倾城医妃拥帝宠:宫医叹

吕景与朝阳的亲事

“后来的事,我长大了,自然也就知道了。你也应该明白,先帝在位时,沈氏一家独大。虽说我哥跟朝阳已经定了亲,可是太后怎么能让贵太妃的孩子嫁到将军府呢?我爹手里有实实在在的兵权,这对于沈家来说,是最直接的威胁。所以,我爹来提了几次亲,太后都以皇帝身体不好不由,回绝了!”

“那后来呢?孔轩继位,你又进了宫,再来提亲自然是好说啊!孔轩一定会答应的!”

“唉!”吕曼轻叹一声,“皇上继位之后的事我也有些糊涂了,本来我爹是想提亲的,可是突然间我哥又不干了。嗯……倒也没说不娶朝阳,只说想要到外面去走走,特别想去江南,想长些见识。你不知道,我哥那人啊,打小儿大伙儿就都说跟我的性子生反了。我一个女孩子成天大大咧咧,他反到是又爱诗书又爱文墨,人也生得腼腆。”

“他去游学了……”灵舞呢喃着,“所以,这桩亲事就放下了?”

“嗯。”吕曼此时说起也觉得有些遗憾。“其实我哥挺惦记朝阳的,我记得小时候我们一块儿到宫里给各宫娘娘拜年,我哥会把家里好玩儿的东西偷偷带来一些塞给朝阳,而朝阳也会对他甜甜地笑。可是长大了……却生份了。”

灵舞可以想像得到,两小无猜的两个小孩互相看着彼此甜甜地笑。个头儿高一些的吕景把手里的糖块儿塞给朝阳……那样的画面,多好!

“但是贵太妃一直对我哥不错!”吕曼又开口道:“每有年节或是他生辰的时候,都会从宫里给下赏赐。太后那边知道两个孩子从小定了亲,是她拦着才一直都没办得了喜事。所以对这给赏的事便也睁一眼闭一眼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