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贵妃的后现代生活

第十三章 模特之家

第十三章 模特之家

为了不使自已被偷窥的丑闻外扬,我暂时隐忍了这口气,调整了一天后,心情稍加稳定,便打扮入时,鲜亮明丽地去了新时尚模特之家。

出乎意料的是,在训练中心大厅,迎接我的不是事先约好的赵瘪山赵先生,而是新形象广告公司的副总兼制作人--陆红小姐。

稍加介绍:该女未婚,年芳二八,长得娇媚窈窕,人如其名,爱着红着绿,整一苹果派形象。

“玉环,想不到吧。”她把我引进训练中心的临时会客室,刚坐下,便笑盈盈地将一环热茶端到我的面前,经过上次的合作,我们已经相当熟悉了。

时隔多日,她仍一如即往的上红下绿,艳光照人。不过说来也奇,红绿搭配在她的身上,有一种说不出来的贴切,无一丝的土气,仿佛她就是天然的“三原色”。

哦,忘了说了,今天她格外围了条宝蓝色丝巾,走动时,领巾在身后轻轻飘动着,还真是动感、可人。

看着她的一举一动,我笑了,端起茶杯品了口,嗯,还不错!好久没品到这么温馨的茶了。环顾四周,这会客室不大,却安逸舒适,可在此恰谈、品茶,作片刻的调整。而紧挨着的隔壁,便是休息室,里面则空无一人。

“队员们都在练功房练功呢。”陆红看着我不经意的神色,又笑道,两腮的酒窝加深了。

要命,不要这样子笑好不好,我会嫉妒的。

想当初,若不是我发愤图强,自我改造,那么,那么那个减肥的公益广告,就与我擦肩而过,非她莫属了。可叹这样的好女怎还不嫁?咳!想多了,这纯属别人的私生活,不参于。

见我望着她出神,陆红的脸颊变得更红了,象熟透了的红苹果:“怎么了,玉环,发生什么事了?怎么不说话?你不会是让人给煮了吧。”

呃....闻言触心,想起前天的遭迂。泪!莫提伤心事。

“没有,只是有点好奇,你怎么会在这里?”将泪打回,抬面,我正而八经地看着她。为遮掩心事,便一副你才被煮了呢,瞧你那小样的表情。

“我这次过来,不仅是为了赵先生的委托,替他筹办一个大赛,也是为了给公司带一个广告模特队,从她们中间挑选最佳的人选,为下一个广告作准备。”果然很敬业,亲自出马。

“当然,还有另一个原因。”她诡秘地一笑。

看着她超神秘做态,得,本来还想向她打听一下那个李龙羁的情况,但念头只一闪即过,硬生生致喉头咽了回去,怕节外生枝。

因此女不但名红人气更红,结缘甚广,该市各大界层,几乎没有谁不认识她的,包括扫大街、拾荒的都知道她。有一次她对拾荒者尽不耻下问:“你认为哪种废品更吸引人?”倒!废品能吸引人还废个啥?当然,拾荒者除外。

不过可以肯定,她心灵是极美的,又特好事。是个隔不住新闻挂不住豆腐的八卦人物,所以我还是勉开尊口为妙,尚若给她知情一星半点,那我就死定了。

“哦,这样啊。那我们又可以在一起了。”我故做欢颜。擦把汗,此奔放女木有查觉。

“是啊,而且我还特意带来了位见习教练,他可是我们广告公司的多面手,主打业务,可称是业务骨干。这次公司派我下来模特队挑人,也算是体验一下基层的生活,给公司配备后源,倾力打造广告优秀人才吧。”她口若悬河,滔滔不绝。

业务骨干?见习教练?真想不出它们之间有什么直接的联系,这多面手还真的很有才情的说!不知哪方的神,啥时到要领教一二。

再说眼前这位豪放女,她的渊博与健谈我是早就领教过了的,只要其坐下来一打开话匣子,你就做好当听众的心里准备吧,别想插言。不过今天可不行,我要直入主题,先下口为强,非插不可,不能让她有发挥下去的丝毫余地。

于是,我真接无视她下放模特队这件事,开门见山地问:“我的事怎么说。”。

“这个....早就替你按排好了。模特之家正在为一场车模大赛作全面的筹备工作,规模非常宏大,我是指导兼策划总监,当然还有一位。”她得意之色,意于言表。

小样,知道你能事,无话可插。

“本次参赛的队员,共有十八名佳丽,其中包括八名入选的新队员,你是其中的一个。对于本次大赛,筹办方要求很高,超过以往的任何一界,所以不仅对老队员要进行归整为零,重新培训,尤其是你们新来的这八名队员,更要做好走秀前的美体及各项体能、技能方面的准备,包括心理素质的加强,对车子的基本熟悉度。”话题比较严肃、紧凑且完全陌生,还是只听不插为好。

“因此,从下个星期开始,模特队全面进入集训状态,时值一个月的时间。”

我靠!时间这么短,我减胖改革连肉带皮,好待也卯足了一个月零二个星期的过程好不好,彻底无语。你狠!不就是不让插言嘛!我默!

见我不啃气,以为吓着了我,连忙安慰:“训练是比较艰苦滴,玉环,但我想,你是有充分心理准备吧。”

正解!我杨贵妃是谁啊,拉出来的身材,区区模特训练又奈我何。

事情就这样决定下来,按统一的调令,第二天上午七点半,我准时到达模特之家,在集训大厅与众会合。而且赵瘪山赵总,还要给这次参赛的全体队员,做集训前的精彩演讲。

春暖花开苦寒尽,冰雪销融柳生枝。

在一片蝶飞凤舞,众佳丽地簇拥下,赵先生开始了他振奋人心的讲演。

赵瘪山先生不愧是忽悠界名流,有自已的独道之处,到哪儿也不忘了以智醒人。他没有依照讲演的惯例那样,以教示人,令人感觉乏味无聊。而是身体力行,献身说法,给我们讲了关于他自已的一个切身经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