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贵妃的后现代生活

第十五章 第一堂训练课

第十五章 第一堂训练课

就在我胡思乱想之际,台上的指导兼总策划陆红小姐开腔了。

她首先简单地介绍了这个新教练,情绪很是兴奋。切,你激动个啥呀,搞得他好象是你男朋友似的,还是离他远点吧,没谈过恋爱的说,不然啊,闹不好也遭偷窥的下场。呃,震惊,我咋这么邪恶呢。唉,全是那李二李龙羁惹的祸,我,我跟他没完。

“队员们。”这时,陆红继续说道:“需要解释一下的是,这次为何派一个男教练来为你们集训呢?这个不瞒大家说,因为你们这次是做为车模登台亮相。而且李教练正是这方面的行家。再有,田教练因有事不能来了,请我暂时接替一下她的工作,你们有意见吗?”

没有人回答,可能除我之外,陆红是第一次和大家谋面,没人敢轻易地论长道短,

“有意见就冲我来,呵呵!”

老天,这李二还真不知趣,在这种场合居然也不老实,厚皮掰咧地调侃,真是死性不改,到哪儿都是狗改不了吃屎的习惯。息怒,跟这种人犯不上冲动。

这李龙羁还真会招蜂引蝶,一句话出口,惹的那些青春四溢,热情奔放的女生嘻嘻,喳喳的又好一阵哄闹。

“那我们就冲你来啦。”

“你不要害羞哟....帅锅!”

“嘻嘻嘻,嘎嘎嘎....”

我倒!

话说就从这天起,我做为十八名队员中的一份子,开始进入了紧张地训练阶段。上的第一堂课就是贴墙站。哎哟我的妈耶,原来这当模特儿这么简单,什么都不做,就靠那墙根站着,跟杵根棍似的,哈哈,这和我在大唐宫廷里跳霓裳舞没得比,太那个啥....

“叭叽!扑通!”呀?谁摔倒了,扭头一看,饿滴神呐!八个新队员,除了我,那七个全扒在了地上。

“起来,全部起来,你们是怎么回事,早晨没吃饭咋地,你看人家杨玉环小姐多赢实,才俩钟头不到你们就扛不住啦,全都给我起来,站直喽,贴紧墙面,不许偷懒。”随着李教练的严厉训斥声,姑娘们都哼哼叽叽地爬了起来,重新靠墙根站好,有几个仍龇牙例嘴地做着怪相。

“注意脸部表情,要自然,面带微笑。你们看杨玉环小姐同样是一名新队员,就做的很好么,向她学习,坚持住!”

呃!貌似八认识我鸟?姓李的,别装了,拿我做表率,我不领情。况且我可不会忘记你,扒皮、抽筋、烧成灰,我杨玉环都认得出你。咳!太愤青了,放松,貌似我也有点站不住了。

对了,想起来,教练说十五至二十分钟就可以稍微活动一下,比如:在下半身紧贴墙根的条件下,充许上半身,按教练的说法就是腰部以上的部位,可以稍稍离开墙面,来回做轻微的晃动。

具体表现为:点头,抬头,再点头,再抬头。不行,这样明显加大了运动量,更累,还就保持这僵硬状态吧,以勉也扒倒出糗,不管怎样,表扬,我还是乐意接受滴。

为了拖延时间,保持不败之状及不辜负那份表扬,我微闭双目,凝练住快要涣散的精神和即将倒塌下去的壮举,坚持,再坚持....但由于持续着一种不动的状态,我....

“杨玉环,你....你....”

“啊!”

“你不是吧,睡着了?”李教练一副帅呆了的表情。

于是队员们唰的都朝向我,并发出了嘻嘻的笑声。

“不许笑,安静,严肃点,站好喽!”鸦鹊声顿止。

呃,我,站着也能睡着?哈哈!我真是太佩服我自已了。超强!霓裳舞功看来没白练。吱擦擦擦....咣!我跌落尘埃,在半醒半梦之中,我又梦回大唐。

******

教练办公室。

“杨玉环,把你叫来不为别的,你今天表现的特好,给队员们做出了榜样,足以证明你能掘取网络红人这一佳冠并非出于偶然,不过,今天临到最后....你,没摔着哪里吧?”某李,一副关怀倍致的样子。

哈!狗拿耗子,多管闲事。掘取?佳冠是摘取好不好,没文化。我一脸的鄙夷,扭头看窗外风景,直接无视、轻视加蔑视。

“呵呵,杨玉环,看来你对我有成见,不妨说出来,我可以改正。”

切,又做戏。

“那么,不说话就是默认,说明我的确有不道之处。”

何止是不道,简直就是缺德。

“你看这样好不好,你把对我的意见都写下来,贴在训练大厅的墙上,在众姐妹的监督下,我一定虚心接受,改过自新。”

我姥姥,姓李的,你大饱“艳”福不算,害我泡了一下午泉汤不够,怎么着,还让我把这些都写出来贴在墙上,你太损了你。显你本事咋的,我怒发冲冠!我,我示可忍熟不可忍。

见我一语不发转头瞪着他,这厮居然笑了。无耻,还笑。

“哟,怎么啦,母鸡斗架呢,这么瞪着人?”

呃,“三原色”出现了,这是我暗地里给陆红起的外号,嘿嘿!

“啊没有,我在教杨玉环同学学练走步时的眼神。”某李反应还真他妈的够快,把瞬间的难堪一语代过。不愧是欺诈师,你本事。

“哦?开小炤啊,这么快就进入走步阶段的眼神训练啦,我们玉环运气可真不错啊。”

运气?有没有搞错,我杨玉环需要凭运气取胜吗?再说了,您陆总先把事情弄清楚了再评论好不好,开小炤,练眼神,有那挡子事没,我快被这俩白痴给逼疯了,吼吼!

“玉环啊,听说你今天表现很出色,这样,我送你一样东西。”陆红笑咪咪地对着正呆头傻脑看着我们的李龙羁一挤眼,冲我一摆头:“走!”说完,便一阵风把我拉出了门。

真不知这三原色大姐想要搞啥名堂,总是那么神秘兮兮的。走出集训大厅,把我拽出模特之家,又连推带搡地把我推进了一辆的士里。

“我说陆红,陆总监,你这要带我去哪儿啊?”有被绑架的感觉,这是送我东西吗?象要被押赴刑场的架式。

“一会儿你就知道了。”仍是一副神秘秘状,我忍,你别八卦变三八就好。

没一会儿,车子便在一家豪华的商业大夏前停住,我跟着她下了车,走进大楼里去,并直奔她的目标--皮鞋专柜。

“不是吧,你不会要....”吃惊地望着她。

“没错,就是要买一双高跟皮鞋送给你。”

呃....晕了!

“我从来不穿高跟鞋的,这你知道。”这三原色不会是吃错药了吧,从上午讲演开始就觉得她不对劲。

“到时候你就知道了,你看,这双怎么样,是我前几天就看中的,一下就想到了你。”

又到时候就知道,搞什么球球啊。我不经意地看向她手中的高跟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