倾城医妃拥帝宠:宫医叹

我总不负她便是

进了贵仁宫,吕良候一家、孔景朝阳以及弄寒已然等在主屋之内。

吕曼已经由半蓉扶着靠在软椅上,气色看上去错。

“皇上!”吕良候上前一揖,“一切都准备好了。”

“好!”孔轩点头,看去还有伤在身的吕曼,却是上前一步,于她面前蹲下。“曼儿,我们小时候有过几面之缘,但是长大了,便也生分了。这几年委屈了你,我无以补偿,今天选择这种方式还你自由,还望你今后不要怪我。”

吕曼忽就落了一滴泪来,本想抬手擦去,再想想,却任它肆意地流了。

转头在这贵仁宫里环视,半晌,嘴角一牵,泛起一丝苦笑。

“住久了,到还真有些留恋。”再看向孔轩,愣了一愣,随即展开如花的笑颜,再拍他的肩——“皇帝做成你这样儿,真够义气!”

“曼儿!”吕良候出言喝住,“这是皇上!”

“我知道!”吕曼轻笑,“不过没关系,今天,就当他是灵舞的夫婿吧!”

“那你就该叫他姐夫!”弄寒好笑地插言。

吕曼横了他一眼,再看去灵舞,颇有些不甘心:

“我比你大!”

灵舞也白了她一眼,指指孔轩:

“他比你大!”

几人一怔,下一刻皆是放声大笑!

灵舞拉了弄寒到吕良候面前,见两人都有些许的尴尬,于是开口:

“吕伯,你我相识一场,我的为人你知道,怎也不会害了吕曼。我弟虽说年龄小了她一些,但是心肠好,人也出息。这座皇宫终是欠了吕曼的,但至少,要让他们下半辈子活得开开心心。”

吕良候一脸老泪,想要说些什么,一启口,话却止在嘴边,终化成了一声叹息。

弄寒冲他深深一拜——

“不管怎样,我总不负她便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