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小凤系列·幽灵山庄

第十一章 天雷行动

第十一章天雷行动天雷行动的计划中,分四个步骤第一步是:选派人手,分配任务。

第二步是:易容改扮,分批下山。

第三步是:集合待命,准备出击。

第四步才是正式行动。

现在开始进行的不过是第—步,进行的过程已令人胆战心惊。

大厅中气氛的沉重和紧张已达到顶点,老刀把子才站起来。

“这世上有很多人早就该死了,却没有人敢去治裁他们,有很多事早就该做了,却没有人敢去做,现在我们就是要去对付这些人,去做这些事。”

陆小凤忽然发现这个人的确是个天生的首领,不但沉着冷静,计划周密,而且口才极好,只用几句话就已将这次行动解释得很清楚。

“我们的行动就像是天上的雷疆霹雷一样,所以就叫做天雷行动。”

广阔的大厅中只能听得到呼吸声和心跳声,每个人都在等着他说下去。

老刀把子的声音停顿了很久,就好像暴风雨前那片刻静寂。

又好像特地要让大家心里有个准备,好听那一声石破天惊的雷霆霹雷。

“我们第—次要对付的有七个人,“他又停顿了—下,才说出这七个人的名字,“武当石雁,少林铁肩,丐帮王十袋,长江水上飞,雁荡高行空,巴山小顾道人,和十二连环坞的鹰眼老七。”

本已很静寂的大厅,更死寂如坟墓,连呼吸心跳声都已停止。

陆小凤虽然早知道他要做的是件大事,可是每听他说出一个名字,还是难免吃惊。

过了很久,才有人开始擦汗,喝酒,还有几个人竟悄悄躲到桌下去呕吐。

老刀把子的声音却更镇定,“这次行动若成功,不但必能令天下轰动,江湖侧目,而且对大家都有好处。”

他再次停顿,“我已将这次行动的每—个细节都计划好,本该绝对有把握成功的,只可惜每件事都难免有意外,所以这次行动还是难免有危险,所以我也不勉强任何人参加。”

他目光扫视,穿透竹笠,刀锋般从每个人脸上掠过,“不愿参加的人,现在就可以站起来,我绝不勉强。”

大厅中又是一阵静寂,老刀把子又缓缓坐下,居然又添了半杯酒。

陆小凤也忍不住去拿酒杯,才发现自己的掌心已开始冒汗。

直到这时,还没有一个人站起来,却忽然有人问道:“不愿去的人,以后是不是还可以留在这里?”老刀把子的回答很确定,“是的,随便你留多久都行。”

问话的人又迟疑片刻,终于慢慢的站起来,肚子也跟着凸出。

陆小凤忽然想起这个人是谁了,二十年前,江湖中曾经有四怪,—个奇胖,一个奇瘦,一个奇高,一个奇矮。

奇胖如猪的那个人就叫做朱非,倒过来念就成了“肥猪\可是认得他的人,都知道他非但不是猪,而且十分精明能干,跟他交过手的人,更不会认为他是猪,因为他不但出手快,并且手也狠,—手地趟刀法“满地开花八十—式\更是武林少见的绝技。

陆小凤知道这个人一定就是朱非,却想不到第一个站起来的人会是他。

朱非并不是胆小怕死的人。

“可是我不能去,“他有理由,“因为我太胖,目标太明显,随便我怎么样易容改扮,别人还是一眼就可以认出我这理由很不错。

甚至连老刀把子都不能不承认,却又不禁觉得很惋惜。

朱非的地趟功夫,江湖中至今无人能及,这种人才老刀把子显然很需要。

可是他只不过轻轻叹了口气,并没有说什么。

所以别的人也有胆子站起来有了第—个,当然就会有第二个,然后就越来越多。

老刀把子一直冷冷的看着,不动声色,直到第十三个人站起来,他才耸然动容。

这个人才相貌平凡,表情呆板,看来并不起眼。

可是一个人若能今老刀把子耸然动容,当然绝不会是个平凡的人物。

老刀把子道:“你也不去?”这人面上毫无表情,淡淡道:“你说不去的人站起来,我已站起来。”

老刀把子道:“你为什么不去?”这人道:“因为我的水靠和鱼刺全不见了。”

这句话说出来,陆小凤也不禁耸然动容,他实在想不到这个平凡呆板的人,就是昔年南海群剑中,名声仅次于白云城主的六位岛主之一。

这个人竟是飞鱼岛主于还!在陆上,白云城定是名动天下的剑客,在水里,他却绝对比不上于还。

老刀把子的这次任务,显然也很需要一个水性精熟的只听“波”的—声,他手里的酒杯突然碎了,粉碎。

也就在这时,一声惨呼声起,坐在杜铁心身旁的一个人刚站起来,又倒下去,整个人扑倒在桌上,压碎了一片杯盏,酒汁四溢。

然后大家就看见—股鲜皿随着酒汁溢出,染红了桌布。

杜铁心手里的一双筷子也早已变成红的,当然也是被鲜皿染红的。

于还霍然回头,“你杀了他?”杜铁心承认,“这还是我第一次用筷子杀人。”

于还道:“你为什么杀他?”杜铁心道:“因为他知道的秘密已太多,他活着,我们就可能会死。

他用沾着血的筷子夹了块干贝,慢慢咀嚼,连眼睛都没有眨。

“辣手无情”杜铁心,本来就是个杀人不眨眼的狠角色。

于还盯着他,缓缓道:“他知道多少秘密,我也同样知道,你是不是也要杀了我。”

杜铁心冷冷道:“是的qu他还是连眼睛都没有眨,“不去的人,一个都休想活着走出这屋子。”

于还的脸色变了,还没有开口,已有人抢着道:“这句话著是老刀把子说的,我也认命了可是你……”他没有说下去,因为旁边已忽然有根筷子飞来,从他左耳穿进,有耳容出。

那个没有牙的老婆婆手里的筷子已只剩下—根,正在叹着气喃喃自语,“双木桥好走,独木桥难行,看来我只好用手抓着吃了。”

她果然用手抓起块排骨来,用仅有的两个牙齿啃得津津有味。

“哗啦啦”—‘声响,那耳朵里穿着筷子的人也倒了下去,压碎了一片碗盏。

本来站着的人已有几个想偷坐下。

杜铁心冷冷道:“已经站起来的,就不许坐下qo朱非忍不住道:“这是谁的意思?”杜铁心道:“是我们大家的意思。”

朱非迟疑着,终于勉强笑道:“其实我并不是不想去,只可惜我太胖了,若是要我去,除非把我像面条一样搓细点。”

杜铁心道:“好搓他!那个圆脸大头的小矮子忽然跳起来,大声道:“我来搓。”

他的头大如斗,身子却又细又小,站着的时候,就像是半截笔筷上插着个圆柿子,实在很滑稽可笑。

朱非却笑不出,连脸色都变了,这个人站在他面前就像是个孩子,他却对这个人怕得要命。

看看他脸上的惊惧之色,再看看这个人的头,陆小凤的脸色也变了。

难道这个人就是西极群鬼中,最心黑手辣的“大头鬼王”司空斗。

他没有看错,朱非果然已喊出了这名字,“司空斗,这件事与你无关,你想干什么?”司空斗道:“我想搓你。”

他手里也有双筷子,用两只手夹在手里,就好像是已将这双筷子当作了朱非,用力磋了几搓,掌心忽然…股粉末白雪般落下来。

等他摊开手掌,筷子已不见了,他竟用一双孩子般的小手,将这双可以当作利剑杀的筷子,搓成了一堆粉末。

朱非的脸巳扔曲,整个人都仿佛软了,瘫在椅子上,可是等到司空斗作势扑起时,他忽然往桌下一钻,双肘膝盖一起用力,眨眼间已钻过了七八张桌子,动作之敏捷灵巧,无法形容。

只可惜桌子并不是张张都连接着的,司空斗已廷身而起,十指箕张,看准了他一从桌下钻出,立刻凌空下击。

谁知朱非的动作更快,右肘一挺,又钻入了对面的桌下。

只听“卜”的声,司空斗十指已洞穿桌面,等他的手拔出来,桌上就多了十个洞。

朱非索性赖在桌下不出来了,司空斗右臂一扫,桌上的碗盏全被扫落,汤汁酒菜就洒在一个人身上,一个安静沉默的黑衣老人。

司空半反手—掌,正想将桌子震散,突听—个人道:“等等一双筷子伸了过来,尖端朝上,指着他的脉门,司空斗这一掌若是拍下去,这只手就休想再动了。

幸好他反应还算快,立刻硬生生挫佐了掌势。

四个黑衣老者还是安安静静的坐在那里,冷冷的看着他。

司空斗好像直到现在才看见他们,刚开大嘴一笑,道:“能不能劳驾四位把桌子下那条肥猪踢出来?”身上溅了酒汁的黑衣老者冷冷道:“不能。”

司空斗道:“你想护着他?”黑衣老者道:“人不犯我,我不犯人。”

司空斗道:“谁犯了你?”黑衣老者道:“你。”

司空斗不笑了,“犯了你又怎么样?”黑衣老者道:“人若是犯我,就不是人。”

司空斗道:“谁不是人?”黑衣老者道:“你。”

司空斗道:“我本就不是人,是鬼。”

黑衣老者道:“也不是鬼,是畜生。”

他冷冷的接着道:“我不杀人,只杀畜生,杀一两个畜生,不能算开杀戒。”

司空斗双拳一握,全身的骨节都响了起来,圆盆般的脸已变成铁青色。

老刀把子忽然道:“这个人我还有用,吴先生放他一马如何?”黑衣老者沉吟着,终于点头,道:“好,我只要他…只手。”

司空斗又笑了,大笑,笑声如鬼哭。

他左手练的是白骨爪,右手练的是黑鬼爪,每只手上都予少有二十年苦练的功力,要他的—只手,等于要他的半条命。

黑衣老者道:“我就要你的左手。”

司空斗道:“好,我给你。”

“你”字出口,双爪齐出,一只手已变得雪白,另一只手却变成漆黑。

他已将二十年的功力全都使了出来,只要被他指尖一触,就算是石人也得多出十个洞。

黑衣老者还足端绝不动,只叹了口气,长袖流云般卷出。

只听“格”的—响,如锄断萝卜,接着又是一声惨呼。

司空斗的人已飞了出去,撞上墙壁,滑下来就不能动了,双手鲜血淋漓,十指都已锄断。

黑衣老者叹了口气,道:“我本来只想要他一只手的。”

另一白发老者冷冷道:“只要一只手,用不着使出七成力。

黑衣老者道:“我已有多年未出手,力量已捏不准了,我也高估了他oo白了老者道:“所以你错了,畜生也是一条命,你还是开了杀戒。”

黑衣老者道:“是,我错了,我佛慈悲qo四个人同时双手合十,口诵佛号,慢慢的站了起来,面对老刀把子,“我等先告退,面壁思过三日,以谢庄主。”

老刀把子居然也站起来,道:“是他自寻死路,先生何必自责?”黑衣老者道:“庄主如有差遣,我等必来效命。”

老刀把子仿佛松了口气,立刻拱手道:“请。”

黑衣老者道:“请。”

四个人同时走出去,步履安详缓慢,走到陆小凤面前,忽然停下。

白发老者忽然问道:“陆公子近来可曾见到苦瓜上人?”陆小凤道:“去年见过几次。”

白发老者道:“上人妙手烹调,做出的索斋天下第一,陆公子的口福想必不浅。

…陆小凤笑道:“是的。”

白发老者道:“那么他的身子想必还健硕如前。”

陆小凤道:“是的oo白发老者双手合十,道:“我佛慈悲,天佑善人……”四个人又同时口诵佛号,慢慢的走了出去,步履还是那么安详平稳。

陆小凤的手脚却已冰冷。

他终于想出这四个人的来历,看到老刀把子对他们的恭敬神情,看到那一手流云飞袖的威力,看到他们佛家礼数,他才想起来的。

他以前一直想不出,只因为他们已蓄了头发,易了僧衣,他当然不会想到他们是出家的和尚,更想不到他们就是少林寺的五罗汉。

五罗汉本是嫡亲的兄弟,同时削发为僧,投入少林,现在只剩下四个人,只因为大哥无龙罗汉已死了。

他们在少年时就已纵横江湖,杀人无算,人称,“龙、虎、狮、象、豹”五恶兽,每个人的—双手上都沾满血腥。

可是放下屠刀,立地成佛,恶名瞩彰的五恶兽,从此变成了少林寺的五罗汉,无龙、无虎、无狮、无象、无豹,只有—片佛心。

无龙有护法长老的身分,却不知为了什么,—夕忽然大醉,翻倒烛台,几乎将少林的中心重地藏经阁,烧成一片平地。

掌门方丈震怒之下,除了罚他面壁十年久,还责打了二十戒棍,无龙受辱,含恨而死,手足连心,剩下的四罗汉的佛心全都化作杀机,竟不惜蹈犯天条,去刺杀掌门。

江湖中人只知道他们那—次行刺并未得手,却没有人知道他们的生死下落,更没有人知道早已洗心革面的天龙罗汉,怎么会忽然大醉的?这件事也已成了武林中的疑案之一,正如谁也不知道石鹤怎么会被逐出武当的。

可是陆小凤现在却已知道,无龙的大醉,必定和苦瓜和尚有关—要吃苦瓜和尚那天下无双的素席,总是难免要喝几杯的。

他们刚才再三探问苦瓜和尚的安好,想必就是希望他还活着,他们才好去亲手复仇。

刚才无豹乍一出手,就令人骨折命毙,可见他的心中怨毒已积了多深。

他们最恨的却还不是苦瓜,而是少林,就正如石鹤恨武当,高涛恨凤尾帮一样。

巴山矿藏极丰,而且据说还有金砂,顾飞云当然想将顾家道观的产业,从他的堂弟小顾道人手中夺回来。

海奇阔在海上已能立足,当然想从水上飞手时夺取长江水面上的霸业。

杜铁心与丐帮仇深如海,那紫面长鬃的老者,很可能就是昔年和高行空争夺雁荡门户的“百胜刀王”关天武。

老刀把子这一次行动,正好将他们的冤家对头一网打尽,他们当然会全力以赴。

可是这些人大都已是‘派宗主的身分,平日很难相聚,他们的门户所在地,距离又很远,怎么能在一次行动中就将他们一网打尽。

老刀把子已经在解释,“四月十二是已故去的武当掌门梅真人的忌日,也是石雁接掌门户的十周年庆典,据说他还要在这一天,立下继承武当道统的掌门弟子。”

他冷笑着,接着道:“到了那一天,武当山当然是冠盖云集,热闹得很,铁肩和王十袋那些人,也一定都是会中的贵兵。

“我们是不是已决定在哪一天动手?”这句话陆小凤本来也想问的,杜铁心却抢先问了出来。

老刀把子点点头,道:“所以我们一定要在四月十二日之前,就赶到武当去。”

可是他们这些人若是同时行动,用不着走出这片山区,就一定已轰动武林。

这次行动绝对机密,绝不能打草惊蛇。

“所以我们不但要分批去,而且每个人都要经过易容改扮。”

这些事老刀把子也早已有了极周密的计划。

管家婆道:“行动的细节,由我为各位安排,完全用不着各位操心oU老刀把子道:“我可以保证,负责为各位易容改扮的,绝对是天下无双的好手,虽不能将各位脱胎换骨,改造成另外一个人,却绝对可以让别的人看不出各位的本来面目。”

现在唯一的问题是:“我们怎么样将兵刃带上山去?”没有人能带兵刃上武当山,所有的武器都要留在解剑池旁的解剑岩上。

老刀把子道:“但是我也可以保证,在那天晚上出手之前,每个人都可以到雪隐去找到一件自己趁手的兵刃。”

娄老太太刚啃完一条鸡腿,就抢着问,“雪隐在哪里?”老刀把子笑道:“雪隐就是隐所,也就是厕所的意思。”

娄老太太又问,“明明是厕所,为什么偏偏要叫雪隐?”老刀把子道:“这是方外人用的名词,它的来历有两种说法oD“雪”就是雪塞山的明觉禅师,“隐”是杭州的灵隐寺,因为雪塞曾经在灵隐寺司厕职,所以寺刹即以雪隐称坝u。

因为福州的神僧雪峰义存,是在打扫隐所中获得大悟的,故有此名。

娄老太太不想再问,管家婆已送了盘烧鸡过去,让她用鸡腿塞伎她自己的嘴。

要怎么样才能塞住于还那些人的嘴?他们知道的秘密岂非已太多了!这些人的脸上已全无血色,因为他们自己也知道处理这种事通常只有一种法子!只有死人才不会泄露秘密。

要想在死中求活,通常也只有一种法子,“你要杀我灭口,我就先杀了你!”于还突然跃起,就像是条跃出水面的飞鱼。

他的飞鱼刺有五对,叶灵只偷了四对,剩下的一对就在他衣袖里,现在已化作了两道闪电,直打老刀把子。

老刀把子没有动,他身后的石鹤却动了,七星皮鞘中的长剑已化作飞虹。

飞虹迎上了闪电,“叮、叮”两声响,闪电突然断了,两截铜刺半空中落了下来,飞虹也已不见,剑光已刺人于还的胸膛。

他看看手里剩下两截飞鱼刺,再看看从前胸直刺而人的剑锋,然后才拾起头,看着面前这个没有剑的人,好像还能相信这是真的。

石鹤也在冷冷的看着他,忽然问道:“我这一剑比时孤城的天外飞仙如何?”于还咬着牙,连一个宇都没有说,扭曲的嘴角却露出种讥嘲的笑意,仿佛在说:“叶孤城已死了,你就算比他强又如何?”石鹤懂得他的意思,握剑的手突然转动,剑锋也跟着转观。

于还的脸立刻扭曲,忽然大吼—声,扑了上来,一股鲜血喷出,剑锋已穿胸而过。

陆小凤不忍再看,已经站起来的,还有几个没有倒下,他不能看着他们一个个死在眼前。

他悄悄的站起来,悄悄的走了出去。

雾又湿又冷,他深深的吸入了一口,将冷雾留在胸膛里他必须冷静。

“你不喜欢杀人?”这是老刀把子的声音,老刀把子也跟着他走了出来,也在呼吸着这冷而潮湿的雾气。

陆小凤淡淡道:“我喜欢喝酒,可是看别人喝酒就是另外一回事了。”

他没有回头去看老刀把子,但是他听得老刀把子声音里带着笑意,显然对他的回答觉得很满意。

老刀把子正在说,“我也不喜欢看,无论什么事,自己动手去做总比较有趣些。”

陆小凤沉默着,忽然笑了笑,道:“有些事你却好像并不喜欢自己动手。

老刀把子道:“哦?”陆小凤道:“你知道叶灵偷了于还的水靠和飞鱼刺,你也知道她去干什么,但你却没有阻止aU老刀把子承认,“我没有。”

陆小凤道:“你不让我去救叶雪,你自己也不去,为什么让她去?”老刀把子道:“因为我知道叶凌风绝不会伤害她的。”

陆小凤道:“你能确定。”

老刀把子点点头,声音忽然变得嘶哑:“因为她才是叶凌风亲生的女儿?”陆小凤又深深吸了口气,好像完全没有注意到他声音里露出痛苦和仇恨,“还有—件事,你好像也不准备自己动手。

老刀把子在等着他说卜去。

陆小凤道:“你是不是要石鹤去对付武当石雁,虎豹兄弟们对付少林铁肩?”老刀把子道:“那是他们自己的仇恨,他们本就要自己去解决。”

陆,“卜风道:“杜铁心能对付王寸‘袋?”老刃把子道:“这些年来,他武功已有精进,何况还有娄老太太做他的后手。”

陆小凤道:“小顾道人应该不是表哥的对手,水上飞对海奇阔你买谁赢?”老刀把子道:“长江是个肥地盘,水上飞已肥得快飞不动了,无论是在陆上还是在水里,我都可以用十对一的盘口,赌海奇阔赢。”

陆小凤道:“可是关天武纫已败在高行空手下三次。”

老刀把子道:“那二次都有人在暗中助了高行空一臂之力陆小凤道:“是什么人?”老刀把子冷笑道:“,高行空纵横长江,武当掌门的忌日,干他什么事?他为什么要巴巴的赶去?”难道是武当弟子在暗中出手的?雁荡的门户之争,武当弟子为什么要去多管闲事?陆小凤并不想问得太多,又道:“那么现在剩下的就只有鹰眼老七了,就算管家婆管不住他,再加上一个花魁就足足有余ao老刀把子道:“花魁还有别的任务,高涛也用不着帮手。

陆小凤道:“所以主要的七个人都已有人对付,而且都已十拿九稳。”

老刀把子道:“卜拿九稳。”

陆小凤笑了笑,道:“那末你准备要我干什么?去对付那些扫地洗腕防灾工道人?”老刀把子道:“我要你做的事,才是这次行动的成败关键。”

陆小凤道:“什么事?”老刀把子也笑了笑,道:“现在你知道得已够多了,别的事到了四月十二的晚上,我再告诉你。”

他拍了拍陆小凤的肩“所以今天晚上你不妨轻松轻松,甚至可以大醉一场,因为你明天可以整整睡上一天。”

陆小凤道:“我要等到后天才下山?”老刀把子道:“你是最后一批下山的。”

陆小凤道:“我那批人里面还有谁?”老刀把子道:“管家婆,娄老太太,表哥,钩子,和柳青青。

他又笑了笑,道:好戏总是要等到最后才登场的,你们当然要留在最后。”

陆小凤淡淡道:“何况有他们跟着我,我至少不会半途死在别人手里。”

老刀把子的笑声更愉快,道:“你放心,就算你在路上遇见了西门吹雪,他也绝对认不出你aU陆小凤道:“因为要为我易容改扮的那个人,是天下无双的妙手。”

老刀把子笑道:“一个人若能将自己扮成一条狗,你对他还有什么不放心的?”他说的是犬郎君。

犬郎君的任务就是将每个人的容貌都改变得让别人认不出来。

任务完成了之后呢?我只不过要你走的时候带我走。

陆小凤终于明白了他的意思,他当然也已看出自己的危机。

老刀把子仰面向天,长长吐出口气,耕耘的时候已过去,现在只等着收获,他仿佛已能看见果实从枝头长出来。

一棵棵果实,就是—棵棵头颅。

陆小凤忽然转脸看着他,道:“你呢?所有的事都有人做了,你自己准备做什么?”老刀把子道:“我是债主,我正准备等着你们去替我把帐收回来qH陆小凤道:“武当欠了石鹤一笔帐,少林欠了虎豹兄弟,谁欠你的?”老刀把子道:“每个人都欠我的。”

不会掉。”

陆小凤道:“人皮面具?你真的用人皮做面具?”犬郎君道:“一定要用人皮做的面具粘在脸上,才能完全改变—个人脸上的轮廓,而且每一张人皮面具都要先依照那个人的脸打好样子。”

他忽然对陆小凤笑了笑,道:“我也已照你的脸形做好—长。”

陆小凤苦着脸道:“也是人皮的?”犬郎君道:“货真价实的人皮ao陆小凤道:“你一共做厂多少张?”犬郎君道:“二十一张。”

他又补充着道:“除了老刀把子外,每个人都有一张。”

老刀把子为什么不必易容改扮?难道他到了武当还能戴着那篓子般的竹签?陆小凤道:“这些人经过易容后,脸ll是不是还留着一点特殊的标志?”犬郎君道:“一点都没有。”

陆小凤道:“如果大家彼此都不认得,岂非难免会杀错人”p’犬郎君道:“绝不会。”

陆小凤道:“为什么?”犬郎君道:“因为每一批下山的人任务都不同,有的专对付武当道士,有的专对付少林和尚,只要这组人能记住彼此间易容后的样子,就不会杀到自己人身上来了aU陆小凤沉吟着,忽然压低声音,道:“你能不能在每批人脸上都留一点特别的记号中譬如说,一点麻子,或者是—颗至。

犬郎君看着他,眼睛里带着种奇怪的表情,过了很久才悄悄的问,“你有把握能带我一起走?”陆小凤道:“我有把握。”

犬郎君吐出口气,道:“你答应了我,我当然也答应你。”

陆小凤道:“你准备怎么做?”犬郎君眨了眨眼,道:“现在我还没有想出来,等我们一起走的时候,我再告诉你。”

这里每个人好像都跟老刀把子一样,除了自己外,绝不信任何人。

有时他们甚至连自己都不信任。

犬郎君忽又问道:“花寡妇是不是跟你一批走?”陆小凤道:“大概是的ao犬郎君道:“你想让她变成什么样子?是又老又丑?还是年青漂亮?”陆小凤道:“越老越好,越丑越好。”

犬郎君道:“为什么?”陆小凤道:“因为没有人相信陆小凤会跟一个又老又丑的女人在—起的,所以也没有人会相信我就是陆小凤ao犬郎君道:“所以她越老越丑,你就越安全,不但别人认不出你,你自己也可以不动心。”

他眨着眼笑道:“这几天你的确要保持体力,若是跟—个年青漂亮的寡妇在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