倾城医妃拥帝宠:宫医叹

不换衣裳了

自朝阳阁出来,天已全黑,宫宴已然开始了。

灵舞目送朝阳公主伴着德太妃一起走了去,竟是翘起嘴角甜甜地笑了。

“娘娘。”小蝉推了推她,“快走吧,咱还得换衣裳呢!”

灵舞这才想起自己出来得急,都没来得及换上那件大桔色的宫装。

可是这时候已经有礼炮鸣起,她知道宫宴开始了。

两人紧走了几步,在一个叉路口见了小常小跑而来。还离了老远便冲着她们喊道:

“德主子!德主子!哎哟,德妃娘娘,您去哪儿了,奴才刚还到凤舞轩去请您呢!”

“怎么这样急?”灵舞说得不紧不慢,却是急坏了小常。

“娘娘,快点儿吧,就差您了。皇上心里急,怕是您出了什么事儿,这才叫奴才来叫您的。”

她失笑。

“在皇宫里头能出什么事儿。”再想想,竟是道:“走吧!”

“哎!”小蝉一把将其拉住,往她身上指了指:“您就这样去?”

“嗯!”灵舞点头,“这不是来不急了么,一会儿啊,咱就往人堆儿里头一扎,反正那么多的人,谁也不会注意咱。”

小常摇头:

“娘娘,怕是皇上一眼就能瞅见您。”

“他瞅着没事儿,别人看不到就行。”说着话,拉着小蝉朝着设宴的朝天门走去。

小常急急跟在后面,却是瞅着灵舞这一身寻常衣裳不停地擦着额着见的汗。

这是灵舞头一次发现原来这皇宫里头的人居然这样多,光是坐在位上的主子们就已经让她数不过来,更别说忙里忙外的宫女太监。

其实想想,这应该算是少的。记得有一次也是大年,她跟着爹爹进靖宫给宓水蓉探病,那靖宫里参加宫宴的人应该不止比现在番上三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