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小凤系列·幽灵山庄

第十二章 鬼屋惊魂

第十二章鬼屋惊魂

四月初五,晴。

陆小凤正对着一面擦得很亮的钢镜微笑。

看到镜子里的人居然不是自己,这种感觉虽然有行怪怪的,却很有趣。

镜子里这个老人当然没有他本来那么英俊,看起来却很有威严,很有气派,绝不是那种酒色过度,—条腿已进了棺材的糟老头。

这一点无疑使他觉得很愉快,唯一的遗憾就是不能洗脸。

所以他只能用干毛巾象征性的在脸上擦了擦,再痛痛快快的漱了口,再转过头看着**的老太婆。

他摇头叹气道:“犬郎君的确应该让你年轻一点的,现在你看来简直像我的妈。”

柳青青咬着牙,恨恨的说道:“是不是别人随便把你弄成什么样子,你都一样能够自我陶醉的。”

陆小凤笑了,大笑。

这时那条听话的狗已摇着尾巴进来了,孝顺的儿子也已赶来磕头请安。

陆小凤更愉快,他笑着道:“今天你们都很乖,我请你们到‘三六九’去吃火腿干丝和小笼蒸包去。”

“三六九”的蒸包小巧玲磁,一笼二十个,一口吃一个,吃上个三五笼也不嫌多。

连陆大老爷的狗都吃了三笼,可是他的管家和管家婆却只能站在后面待候着。

在京里做官的大老爷们,规矩总是比别人大的。

店里的跑堂在旁边看着只摇头,用半生不熟的苏州官话搭汕着道:“看来能在大老爷家里做条狗,也是好福气的,比好些人都强得多了。”

陆小凤正在用自己带来的银牙签剔着牙,嘴里“啧啧”的直响,忽然道:“你既然喜欢它,为什么不带它出去溜溜,随便在外面放泡野屎,回来老爷在赏。”

跑堂的迟疑着,看着管家和管家婆,“这位管家老爷不老”

陆小凤道:“他不喜欢这条狗,所以这条狗就喜欢咬他。

跑堂的害怕了,“这伎狗老爷喜欢不喜欢咬别的人?”

陆小凤从鼻孔里“哼”厂一声,道:“别的人就算请它咬,它还懒得张开口哩。”

大老爷的夫人也在旁边开了腔,“我们这条狗虽然不咬人,也不啃骨头,可是有点喜欢吃屎,你最多只能让它舔一舔,千万不能让它真的吃下去,他会闹肚子的。”

跑堂的只有赔着笑,拉起牵狗的皮带,小心翼翼的带着这位狗老爷散步去了。

管家看着管家婆,管家婆看看孝子,孝子看看老太太。

老太太微笑道:“你放心,你老子的这条狗是乖宝贝、绝对不会跑了的,而且它就算想跑,也跑不了。”

孝子忍不住问,“为什么?”

老太太道:“因为你也要跟着它去,它拉屎的时候,你也得在旁边等着。”

表哥果然听话得很站起来就走。

陆小凤笑了,微笑着道:“看来我们这个儿子倒真是个孝子”

陆小凤有个毛病,每天吃过早点之后,好像都一定要去方便方便。

他的酒喝得太多,所以肠胃不太好。

老太太就算真是个特大号的醋坛子,人盯人的本事再大,至少老爷在方便的时候,她总不能在旁边盯着的。

可是一条狗若要盯着一个人的时候,就没有这么多顾忌了,不管你是在方便也好,是不方便也好,它都可以跟着你。

所以陆小凤每次要方便的时候,犬郎君都会摇着尾巴跟进去。

今天也不例外。

陆小凤一蹲下去,他就立刻压低声音道:“那个跑堂的绝不是个真的跑堂aH没有反应,陆小凤根本不睬他。

犬郎君道:“他的轻功一定很高,我从他的脚步声就可以听得出来。”

还是没有反应。

就像大多数人一样,陆小凤在方便的时候,也是专心一意,全神贯注的。

犬郎君又道:“而且我看他一定还是个易容的高手,甚至比我还高。”

陆小凤忽然道:“你知不知道你是个什么?你是个妖怪。”

犬郎君怔了怔,“妖怪?”

陆小凤道:“—条狗居然会说人话,不是妖怪是什么?”

犬郎君道:“可是……”

陆小凤不让他说下去,又问道:“你知不知道别人是怎么对付妖怪的?”

犬郎君摇摇头。

陆小凤冷冷道:“不是活活的烧死,就是活活的打死。”

犬郎君连‘个字都不敢再说,就乖乖的挟着尾巴溜了。

陆小凤总算轻松了一下子,对他来说,能一个人安安静静的坐下来,就算是坐在马桶上,也已经是种享受,而且是种很,因为他忽然有了个会盯人的老婆。

他出去的时候,才发现柳青青居然已经在外面等着,而且像是已等了很久,地上的蚕豆壳已有一大堆。

陆小凤忍不住道:“你是喜欢看男人方便?还是喜欢嗅这里的臭气?”

柳青青道:“我只不过有点疑心而已。

陆小凤道:“疑心什么?”

柳青青道:“疑心你并不是真的想方便,只不过是想借机避开我,跟你的狗朋友说悄悄话。”

陆小凤道:“所以你就坐在外面听我是不是真的方便了。

柳青青笑道:“现在我才知道,这种声音实在不太好听。

陆小凤叹了口气,苦笑道:“幸好他是条公狗,若是母狗,那还了得?”

柳青青淡淡道:“若是条母狗,现在早已是条死狗了ao四月初六,晴时多云。

管家婆的簿子上记着:“早点是在城东奎元馆吃的,其间又令人溜狗一次,来回约中个时辰。”

“溜狗的堂馆姓王,当地士生土长,干堂棺已十四年,已娶妻,有子女各一。”

“此人已调查确实,绝无疑问。”

这簿子当然是要交给老刀把子看的,海奇阔却反对,“不行,不能这么写。”

管家婆道:“为什么不能?”

海奇阔道:“我们根本就不该带这条狗来,更不该让他找别人去溜狗的,老刀把子看了,一定会认为其中有问题。”

管家婆道:“你准备怎么办?”

海奇阔冷笑,道:“这条狗若是条死狗,就好像生米已煮成熟饭一样,他能把我怎么样?”

管家婆吐出口气,道:“却不知这条活狗,要等到时候才会变成死狗?”

海奇阔道:“快了。”

管家婆道:“明天你去溜狗?”

海奇阔叹了口气,道:“这好像还是我生平第一次做这种事。

管家婆道:“是不是最后一次?”

海奇阔道:“是的,绝对是的。”

四月初七,晴。

海奇阔已牵着狗走了很远,好像还没有回头的意思。

表哥跟在后面,忍不住道:“你几时变得这么喜欢走路的?”

海奇阔道:“刚才。”

表哥道:“现在你准备走到哪里去?”

海奇阔道:“出城去。”

表哥道:“出城去干什么?”

海奇阔道:“—条狗死在道上,虽然是件很平常的事,狗皮里若是忽然变出个人来,就完全是另外一件事了。

表哥道:“这种事当然是绝不能让别人看见的。

海奇阔道:“所以我们要出城去。”

他紧紧握着牵狗的皮带,表哥的手也握住了衣下的剑柄。

这条狗不但听得懂人话,而且还是个暗器高手,如果狗没有死在人手里,人反而死在狗手里了,那才真的是笑话。

谁知这条狗居然连—点反应都没有。

表哥道:“你知不知道狗肚子里在打什么鬼主意?”

海奇阔道:“我只知道这附近好像已没有人了。”

表哥道:“简直连条人影都没有。”

海奇阔忽然停下来,看着这条狗,叹息着道:“犬兄犬兄,我们也曾在一起吃过饭,喝过酒,总算也是朋友,你若有什么遗言后事,也不妨说出来,只要我们能做的,我们定替你做。”

狗在摇尾巴,“汪汪”的直叫。

海奇阔道:“你摇尾巴也没有用,我们还是要杀了你。”

表哥道:“可是我保证绝不会把你卖到挂着羊头的香肉店海奇阔还在叹着气,醋钵般大的拳头已挥出,一拳打在狗头上。拳头落下,立刻听见了骨头碎裂的声音。

这条狗狂吠一声,居然还能撑起来,表哥的剑却已刺入了它的脖子。

鲜血飞溅,海奇阔凌空掠起,等他落下来时,活狗就已变成了死狗。

海奇阔松了口气,笑道:“看来杀狗的确比杀人轻松得多。

表哥却沉着脸,忽然冷笑道:“只怕我们杀的真是条狗。”

海奇阔吃了一惊,立刻俯下身子,想剥开狗皮来看看。

狗皮里面也是狗,这条狗竟不是犬即君。

海奇阔脸色变了,道:“我明明看见的。”

表哥道:“看见什么?”

海奇阔道:“看见犬郎君钻进这么样一张狗皮里去,就变成了这么样一条狗。”

表哥冷冷道:“狗有很多种,同种的狗样子都差不多的。”

海奇阔道:“那么犬郎君哪里去了?这条狗又是怎么来的?”

表哥道:“你为什么不去问陆小凤?”

厕所外面居然又有入在等着,陆小凤刚走到门口,连裤带都没有系好,就看见了海奇阔。

海奇阔的样子,看来就像是已经鳖不住了,一泡屎已拉在裤档里。

陆小凤叹了口气,喃喃道:“为什么我每次方便的时候,外面都有人在排对,难道大家都吃错了药。都在拉肚子?”

海奇阔咬着牙,恨恨道:“我例没有吃错药,只不过杀错了人。”

陆小凤好像吃了一惊,道:“你杀了谁?”

海奇阔道:“我杀了一条狗。”

陆小凤道:“你杀的究竟是人?还是狗?”

海奇阔道:“我杀的那条狗本来应该是个人的,谁知它竟真的是条狗,狗皮里面也没有人。”

陆小凤叹了口气,道:“狗就是狗,狗皮里面当然只有狗肉和狗骨头,当然不会有人』”

他叹息着,拍了拍海奇阔的肩,“最近你—定太累了,若是还不好好的去休息休息,说不定真会发疯的。”

海奇阔看样子好像真的要被气疯厂,忽然大叫道:“犬郎君呢?”

陆小凤淡淡道:“他既不是我儿子,又不是我的管家,我怎么知道他在哪里?”

海奇阔道:“可是一定要带他下山来的却是你。”

陆小凤道:“我只不过只要带条狗下山,并没有说要带犬郎君。”

他又拍了拍海奇阔的肩,微笑道:“现在你虽然杀了我的狗,可是我并不想要你偿命,不管怎么样,一个好管家总比一条狗有用得多,何况,我也不忍让管家婆做寡妇。”

海奇阔已气得连话都说不了。

陆小凤终于已系好裤带,施施然走了,走出几步又回头,带着笑道:“这件事你一定要告诉老刀把子,他一定会觉得很有趣的,说不定还会重重的赏你一样东西。”

他笑得实在有点不怀好意,“你想不想得出他会赏你样什么东西呢?”

海奇阔已想到了。

不管那是什么东西,都一定是很重的,却不知是重重的一拳?还是重重的一刀。

海奇阔忽然大笑,道:“我总算想通了。

陆小凤道:“想通了什么?”

海奇阔道:“我杀的既然是条狗,死的当然也是条狗,不管那是条什么样的狗都—样,反正都已是条死狗。”

他眨了眨眼,微笑道:“连人死了郝是—样的,何况狗。”

陆小凤也大笑,道:“看来这个人好像真的是想通了。”

四月初八,晴时多云偶阵雨。

今天管家婆簿子上的记载很简单,“赶路四百里,狗暴毙。”

四月初九,阴。

没有雨,只有阴云,一层层厚厚的阴云掩住了日色,天就黑得特别早。

“我们怎么会走到这里来了?”

“因为赶车的怕错过宿头,所以要抄近路。”

“这条是近路?”

“本来应该是的,可是现在……管家婆叹了口气,苦笑道:“现在看来却好像是迷了路。”

现在本来已到了应该吃饭的时候,他们本来已应该洗过脸,漱过口,换上了干净舒服的衣裳,坐在灯光辉煌的饭馆里吃正菜前的冷盘。

可是现在他们却在一个完全陌生的地方迷了路。

“我饿了,饿得要命,“柳青青显然并不是个能吃苦的女人,“我一定要吃点东西,我的胃不好。”

“假如你真的—定要吃点东西,就只有像羊一样吃草。”

柳青青皱起了眉,“车上难道连一点吃的都没有?’’“非但没有吃的,连水都没有。”

“那我们怎么办?”

“只有一个办法。”

“什么办法?”

“饿着。”

柳青青忽然推开门,跳下车,“我就不信没有别的办法,我去找。”

“找什么?”

“无论什么样的地方都有人伎的,这附近一定也有人家,“柳青青说得好像很有把握,其实心里连一点把握都没有。

可是她肯去找。

因为她不能吃苦,不能挨饿。

无论你要找的是什么,只有肯去找的人,才会找得到。

世上本就有很多事都是这样子的—第一个发明车辆的人,一定是懒得走路的人,就因为人们不愿吃苦,所以人类的生活才会进步。

她肯去找,所以她找到了。

山坳后的山坡下,居然真的有户人家,而且是很大的一户人家。

事实上,你无论在任何地方都很难找到这么大一户人家。

在黑暗中看来,山坡上的屋顶就像是阴云般一层层堆积着,宽阔的大门,最少可以容六匹马并驰而入。

可是门上的朱漆已剥落,门也是紧闭着的,最奇怪的是,这么大一户人家,竟几乎无全看不见灯火。

据说在一些无人的荒野中,经常会有鬼屋出现的,这地方难道就是栋鬼屋?

“就算真的是鬼屋,我也要进去看看,“柳青青只怕挨饿,不怕鬼。

她已经在敲门,将门上的铜环敲得比敲锣还响,门里居然还是完全没有回应。

她正准备放弃的时候,门却忽然开了,开了一线,一线灯光照出来,一个人站在灯光后的黑暗中,冷冷的看着她。

阴森森的灯光,照花了她的眼睛,等到她看清这个人时,就再也不敢看第二眼。

这个人实在不像一个人,却也不像鬼,若说他是人,—定是个泥人,若说他是个鬼,也只能算是个用泥塑成的鬼。

他全身上下都是泥,脸上、鼻子上、眉毛上,甚至连嘴里都好像被泥塞住。

幸好他还会笑。

看见柳青青脸上的表情,他就忽然大笑了起来,笑得脸上的干泥“蹬落蹬落”往下直掉。

无论是人是鬼,只要还会笑,看来就比较没有那么可怕柳青青终于壮起胆子,勉强笑道:“我们迷厂路……”

她只说了一句,这人就打断了她的话,“我知道你们迷了路,若不是迷了路的人,怎么会跑到这鬼地方来。”

他笑得更愉快,“可是老太太你用不着害怕,这里虽然是个鬼地方,我却不是鬼,我不但是个人,而且还是个好人。”

柳青青忍不住问道:“好人身上怎么会有这么多泥?”

这人道:“无论谁挖了好几天蚯蚓,身上都会有这么多泥的。”

柳青青怔了怔,“你在挖蚯蚓?”

这人点点头,道:“我已经挖了七百八十三条大蚯蚓。”

柳青青更吃惊,“挖这么多蚯蚓干什么?”

这人道:“这么多还不够,我还得再挖七百一七—七条才够数。

柳青青道:“为什么?”

这人道:“因为我跟别人打赌,谁输谁就得挖一千五百条蚯蚓,少一条都不行。”

柳青青道:“你输了?”

这人叹了口气,道:“现在虽然还没有输,可是我自己知道已经输定了。”

柳青青看着他,眼睛己看得发直,“用这种法子来打赌倒真特别,跟你打赌的那个人,一定是个怪人。”

这人道:“不但是个怪人,而且是个混蛋,不但是个混蛋,而且是个大混蛋。”

陆小凤一直远远的站着,忽然抢着道:“不但是个大混蛋,而且是特别大的一个。”

这人立刻同意,“一点也不错。”

陆小凤道:“他若是混蛋,你呢?”

这人又叹了口气,道:“我好像也是的。”

陆小凤还想再说什么,柳青青却已抢着道:“你不是混蛋,你是个好人,我知道你—定肯让我们在这里借宿一宵的。”

这人道:“你想在这地方佐一晚上?”

柳青青道:“嗯。”

这人道:“你真的想?”

柳青青道:“当然是真的。”

这人吃惊的看着她,就好像比看见一个人在烂泥里挖蚯蚓还吃惊。

柳青青不住道:“我们迷了路,附近又没有别的人家,所以我们只有住在这里,这难道是件很奇怪的事?”

这入点点头,又摇摇头,喃喃道:“不奇怪,一点也不奇怪。”

他嘴里虽然在说不奇怪,自己脸上的表情却奇怪得很。

柳青青又忍不住问,“这地方难道有鬼?”

这人道:“没有,一个也没有。”

柳青青道:“那么你肯不肯让我们在这里住上一晚上?”

这人又笑了,“只要你们真的愿意,随便要在这里住多久都没有关系。”

他转过身,走入了荒凉阴森的庭院,嘴里喃喃自语,仿佛在说,“怕只怕你们连半个时辰都耽不下去,因为从来也没有人能在这里耽得下去。”

前面的一重院落有七间屋子,每间屋子里都有好几盏灯。

灯里居然还有油。

这个人居然将每间屋子里的每盏灯都点亮了,然后才长长吐出口气:“无论什么样的鬼地方,只要一点起灯,看来好像立刻就会变得好多了。”

其实这地方本来就不太坏,虽然到处都积着厚厚的一层灰,可是华丽昂贵的装磺和家具并没有破烂,依稀还可以想见到当年的风采。

柳青青试探着问道:“你刚才是不是在说,从来也没有人能在这里耽得下去?”

这个人承认。

柳青青当然要问,“为什么?”

这人道:“因为这里有样东西从来也没有人能受得了。”

柳青青问,“是什么东西?在哪里?”

这人随手一指,道:“就在这里ao他指着的是个水晶盒子,就摆在大厅正中的神案上。

磨得非常薄的水晶,几乎完全是透明的,里面摆着的仿佛是一瓣已枯萎了的花瓣。

“这是什么花?”

“这不是花,也不是你所能想得到的任何东西。”

“这是什么?”

“这是一个人的眼睛aU柳青青的眼睛张大了,瞳孔却在收缩,情不自禁退缩了两步。

“什么人的眼睛?”

“一个女人,一个很有名的女人,这个亥人最有名的地方,就是她的眼睛。”

“为什么有名?”

‘‘因为她是神眼,据说她不但能在黑暗中绣花,而且还能在三十步外用绣花针打穿一只蚊子的头ao“你说的是神眼沈三娘?”

“除了她还有谁?”

“是谁把她的眼睛摆在这里的?

“除了她的文夫还有谁?”

“她的丈夫是不是那个‘玉树剑客’叶凌风?”

“是的,江湖中也只有这么样一个叶凌风,幸好只有一人体,,柳青青据紧了双手,手心已湿了。

她是不是也知道叶凌风和老刀把子间的恩怨纠缠?他们被带到这里来,是无意间的巧合?还是冥冥中有人在故意安排?

挖蚯蚓的人一张脸完全被泥盖着,谁也看不出他脸上的表情。

可是他的声音已有些嘶哑,接着道:“这里一共有九十二间屋子,每间屋子里都有这么样一个水晶盒子。”

每间屋子里都有?

柳青青立刻冲进了第二间屋子,果然又看见了一个完全同样的水晶盒。

盒子里摆着的,赫然竟是只干枯了的耳朵。

挖蚯蚓的人幽灵般跟在她身后,“沈三娘死了后,叶凌风就将她分成了九十三块……

柳青青忍不住叫了起来,“他为什么要这么做?”

挖蚯蚓的人叹了口气,道:“因为他太爱她,时时刻刻都想看到她,无论走到哪里都想看到她,那怕只能看见一只眼睛,一个耳朵也好。”

柳青青咬紧牙,几乎已忍不住要呕吐。

陆小凤忽然问道:“据说沈二娘的表哥就是武当的名剑客木道人。”

挖蚯蚓的人点点头。

陆小凤道:“据说他们成亲,就是木道人做的大媒。”

挖蚯蚓的人道:“不错。”

陆小凤道:“叶凌风这么样做,难道不怕木道人对付他?”

挖规则的人道:“木道人想对付他的时候,已经太迟了,沈三娘死了还不到三个月,他也发了疯,自己一头撞死在后面的假山上,脑袋撞得稀烂。”

一个人若是连脑袋都撞得稀烂,当然就没有人能认得出他的本来面目,也就没有人能证明死的那个人究竟是谁了。

柳青青总算已喘过气来,立刻问道:“他死了之后,别人为什么还不把这些盒子搬走?”

挖蚯蚓的人道:“因为想搬这些盒子的人,现在都已经躺在盒子里。”

柳青青道:“什么样的盒子?”

挖蚯蚓的人道:“一种长长的,用木头做的,专门装死人的盒子,大多数人死了后,都要被装在这种盒子里。”

柳青青勉强笑了笑,道:“至少总比被装在这种水晶盒子里好得多oD挖蚯蚓的人道:“只可惜也好不了太多。”

柳青青道“为什么?”

挖蚯蚓的人道:“因为被一双鬼手活活捏死的滋味并不好受。”

柳青青道:“可是你刚才还说这地方连一个鬼都没有的。

挖贩则的人道:“这地方是没有一个鬼,这地方至少有四十九个鬼,而且都是冤死鬼。”

柳青青道:“这地方本来一共有多少人?”

挖蚯蚓的人道:“四十九个人。”

柳青青道:“现在这些人已全都死光了。”

挖蚯蚓的人道:“假如每天都有只眼睛在水晶匣子里瞪着你,你受不受丁?”

柳青青道:“我受不了,我一定会发疯。”

挖蚯蚓的大道:“你受不了,别人也一样受不了,所以每个人都想把这些盒子搬走,可是无论什么人,只要一碰这些盒子,舌头立刻就会吐出半尺长,一要眼的功夫就断了气,就像这样子oo他自己也把舌头伸出来,伸得长长的,他脸上全是黑泥,舌头却红如鲜血,只有被活活扼死的人,才会变成这样柳青青立刻转过眼,不敢再看他一眼,却还是忍不住问道:“你呢?你没有动过这些盒子?”

挖蚯蚓的人摇摇头,又点点头,他舌头还是伸得长长的,根本没法子说话。

柳青青道:“这里的人岂非已死光了,你怎么还活着?难道你不是人?”

挖蚯蚓的人忽然从怀里伸出手,将一满把黑黝黝的东西往柳青青抛了过来,这些东西竟是活的,又温又软又滑,竟是活生生的蚯蚓。

柳青青惊呼一声,几乎吓得晕了过去。

她并不是那种很容易被吓晕的女人,可是这些又湿又软又滑的蚯蚓,有谁能受得了。

等她躲过了这些蚯蚓,挖蚯蚓的人竞已不见了,灯光闪了两闪,屋子里的灯也忽然熄灭。

她回过头,陆小凤他们居然全都不在这屋子里。

幸好隔壁一间屋子里还有灯,她冲过去,这屋里的灯也灭了。

再前面的一间屋里虽然还有灯,可是等她冲过去时,灯光也熄灭。

这七间灯火明亮的屋子,忽然之间,就已变得一片黑暗。

忽然之间,她什么都已看不见,连自己伸出去的手都已看不见。

—那双眼睛是不是还在水晶盒子里瞪着她?

——那四十九个舌头吐得长长的冤死鬼,是不是也在黑暗中看着她?

她看不见他们。

她不是神眼。

——那该死的陆小凤死到哪里去了?

“老头子,死者头子,姓陆的,你还不快出来?”

她大喊,没有回应。

连一个人的回答都没有,管家婆、钩子、表哥,也全都不知溜到哪里去了。

难道他们也全都被那双看不见的鬼手活活扼死?

难道这根本就是个要命的圈套?

她想冲出去,三次都撞在墙上,她全身都已被冷汗湿透。

最后一次跌倒时,她的腿已软了,几乎连爬都爬不起来。

黑暗中却忽然有只手伸了过来,拉起了她。

—是不是陆小凤?

不是。

冰冷干枯的手,指甲最少有一寸长。

她忍不住又放声大呼,“你是谁?”

“你看不见我的,我却能看见你。”黑暗中有人在吃吃的笑,“我是神眼。”

这是女人的声音。

这只手难道是从水晶盒子里伸出来的?

笑声还没有停,她用尽全身力气摸过去。

她扑厂个空。

那只冰冷干枯的手,却又从她背后伸了过来,轻抚着她的咽喉。

她并不是那种很容易就会被吓晕的女人,可是现在她已晕了过去。

四月初十,晴。

柳青青醒来时,阳光正照在窗户上。

窗户在动,窗外的树木也在动——就像飞一样的往后退。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