倾城医妃拥帝宠:宫医叹

能够随军的办法

灵舞的心里瞬间掠过新月公主的影子,猛地一个激灵,用力甩了甩头,道:

“先委屈一下吧!这事情不是一时半会儿能查得出来的。”

小蝉点头:

“不委屈!娘娘,本来件事小蝉都不想说了。小蝉一个下人,害就害了。如果是文淑妃,咱查查也算解气。但如果说到贵太妃,却真的是一点头绪也没有。而且,小蝉也怕是那时脑子不清楚,万一听错了,那不是自找麻烦。不过……”她顿了顿,继续道:“就怕对方冲的不是小蝉,而是娘娘。所以就算不查,娘娘也要多加小心,对贵太妃和那个新月公主再多留个心眼儿,别与她们走得太近。”

“嗯。”灵舞答应着,想了想,又道:“其实……我想跟着皇上去打仗……”

“啊?”小蝉身子一正,不可思议地看去,半晌才道:“战场很危险。”

“我知道。”站起身,自顾地踱到窗边,“这宫里头,又何尝不危险呢!”

“那不一样。”小蝉跟了上去,“战场血腥!”

“我不怕。”

小蝉无语,知道灵舞是放不下心孔轩一人。她们分开得太久了,谁也承受不起再一次的分离。

“可是……”灵舞又在犯难,“他不让。”

小丫头眼珠一转,随即道:

“娘娘以前不是有一种药么!”

“药?”灵舞先是一愣,转而大喜——“小蝉,你真是聪明啊!”

无奈地撇撇嘴:

“刚才不还说奴婢傻么?”

灵舞强压着心头突然窜涌而来的一个大胆的计划,她知道小蝉说的那药便是当初自己随孟子陌入宫时扮男装用的那瓶。

可是早已经用没了,如果现配……算了算日子,如果加上夜里,倒是还绰绰有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