倾城医妃拥帝宠:宫医叹

“这羽毛……”孟先生轻皱着眉,“太小了,辨不出什么。”

“水的问题……”孔轩的声音突地响起,“那好,本王也喝下试试,不是说份量不重么?全身乏力而已,要中毒大家一起中!”

说着便要将那碗水送到口边,还不等其它人出手相拦,突然一个声音自角落处响起——

“别喝!”是灵舞在叫,她说,“别喝。”

孔轩的眼睛闪出异彩,端着那水碗来到她面前:

“舞,你肯说话了?真好。”

灵舞没有理会,只是将目光投入那水中,再抬起头看向孟先生。

“在这儿!”他是个聪明人,早就听说灵舞也是大夫,此刻见她向自己望过来,便知是想看看被自己拿在手中的一点小小的羽毛。

灵舞将那羽毛接过,嗅了嗅,然后仰头道:

“鸩毒!”

孟先生恍然大悟,颇颇点头——

“是了。鸩是一种传说中的猛禽,它比鹰大,鸣声凄厉。据说羽毛有剧毒,用它的羽毛在酒中浸一下,酒就成了鸩酒,毒性很大,几乎不可解救。”

“那怎么办?”其它人急了,“不可解?那我们的将士岂不是没救了?”

孟先生但笑不语,只将目光投向灵舞。

灵舞撑着起身,跟孔轩问道:

“你刚才是不是说份量不重,只是全身乏力而已?”

“嗯。”孔轩点头。

“还好!”灵舞轻叹,“看来是下毒之人没有掌握好济量。”再转冲孟先生道:“麻烦先生以凉水、生豆汁、熟豆清掺合在一起让中毒的将士饮下,很快就可以解了。”

听了此言,孟先生连连点头,想了想,冲着灵舞深鞠了躬,随后快步出帐。

当日傍晚,全营将士毒性全解。

只不过一天而已,怎就觉得好像过了万万年一样?

灵舞就坐在帐外不远处的一颗大树下,眼前的现实,她需要一些时间来接受。

昨天,就在昨天,她还是靖国的子民,还有一个很不错的家。有慈爱的父亲,有出门行诊的师兄,还有那间宇文医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