倾城医妃拥帝宠:宫医叹

逃之夭夭

小蝉早在那几套男装的袖口处缝了暗隔,还给她准备了两大把银针,还有一只颜色素暗的锦袋可以让其挂在腰间。

灵舞自那首饰匣里挑了两只发簪出来,不为别的,只因为这东西在关健时刻可以让她防身。

见一切准备就绪,灵舞冲着小蝉点点头,小丫头立即拉开房门,将那只包袱抱在怀里自顾地走了出去。

在外足逛了有两刻钟这才又返回来,却是备好了宫车。

“我陪娘娘去城里的医馆看看,晌午的点心就在外头用了,你们准备自己的就好。”

听得她在外头煞有介事地吩咐着,灵舞也有些紧张了。

捏了捏袖内的药瓶,暗嘱自己要镇定。深呼吸两下之后,这才出了房门,在小蝉的搀扶下奔着宫门走去。

顺利出了景阳门,宫车已经候了多时。小蝉搀扶着她上去,随后自己也钻进车内。

随着宫车起,灵舞二话不说,开了包袱便开始换装。

宫车并没有行出多远,只是在附近的几条街道上转了几圈。待停下时,车内与小蝉坐在一起的,已然换作一个俊俏少年。

车夫不是宫里人,是小蝉一早便在外头找好的,甚至这条路线也是她安排妥当,那两人只负责赶车而已。

见灵舞已经开始下车解马,小蝉有些心急。虽然早就说好这次出门还是不带她,但小丫头不甘心,总想着再争取一下。

然而,灵舞却对她的几番恳求丝毫不为所动,只自顾地解了一匹马车,顺顺棕毛,翻身而上。

“真不带我?”小蝉可怜兮兮地望向她。

灵舞摇头:

“不带!这又不是什么光明正大的事,多一个人就多一个目标。”

“那……您要小心。”

灵舞点头,随即再不多话,夹了马便冲西城门奔了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