倾城医妃拥帝宠:宫医叹

姐姐是骄傲

她嘻笑着扬眉:

“没两下子,怎么做得了你姐哟!”

弄寒却是不住地摇头,同时叹道:

“不得了,有你这样儿的姐姐,回了京师我的日子还怎么过?”

翻了一个白眼给她,灵舞颇有些得意:

“美吧!早晚有一天你会知道,有我这样儿的姐姐,是你的骄傲。”

弄寒扬鞭策马向前奔去,只将他们二人留在身后。灵舞自然看不到,他奔去时,唇角已然扬起骄傲的笑。

她说得没错,有这样的姐姐,真好!

“孔轩!”她忽然高叫,“我们来赛马,如何?”

见她神采飞扬,全然没了之前久病不愈的样子,孔轩心头徒然畅快。

不待他答应,灵舞竟是讨了个赖,率先挥了马鞭一头冲上前去。

孔轩自然不甘示弱,于是紧跟而上踏蹄奔来。

两人一前一后,好久都没有这样畅快淋漓,一时间,只希望时光就此定住,再也不要向前。

很快的,两人越过弄寒,再越过随行队伍,再向前行了近五十米,这才渐渐停了下来。

“真好!”灵舞抬头望天,“又能与你赖在一起,真好。”

这时,弄寒也策马而来,大声地喊着:

“姐,姐夫!你们不要停队伍太远,危险!”

灵舞极无奈地白了他一眼,道:

“什么时候连你也学会说危险二字了?咱们这么些人,能有什么危险?”

正说着,只见不远处一辆马车正疾驰而来。

待行近了,车夫见前方有人,略显迟疑。

弄寒扬鞭问去:

“来者何人?”

那车夫五十上下的年纪,腰都有些弯了。见来人衣着富贵,再向后看去,却是打着官家的仪仗,不由吓得一打哆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