倾城医妃拥帝宠:宫医叹

计划(2)

听她进了外间,孟子陌轻声问着:

“有事么?”

“没!”灵舞答着,直奔了衣柜而去,并没有与他的目光再做接触。“下人送了洗好的衣物来,我帮你收到柜子里。”话说间,一只小瓶子已然握在她的手心。“师父歇着吧,我走了。”

孟子陌“嗯”了一声,并未发觉不妥。

待返回自己的屋子,灵舞这才略入下心来。瞧着手中之物,便又想到那些在靖宫里的日子。有那么几天,她与孟子陌两人穿梭在药局间,没有言语,却是一人制出了一种药来。

她的那瓶给了孔轩,而孟子陌那一瓶,眼下就在自己手上。

她让得孟子陌说过,这是一瓶迷药,闻起来很香,可实际上,闻过之人足可晕睡三日醒。更重要的是,她已经吃过解药,孟子陌说那解药吃过之后,天下任何一种迷香都无法将之迷倒,包括这一瓶。

那么,好吧!孔轩的事,就让她来完成吧!

终于下定决心,自顾地奔向枕边,半晌,自那包袱里头摸出一颗药丸来。

和了温水将它吞下,只一刻钟的时间,灵舞那因扮男装而故意变黑的皮肤立即又洁白如初。

望向铜镜,满意地点点头,略施粉黛,再将头发打散开来,简单地挽了个宫女的发式。想了想,还是自那包袱里头将自己从宫外换下来的那套女装拿了出来,找了找,还有一支碧玉簪子。

将那簪子插上发髻,又把柳儿那套宫装穿上身,再将自己那套女装贴放整齐。之后,孟子陌的那瓶迷香露便借着屋内烛火沾了两滴上去。瞬间,一阵异香扑鼻而来。

满意地看了看自己的杰作,随后重新坐回椅凳上。接下来要做的事,就只有等。

是的,等!

她得等天再黑一点,夜再深一些。

那张东宫的地图被她拿在手里,看了再看,直到确定可以将那条通往太子妃房间的路记得一清二楚,这才放心地将它凑近烛火,一燃而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