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贵妃的后现代生活

第十六章 高跟鞋

第十六章 高跟鞋

当我看向陆红手中的高跟鞋时,眼前不禁为之一亮。

呀,好美的一双女鞋,细纹柔白的颜色,微微闪着光泽,被一圈镂空绣花边围起,鞋脖处还缀有晶亮的羽片,在高高的鞋跟衬托下,宛若一个极美的少女,高雅而秀丽,看去是那么的可欣,令人爱不释手,与其说它是一双用来穿的鞋,不如说它更象一件艺术品。

嗯,不错,这三原色还真是有眼光

“看上了?很配你不是?”看到我目不转晴的神色,陆红得意地笑:“尺码也正合适,要不要试试。”

貌似拍公益广告之时,她就已弄清了我从上到下的尺寸。白问我一句什么意思,没劲。

“这个....我看还是算了吧,鞋是不错,价格也不错,况它对我没什么用。”假意推托,心里却计划着怎么把它改成平跟。

“谁说没用,价格你别管,打包。”售货员见来了两位不俗的客人,早密切关注,在那儿视目以待,听到这一嗓子,连忙满脸含笑地跑了过来。

“哎呀!这不是新形象广告公司的陆总吗,久违了。”这时,在旁边选鞋的一个顾客闻言,抬头看见陆红,立刻走上前来,热情地和她打招呼。

“啊!你认识我?”此女对其抱之一笑,从容点头,看来这种现象在她身边经常发生,已不足为奇。

她才是名人!我羡慕的眼光被售货员的一声提醒打断,向我递过来一张开据的付款单。

那边仍继续:“是啊,你做的每期广告我都看,风彩极了,特别是对女性的美容、美体广告,尤为拍的出色....”云云。

“呀呀,你过奖了,其实...没什么的....仅此而已...”诸如此类,直到我付完鞋款,整壹仟捌佰捌拾捌元--人民币,属纯高档羊皮制品,正宗巴黎货。

深呼吸!这是我自已送我自已咯,意外之惊喜,另加买份推荐的人情,顺带享受商厦现场直播一次,赚大了我!

“哎呀,这么快就搞定啦,这,这,真,真是不好意思....”呱呱呱呱!三原色面露欠意。

呃!还真他妈的会演戏,不愧是拍广告的。

“没什么,买了不穿留作纪念也不错,真正好鞋,名牌货。”心在泣泪,我这货色远不如你陆红一句话,明着说是送我鞋,暗里实为放我血,认识你了,三原色!!!咬牙切齿状。

这到不是我杨玉环小气,别说这一双小鞋,就是一百一千双我杨贵妃此刻也买得起。可这不是那回事啊,真是憋屈、窝火外带想跳脚,这比上吊的滋味还难受,那好歹也扯得上是个名垂千史的八卦,可这....

得,就当是上级体恤下属,也算是积功好德。大不了我成功后,再把这鞋转赠给你,看你有脸穿不,嘿嘿!可万万没想到,这双鞋后来却真的成了我们友谊的见证。

为了表示对我的抱歉和百分百诚意,没几天,陆红硬是将另一双高跟鞋塞到了我手里,透亮的血红,我喷!大姐,你爱红非得要别人也爱么。

“这双我送你不为别的,是为我自已。”

呃!这话说的,听不懂,可我很快就明白了。

这天正值第二课目的上演:站姿--高跟鞋摆步训练。我的厄运真正降临了。

我没法穿高跟鞋,说实话,自大唐那时起,至重生到现在,我在这方面压根就没时髦过,直接原因,我够尺度,不需要,可这....做模特儿非得穿这劳什子啊?

“一定得穿,否则我送你高跟鞋干吗?不是跟你说了,送鞋是为我自已....训练的方便,咳!这句我没说。不过,我知道你这方面有麻烦。再说了,我陆红从不随便送人东西,送了就必然有它存在的意义。”

嚯嚯!....还蛮象那么回事,我说她这么好心呢。不是,她的确想我所想,为我所为,一点点感动。

那就穿吧,我咬紧牙冠,一闭眼,将那可怜的脚放进鞋洞里去。没想到我杨玉环杨贵妃的脚还这么有福气,不时尚都不行。

“走两步试试。”三原色如虎般紧盯住我脚上的那双喷血似的高跟鞋,我没敢看,主要是不想晕,我早上没吃饭。

呀?....怎么回事,鞋底貌似沾在了地上,挪它不动。不会吧,这鞋....我脚....

“怎么了?你没站直,挺胸,抬头,迈左腿。”陆红以闪电之势分别在我大腿、臀部、胸膛上啪啪啪连拍了数下,最后一个“啪”,将我的下巴打起。

我靠!轻点好不好,啪牲口呢。

顺便在这里告诫各位,如有想加盟模特之家的,可千万绕着道走,别让一个叫陆红的人看见喽。她,她太可怕了。

“好,对,就这样。”随即转头,这三八将手用力一拍:“姑娘们,听我口令,站成两列,开始。先左后右,前腿向前掂起,优美点,尽量放松,脚尖点地,后腿崩直,抬头,挺胸。好!保持住,我不叫停,谁也不许停。”

妈呀!还是让我去贴墙吧,好歹也有个依靠。

疼哇!不到三分钟,我的冷汗就往下直冒;五分种,视力开始模糊;八分半,意识已陷入混顿状态....杨玉环啊杨贵妃,你抽啥子筋,发哪门子癫哪,跑这儿显眼来了,即知今日,何必当初,在大酒店时,就他妈应该抓住机会练习站桩、走道啊。呃!还是痴心不改。

“你没事吧?”这时候,某李不知何时出现在我跟前,已审视良久。

看什么看,你吖的还没看够,真是的,你穿上高跟鞋也来站着试试?还得摆造型:“咳!没事,就是脚想脱‘缚’致贫。”

“哦,没事就好,没事就好。希望你继续发扬表率精神,呵呵!”

我日!我这重生的腐女还真他妈的忒斯文了点。真想摔腿过去,揣他妈了个巴子的。可没折,动不了,整个一“僵尸”,让我扒下吧,求你了,直接把我推倒!

八好意思,大急之下心态有点失措,太粗野点,罪过啊罪过!

“这样不行,杨玉环,放松,你太紧张了,你先看下其它姐妹们的动作吧。”

戒令解除,阿米豆腐,总算发了句人话,我想收回左腿,舒展一下身体,可身子却执拗地不听使唤。呆!

别憋成瘸子了?呜....不要啊!直目看向仍站在那儿的李龙羁,救命!看在偷窥的份上,给你一次改过补尝的机会。

“不许搀她。让她自行缓解。”

晕倒,三原色,你不是吧,跟送我鞋时判若两人。你狠,没有你们,我,我杨贵妃照样....扑通,叭叽,我一屁股做在了地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