话了:“相对于基因强化药剂,我认为更应该注意另外一个人。”

“你是指,那位神神秘秘行踪诡异的晨?”听到这话,几个老者马上就明白他指的什么。

“没错!”年轻男子淡淡一笑,平静的开口讲述:“一个能徒手拆掉坦克飞机的人,一个能轻松格杀几十个注射了D5的强化者的人,难道还不足够我们重视?”

“关于这一点,我希望阁下不要忘记了地区防卫协议。”华明道在一旁插口道:“种种迹象已经可以确认,他是华裔,我们已经遵照条例尝试跟他接触,希望阁下不要插手其中为好。”

“我当然不会忘记地区防卫协议,中国的事情,由你们中国人解决,各国的事情,由各国自己解决。”男子轻松的笑着:“但如果事态恶化到全球化的危机,根据条例,任何一方都有防卫权,而不单是你们。”

“那就恶化到那个程度再说。”华明道冷漠的回应道:“至少现在,还没有恶化到那个程度。”

“你真的那么认为?”男子轻轻摊开手:“一个可以凭血肉之躯徒手消灭一[***]队的人,真的还不是全球化的危机?”

“好了,不要争了!”

这个时候,一个老者开口打断两人的争吵:“恶化到什么程度,自然有战略部进行评估,两位就不用艹心了,做好自己的事情吧。”

老者开了口,两人便没有再多说什么,各自沉默着退了下去。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