倾城医妃拥帝宠:宫医叹

灵舞的信1

灵舞语塞,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答话。

吕曼直盯了她半晌,突然很是泄气地道:

“有些事情,我知道你们不想外人知道。可是如果话都说到这份儿上了,我再装傻,是不是也太说不过去了?”

灵舞一阵内疚,拉了吕曼坐到身边,解释道:

“对不起,其实也不是有意瞒你,只是朝阳的事情实在是知道的人越少越好……算了,先说你的事,一会儿我再把朝阳的事情都讲给你听。”

吕曼点头,也不再与她计较,一伸手,自袖口袋里掏出一封信函来——

“这是二十多天以前绣衣暗使送给我爹的密报,说是你写的。”

灵舞“嗯”了一声,自她手中接过信笺,再道:

“没错,我是有让绣衣暗使给吕将军送密报回来。”

“你写的是什么?”吕曼沉声问去。

灵舞想了想,道:

“当时孔轩重伤,我怕有敌借机生事,这才送了密报来叫吕将军在京一切小心。”

“你打开看看!”吕曼指向她手里的东西,“送给我爹的这份战报上分明写着……写着皇上战亡!”

“什么?”灵舞大惊,赶紧将手中之物展开,但见上头清清楚楚地写着:皇上战亡,请吕将军做好万全准备。

“这是你的笔迹。”吕曼再次出言提醒。

灵舞这才注意到,这写信之人竟将自己的字仿得极像。

“怎么会这样?”她轻声置疑,虽说那笔迹她一眼就认得出不是自己所写,但若拿来去骗别人,足够了。“这事儿……还有谁知道?”

吕曼摇头:

“没有了!若是公开,你以为今日你们回宫,还会这样风平浪静么?我爹当时就觉得不太对劲,便将这事情给压了下来。但是他不知究竟,只是奇怪怎么会是你的手书,他并不知道你出宫,所以才来问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