倾城医妃拥帝宠:宫医叹

要想活命,跟我走

一如众星捧月般将人接至大军之前,灵舞紧紧地挽住父亲的胳膊,一刻也不肯放开。

“丫头。”孔轩出言提醒,“快放开前辈,让他给子陌看看。”

“叫爹!”灵舞斜了他一眼,随即冲着宇文南山道:“爹,别看他是皇帝,也得管您叫爹。”

孔轩挠挠头,倒是很爽快地叫了一声:

“爹!”

宇文南山哑哼了一声,面具之下,谁也看不出他是高兴还是不高兴。

大家也顾不上那么多了,灵舞拉着他到了孟子陌近前,严肃地道:

“爹,是血咒。”

明显地感觉到宇文南山的身子微震了一下,灵舞开始心慌。却又听得宇文南山道:

“还行,二十八式插得有模有样。”

孔轩望天,他好像看到了一个老了的弄寒。

“爹,他是我师父,是最好最好的人,您一定得救救他。”

宇文南山半晌无语,自顾检查了孟子陌周身情况,直过了好久,才叹了一声,然后冲着孟子陌问道:

“跟我走,若想活命,只有这一个选择。”

孟子陌感激地点头。

灵舞却不明白了,也蹲下身,问着爹爹:

“上哪儿去?爹你不留下跟我们一起吗?我好不容易再见到你,你怎么还要走呢?对了,你为啥会出现在这里?”

一连串的问题问得宇文南山怒了,直瞪向她不满地道:

“你这丫头,都嫁了人,怎么也没点儿长劲?”之后再指了指孟子陌:“我要带他回唐拉山,等人治好了,自然会给你们送回来。”

“爹……”灵舞不舍,“那我怎么办?”再想想,突然一把抓住他,兴奋地道:“我也去我也去!我跟你们一起回唐拉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