倾城医妃拥帝宠:宫医叹

壮阳的药(2)

灵舞心下一惊,她是不会轻易开出那种方子的,而之所以会为一个男人而破例,完全是因为那人她得罪不起。

没错,那个男人,便是靖国的皇帝。

很想把这事情去告诉孔轩,可是又马上想到他对贵妃娘娘的那份信任,灵舞迈出的脚步便停了下来。

想了想,许是自己多虑了。那宓水蓉是宠妃,自然与皇帝常常亲近,那么,从她身上沾到些味道也不失为过吧?

一想到这一点,灵舞的心放下大半,又觉得孔轩那样信任她,自己就不应该再这样怀疑了。

稳了稳心神,却又笑笑。不明白自己为何这般为孔轩着想,更想不通这种自然而然的感觉是从何时起开始产生。其实他们也并不算是熟人,人家是死是活本该与她无关。甚至如果算起来,那孔轩还是连累父亲丧命的凶手。

可是为什么……

她想说为什么自己偏偏还要与他牵扯在一起,可是又马上为这行为找到了理由——报仇!

对,她还要靠着他给父亲报仇,杀了那个不管百姓死活的靖国皇帝,报了自己的血海深仇。也许,改朝换代,能够让靖国的百姓们从此安居乐业,不必再担心吊胆地生活,那也不失为一件好事。

只是这一战,免不了伤及无辜,但她无力阻拦。事情到了这一地步,只能求神灵保佑,但愿孔轩的大军能够念及百姓的安危,不要大开杀戒吧!

第二天一早,大军集结。

灵舞跑到帅帐外安静地守着,孔轩装甲而出,看她这样,心下一暖,伸手抚上她的头:

“丫头,放心,这一战,定报了你父亲的仇。”

扑通!

灵舞突然跪地,孔轩吓了一个哆嗦,却来不及出手将她拦下。

“你这是干什么?”待反映过来,马上拉了胳膊想将她拽起,灵舞却死死不肯动。

她说:

“有三件事,求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