倾城医妃拥帝宠:宫医叹

吕曼的幸福就要来了

吕良候继续道:

“我虽老了,但并不糊涂。当初先帝在世时我跟这丫头相识,早猜到了你们的情份。但宇文丫头这性子若是独单地留在宫中,一准儿是被人欺负了去。我家曼儿虽也没什么本事,但至于不娇弱,心肠也好。我便想着把她送进宫来,跟丫头做个伴儿,两个人互相的有个照应。”

“吕伯……”灵舞万没想到老人家是存了这么个心思,再想想自进宫以来吕曼给自己的照应,还有两人这几天真正生成的友情。心头一暖……“谢谢你,谢谢你把自己最宝贝的女儿送到我身边。灵舞这几年在宫里是真的好快乐,吕曼是这个世界上最好最好的女孩,吕伯你放心,刚刚皇上不是说了么,要给你一个更大的恩典。我想……吕曼的幸福,就要来了!”

……

夜里,灵舞没有回凤舞轩,而是跟弄寒一起守在吕曼的床榻边。

小蝉和半蓉搬了两张软榻到屋子里给他们休息,但是两人却是谁都不肯坐上一会儿。

刀是拔了,但是之后的这一两天,却也是最难熬的时候。

就像现在,吕曼正发着高烧,灵舞用帕子沾了烈酒不断地给她擦拭身子,却仍是退不去热度。

其实高烧不怕,怕的是因高烧仍起伤口恶化。

灵舞治外伤不行,就算现在不晕血了,也不行。

太医信不过,其实就算信得过,伤在这种地方,弄寒怎也不肯让外人来动手。

看他小心翼翼的样子,灵舞失笑:

“你是不是太不知羞了?我什么也没说,你姐夫也什么都没说,吕曼更没点头呢!你就好意思?”

弄寒气得狠狠地握着拳头,就差扬手往灵舞身上招呼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