倾城医妃拥帝宠:宫医叹

不只是军师

小蝉得意地晃头,然后下去备茶。

灵舞无奈,却也示威道:

“真该让她上你那召宁殿也折腾折腾去,看你还清静得了不。”

“无妨!”孔轩得意,“反正除了朝常和南书房外,我都是会呆在凤舞轩,你要愿意,尽管上召宁殿折腾去!”

灵舞知被他耍弄,气得骂他:

“没正经的皇帝!”随即转身回房。

孔轩乐呵呵地在后面跟着,小常自觉地留在外头继续帮其它人挂彩灯。

“扎完针了?”孔轩紧走了两步,拽住了她散在脑后的一小绺头发,好玩地摇着。“你的头发真好。”

“你说说你——”灵舞嗔怒,一回头,老实不客气地指着他:“哪还有点皇帝的样子!”

“我在这儿不是皇帝!”孔轩自顾地动手脱去了黄袍,再自灵舞手中接过外衫穿上,“在你这儿,我就是你丈夫,要皇帝的样子做啥?”

“贫嘴!”灵舞娇嗔,白了他一眼,看孔轩上前来帮她除去斗篷,不由得又可惜道:“多好的小东西,居然就给杀了制衣,柯青真是变残暴了。”

“变残暴?”孔轩失笑,再一会儿,竟笑得捂住了肚子。

灵舞不解,奇怪地看着他:

“我说的话很好笑么?”

“当然好笑!”他缓了缓神,“杀只小兽就叫残暴,你若见了他杀人会说什么?”

灵舞眉一挑:

“怎么那么爱杀人?你们还真是,动不动就是杀呀杀的。”

见她有了怒意,孔轩便不再逗笑,只拥了她坐到软榻上,然后道:

“你该不会以为柯青只是一个专负责出谋划策的军师吧?”

灵舞眼睛一翻:

“你当我傻吗?”之后耸从肩看向孔轩:“孟子陌都不是一个普通的医官,那柯青又怎么能只是一个普通的军师呢?既然你能放心让他留守靖城,那至少,将军能干的事,柯青也能干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