倾城医妃拥帝宠:宫医叹

吕曼驾到

灵舞一愣间,新月又恢复了无辜的笑,再冲着地上的尸体一指,竟是道:

“做主子的打死个奴才也没什么大不了的,而且……反正皇兄专宠你一人,不会怪你的。嫂子放心!”想了想,再小声说道:“你该不会把朝阳的孩子也打死了吧?哈哈!算一算,那孩子也该三四个月大了。”

话闭,头也不回地转身离去,直把个小蝉吓得要弄寒去扶她才能站得住。

灵舞心头烦闷乍起,猛甩了甩头,想要把新月的影子自脑中甩去。

然而,却只是徒劳。

这一番闹腾,到是引来了不少下人往这边看来。灵舞一转念,抬臂冲着一个小太监招手。

那太监吓得一愣,竟是半天都没动地方。

不等灵舞再开口,弄寒急了,大声喊道:

“喂!叫你呢!”

那太监见再躲不过去,只好硬着头发挪了过来,一边走一边还用眼睛瞟着巧儿的尸体。、

灵舞无奈,等他行了礼站定之后才道:

“别害怕,本宫不会为难你。只是有个事烦劳小公公跑一趟。”

“哎哟,娘娘,这可不敢!”小太监赶紧又跪了下去,“有事您尽管吩咐,可不敢用烦劳二字。”

灵舞也不再客气,只道:

“那好!你去一趟安芷宫,把吕曼妃请到这儿来吧!就说我在这里等她!”

“是!”小太监领命而去。

不多时,吕曼在半蓉的伴随下急匆匆地赶来,身后还跟了一大群太监宫女。倒是真应了弄寒之前的话,够有架势。只是这时候任谁都看得出,她的脸上正挂满了怒气,甚至比灵舞此时的反映还要再大一些。

灵舞一愣,不等她开口便问道:

“你怎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