倾城医妃拥帝宠:宫医叹

紫玉苏琴

“紫玉苏琴。”孔轩呢喃自语,再问灵舞,“这就是你说过的那把琴?”

“嗯。”她点头,再将依恋的目光往琴上投去,带着淡淡的光彩,似在回忆。半晌扬眸笑道:“很漂亮,是吧!”

“这琴的主人本该是琴魔冥寅,江湖传言,紫玉苏琴,听者断魂。”

“这……”灵舞闻言失笑,“哪有那么严重……这琴……”她忽地停住话语,再猛转头看向弄寒,双眼越瞪越大,再开口时,语音竟带了惊恐:“你,你刚说什么?”

她记得弄寒将这东西递过来时说了一句话,嗯,她听得很清楚,却又想要再与他确定一遍。

弄寒老实地将那话又重复了一遍——

“有样东西,临下山前师父命我去宇文医馆取来,交给你。”

“师父?”灵舞的心开始砰砰地狂跳不止,一如那日在温泉之中听那两人说起孔轩之时。“你是说宇伯?”

“对!”弄寒现了一脸与年纪不相仿的成熟,两道眉几乎拧到了一处。

“这是我的东西,除了那白发琴师,谁也不知道我有它。宇伯怎么会……”

“姐……”弄寒憋憋嘴,现出一丝感伤。“师父只告诉我地址,我今天去了,才发现那里是宇文医馆。那位季大哥就是要在那儿跟人成婚的。”

“宇伯把医馆的地址告诉你,又告诉你地下埋了琴,还让你取来还给我?”灵琴心中的疑惑越来越甚,“他怎么知道那地方?”

弄寒摇头:

“不知道。都是师父交待的,他说送你下山找到要找的人之后,若是见你过得好,便将这琴取来给你。若是你过得不好,就算是绑,也要再把你绑回唐拉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