倾城医妃拥帝宠:宫医叹

落寒潭

不待那人喊完,灵舞拔腿就跑。当然,她选择了与居客宫相反的另一个方向。她知道,这个时候跑回居客宫,那便是不打自招。自己现在换了女装,只要不被逮到,人们便不知她是谁。

一路跌跌撞撞地跑,既要顾及身后的追兵又要看清脚下的路。那件沾了迷药的衣服还被她死死地抓在手里,一来这衣服上的药可以在紧急时刻救命,二来,做贼总是要灭脏的,她总不能把这东西留在东宫里。

眼瞅着身后追兵越来越多,还有人在不断地大声叫喊。灵舞知道,她跑不掉了。

许是天无绝人之路,正在绝望间,忽见不远处一潭碧水正闪着波光。灵舞眼睛一亮,想也不想便朝着那潭水奔去。

“站住!”

追兵越来越近,前方再无去路。灵舞银牙紧咬,扑通一声纵入水中。

“贼人跳了寒潭了!”

后面的人对她这一番举动貌似惊讶至极,却并没有人随着跳水去抓。

“哼!不知死活的小贼,竟敢夜闯东宫。”

“咱们回吧!太子妃还等着禀报呢!进了寒潭的人没一个能活着出来,咱们跟主子也算是有了交代。”

“行!”岸上人手一挥,“撤!”

转眼间,世界又恢复了宁静。

刚一跳入潭中,灵舞便暗道不好。

她是会水的,本想沉下身子游到对面去,可谁知这水竟是出奇的寒。不但寒,好像水底还有一股子吸力,直将她的身子往下拽去。

寥寥片刻,她便已感觉到全身血脉正在迅速凝结,本还划动的四肢瞬间麻木,再想动一下皆是不可能的事了。

气已闭到极限,胸腔中一阵气闷,双唇不自觉地张开,即刻便有一股潭水猛然灌入。

灵舞只觉天旋地转,眼见就要失去觉,却在突然间被一股力量迅速向上提起。

她知是有人来救,却已经再无半点力气去配合。恍惚间,只觉那人手臂一紧,随即俯身,四唇相碰,硬是用嘴渡了一口真气给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