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贵妃的后现代生活

第十八章 魔戒现身

第十八章 魔戒现身

一朵红玫瑰。

不是吧,我赶紧低头看向胸前,领巾角上的那朵花不翼而飞,早已没了踪影:“它,它怎么会在你那里?”靠!你李二不但偷窥,还偷花呀。我怒目而视!

“别激动,这话应该我来问你才对吧,它,怎么会在你的胸前?”说着,这李龙羁径直盯住我的胸口。

流氓,无耻,你,你,你....我瞬间涨得满脸通红,真想挥拳擂过去,把他眼珠给打暴了。冷静,冷静,千万不能被这坏小子击倒。你就看吧,你没有,羡慕死你。

“哈,我到差点忘了你的丰功伟绩了,它,是在我的酒店捡的,没错,我是感念这花的久盛不败,才带在身边,却忘了它是出自你的妙手,不好意思,现在能物归原主,我想这是值得庆幸的一件事,您,还需要更多的解释吗?李龙羁李二先生,昵称八哥的。”我一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功夫的得意,你可总算给我逮着了。

“呵呵,呵呵!我不是已经给你逮着过一回了吗。”他居然看懂了我眼中的话,且同样摔出话外音:你杨小姐忘了,而且还是在你家里。

好,很好,说得太对了,我忍!大人不计小人过,看来这花是我在将要扑倒时,掉在地上,被这厮从后面捡到的,正他妈的巧得“很”。

“即然这花是你的,那么你说的这遗憾何来,错归哪方,道歉我不领情。”我冷冷地对着他。一副你油滑的欺诈本领即使能瞒天过海,也甭想逃过我杨玉环的眼睛。好歹咱也曾是贵妃,没这点本事,那宫的坎都沾不上。

“呵呵,我知道你是过来人。”....

“你怎么知道?”这回我毫不客气的单刀直入,我就不相信你小子能回回读懂我的眼神,“读你”也要看谁唱,你以为你是费翔。

“我当然能读懂,不然怎么做你的教练呢,呵呵!”

汗!我的思想他真能读懂?开始呈呆傻状。

“我想你大概也知道了不少我的情况了吧,那么别的,我也不必再解释了,你来看。”说完,他将手一抬,把那朵玫瑰用力捏碎。

我惊呼,差点扑上前去与他相夺,它好不好也跟了我几个月了呀,我的花....不是,现在是别人的了。

可还没等我醒过神来,只见那李二的手内却撰了只雪白可人的鸽子:“没忘记它叫什么吧?”

“嗯,它是你的私人秘书:高力士。”我花痴加B....

“呵呵,没错,好记性。”说话间,他将手一反转,猛地背到身后:“你猜,现在它变成了什么?”

“魔术帽。”我想也不想地顺口答道。

“错!”

呃....

只见他从身后抽出手来,将左手迅速擦过胸前,手指伸展,手背猛地反转至我面前。

呀!只见他长长的食指上,戴着一颗灿若星斗般的宝石,绿莹莹地闪耀在我的面前。老天,这是什么?

“你不认识么?钻戒,你们女孩子最喜欢的了。”一种得意,在他嘴角荡起,一副流口水了吧的表情。

切!姓李的,你这就大错特错了,我杨玉环什么珍奇宝贝没见过,何况一破戒指?可叹,这回你不知道我的思想了吧,鸽子变戒指,到是实出我的意料:“魔术,我一生中第二次见到,有点意思。”

“我说过,我是异界魔术师,你们一个都不信。不过,我还是要感谢你把它带回我身边来。”说着,李二李龙羁将手缩回,用嘴轻吹了下那戒指的钻面:“它好看吗?”

这时,我的耳边忽然忆起了那个黑暗魔杖的声音:

“....姑娘,你可能有所不知,这可不是枚普通的戒指,它是一枚被施了魔咒的魔戒,具有神奇而非凡的异能,是他父--空空头人用来镇法的宝贝。”

又有片段回闪:

....黑暗魔法师,由于受到手中魔杖威力的保护,到是平安无事,但他身体,此刻却象定住了似的无法动弹:“我,我这是怎么了?”他抖动着左手,将胸前的那朵玫瑰扯了下来:“看来那小子在这花上作了手脚,真他妈的狡猾....”他随即重重地把花掷在了地上....

啊!魔戒。那么今天,我起初的走俏和花落后的失态,全是那朵花捣的鬼,不,严格的说,是这枚被施了魔法的戒指在做祟。

没错,一定是它,这吖的什么空空头人的镇法之宝,去死,害我出洋相,尽然还象宝贝似的把它戴在身上,我白痴啊我!简直就它球球的邪恶之戒。

“你怎么了?为何不回答我,它好看吗?”李龙羁一脸的得意,一副你不是吧,这么快就着迷了的表情。

“李龙羁!”我声嘶力竭,终于要开始大爆发。

“啊?”

“把那‘高力士’给我拿过来,起得可真是个好名啊。”我嘿嘿冷笑着,名如其人,太监没一个好东西,变成啥我都认得你。

“什么‘高力士’,你说那只鸽子啊,它飞了。”

李二,你还真他妈的会装蒜!

“它飞了?那我就要你手上的戒指。”我开始一步一步向他逼近,让你也瞧瞧我杨贵妃重生腐女后的强势,不比你变花变鸟差。

“你不是吧,女孩子怎么好意思随便开口向异性要东西呢,更何况还是那么贵重的钻戒。”

你少要装B李二,你再‘八哥’也入不了鸟类,拉的永远是他妈的人粪。

看我仍不停步的向他紧逼,眼睛如兽般喷着火,他貌似真的有点害怕了,不自觉的向后退去,直至退到门口:“你,你疯了,这是办公室,你难不成逼我娶你。”

事到如今,该男非但不醒悟,还不忘极尽挑逗之能事,好吧,要疯的不是你是我杨玉环。

正当我要扑上去,抢夺那枚戒指时,他身后的门吱的一声被推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