倾城医妃拥帝宠:宫医叹

五成功力

宇伯只说过这些,他也只当趣事听了去,却没想到这花竟有被自己拿在手里的一天。

约莫两柱香的时间,孔轩季仁逸二人渐渐收势,眼也张开,但是四掌却没有放下。

再过半晌,季仁逸方才轻吐出声:

“去找温水把花泡起来,不要多,够没过那花就好。”

“哎!”弄寒知道他是在与自己说话,答应着出了屋去。

孔轩也在这时开口,却是问:

“没有冰血玉么?”

季仁逸无奈:

“谁知道她染了这寒症,我只看到那字纸就急着赶来了。”

“灵舞说那是你随身的玉,这才忘了与你细说。”

季仁逸微叹一声,再与孔轩对上一眼,两人同时神色一震,双双收掌。

随即转下榻来,孔轩自扶着灵舞躺好,见她已熟睡,这才拭了额头渐起的汗珠,转身示意季仁逸与他出到外间。

两人在危急时刻各输了近半内力给灵舞,此时见她暂且无恙,皆松了一口气。随之而来的,是满身的疲惫。

柯青听屋子里有了动静,知道是他们已经来到外间。于是吩咐了下人准备茶点,这才返身进屋。随即问道:

“如何?”

孔轩轻唉,将目光投向了季仁逸。他见识过灵舞的医术,这人既是他师兄,一定也是行家。

季仁逸也没那些客气,虽然明知站在自己面前的一个是皇帝一个是军师,虽然他还是没明白灵舞怎么会跟他们呆在一起。但是眼下也没那个工夫去问,只沉声道:

“我跟这位……这位兄弟各输了五成内力给小舞,算是保住了一条命在。对了——”他问向柯青:“刚才有个少年,我让他去把那火炎花用水泡起来,不知道……”

“仁兄放心!”孔轩出言道:“那是灵舞的义弟,也晓通医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