倾城医妃拥帝宠:宫医叹

孩子不是你的

“孔轩!”没理他的话,灵舞抓住了他的手,道:“有件事,也许你一时接受不了,但是我必须得说。”

孔轩失笑:

“说吧!当初朝阳的事你也是这副语气,我还不是一样接受了。说吧,这回又是谁出什么事了?”

“是你!”灵舞很无奈地告诉他,“这回的事,与你有关。”

孔轩错愕,再看看孟子陌,孟子陌点头,却又摇头:

“让德妃娘娘说吧,我也不知道。”

“孔轩!”灵舞出言,“那个孩子……徐冬儿生的……他,不是你的!”

孔轩一愣,竟是呆呆地瞅着她,半晌没有言语。

灵舞见其这副模样,心中微叹:

“不是我嫉妒,也不是我错扣了罪名给她,实在是时间不对!”见孔轩不解,她继续道:“孩子不是早产,是足月生的!”

“什么?”这一下,是孔轩与孟子陌二人同时出声,“足月?”

“对!”她再点头,“足月。”

孟子陌出言:

“怎么之前没有注意到?”

灵舞叹了一声,开口道:

“一来,因为太大意了。二来,也从没往这上面想过,只诊了平安脉。再说……”她摇了摇头:“我也从来没算过日子。”

两人齐看向孔轩,只见其一双剑眉直立于额间,双掌握得咯咯作响。全身微颤,一股逼人的寒气四散在周身,令人恐惧。

下一刻,竟是猛然站起,抬起一掌劈了下来,竟将身旁那张足有一尺厚的桌案生生地破了一个洞出来。

灵舞害怕地倒退了一步,孟子陌将其接住,递去一个放心的眼神。

这时候,孔轩突然就笑了。只一瞬间,刚刚弥漫在屋子里的怒气竟一冲而散。

他转过身,对着灵舞道:

“真好,她没怀了我的孩子。灵舞,那从今往后便更没人敢欺负你了,也没人再拿孩子来压制于你。真好,真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