倾城医妃拥帝宠:宫医叹

行贿

“杀人?”老太太惊呼,“哎哟哟!说我杀人?我哪儿有你那个本事啊!只不过给你一点儿小小的惩罚,比起你自己凭着一块儿石头就可以让人一命呜呼,还差得远呢!”

“疼啊!”小蝉的眼泪哗哗地流,“好疼啊!你凭什么烫我?我杀了人自有皇上处罚,轮得到你么?”

“怎么轮不到?”老太太冷冷一笑,“轮不到为什么把你送到这儿来?你们主子咋不把你交给皇上亲自去办呢?哼!快洗!洗不完不许吃饭!”

狠狠扔下一句,刘姑姑再度离开。

小蝉举着红肿的双手,怔怔地看了半天,仍是无法相信眼前的事实。

就在今天早上,她还在凤舞轩里吃香的喝辣的,怎么一下子就沦落到这般田地?

试探着把手再往盆中伸去,却不想,刚触及到水面便如针扎一般的疼。赶紧把手缩了回来,却又瞅着剩下的一大堆衣服犯了愁。

挨饿事小,她知道,如果洗不完这些衣裳,等待她的指不定又是什么样的酷刑。

怪不人一谈浣衣局人人生畏,这里竟还真是一个吃人的地方。

自将求助的目光撇向一旁的小丫头,猛然想起自己袖口袋里头还有两颗金稞,那是娘娘回来那天赏的。

心中一喜,瞅瞅四下里没人,刘姑姑也逛去了别的院子。这才悄悄地蹭到那小丫头身边,小声道:

“你叫什么名字?”

“平香。”头也没抬,张口就扔了去。“你还是快点那些衣裳吧!如果洗不完,就不只是手被烫。”

“哎!”小蝉用胳膊肘碰碰她,“你帮我洗怎么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