倾城医妃拥帝宠:宫医叹

给弄寒

“嗯?”孔轩不解,“交回去?哪有你说得这样轻巧。吕良候是自己辞官,而且这次的事件他牵扯其中。我要是再把兵权交回去,那也太……太儿戏了!”

灵舞轻皱了眉,想了想,顺手拿起一只枕头往他身上砸去——

“我有那么笨么!”

孔轩一时没反映过来,抱着那只砸过来的枕头故作委屈地道:

“夫人,你越来越残暴了!”

咣!

又是一只枕头砸来。

孔轩投降。

“那夫人的意思是……”

“我说的是把兵权交还给吕家,可没说给吕良候啊!”

“那还有谁?”孔轩想了想——“吕景?”他还是习惯叫他吕景,这么些年了,一时想改,总是不大容易的。

“景什么景啊!他现在是孔景,给了他,那不还是在皇家握着么。而且,你看那吕景哪儿有能带兵打仗的样子?”

孔轩作势一揖——

“还望夫人明示!”

灵舞笑言:

“你忘了吕曼跟弄寒?”

这才真是一语惊醒梦中人,听她这一说,孔轩一把拍向前额——

“对呀!怎么把这个事儿给忘了!你的意思是,把兵权给弄寒,再让弄寒娶吕曼。这样一来,就没人能再跟吕家过意不去!”

“但这事儿还得好好商夺。”灵舞直了直身子,“毕竟弄寒是我弟,说起来,还是与皇家沾边儿。”

“哎!”孔轩挥手,“这算什么沾边儿,顶多就是外戚。如果从吕曼那儿算,吕良候不也是我的丈人?”

灵舞想了想,遂点头:

“说得也是。不过弄寒跟吕曼的事也很棘手,当皇帝的,总不能光明正大的把自己的贵妃嫁给……嫁给德妃的弟弟,这传出去了,像什么话?”

“可是……”孔轩也犯了难,“如果不光明正大的嫁,吕府不还是保不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