倾城医妃拥帝宠:宫医叹

古怪的书房

“你带我来这儿干嘛?”见小常并没有跟着进来,而且也将小蝉拉住,她便知道,这地方该不是谁都可以进得来的。

孔轩没回她的话,却是松开手,自顾地奔上前去找着什么。

灵舞见他于桌案着一通乱翻,也不去理。自转了转身,打量起这书房。

果然是先帝惯用的,她这样想着。因为窗前搭着的淡绿色帐帘与之前先帝在召宁殿住时挂着的一模一样。之所以对这帐帘有印象,是因为这淡绿色本是不该出现在一个皇帝的寝宫,当初她第一次站到先帝床榻前时便已留意到这个细节。

皇家只用明黄,这是规矩。可是皇帝却又亲手将这规矩打破,执拗地挂上这抹绿,想必,该是有着某些原因的吧!

她固执地认为,这原因一定与那个叫做谷映荷的女子有关。也许当年初见时,她正是着了一身淡绿色的衣裙,调皮地跌入顺关河。

于是,一出英雄救美人的戏目就此上演。

怎奈,美人心有所属,虽也是英雄,却不是这个英雄。

“你找什么呢?”身后翻找声音未停,灵舞转过身来走上前去,“先帝的书房里,能有什么你要的东西?”

孔轩头也未抬地扔来一句:

“找一幅画!”之后目光停留在桌案上摆着的笔洗,“来!”招手叫了灵舞,待她走近后问道:“你看看,这笔洗是不是有些奇怪?”

灵舞挑眉看他,再投向那笔洗,左右思量一番,缓缓摇头:

“笔洗么,能有什么奇怪的?是名贵了些,不过在皇宫里,哪一样东西不名贵呢?嗯……”她拄着下巴,“也太过干净了点,不过许是下人们收拾得好……”说着,伸出手去欲将那笔洗拿起来细看看。却不想手下一吃劲,那笔洗竟是纹丝未动。“这么沉?”心下起疑,再用力,还是不动。“固定上去的?”扭头问孔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