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贵妃的后现代生活

第二十一章 重返模特之家

第二十一章 重返模特之家

本想拿大鼎,将陆红洗刷刷地漂白一番,却哪料把自已撩水里去了,反落得个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的下场,装B遭“人”劈,我理解了!什么也不说了,回模特之家。

就在这个时候,我在网上又收到了那个叫新人类的一封电子邮件,这次信件的内容比较简短,大意如下:

“亲爱的玉环姐....”

称呼没变,咳!

“....很久没给你写信了,我很是想念你,听说你成了新闻人物,网上红人,真是为你高兴啊!”

嘿嘿!这个新人类消息还蛮灵通的嘛。

“....这次给你写信,不是为了别的,只是想问一下上次在信中给你提的那件事,不知你考虑的怎么样了,行不行你貌似也给我个交待,这样我也能睡得安心点不是。”

呃!哪件事?我,我怎么就没印象了呢,给个交待?什么交待,我杨玉环又不认识你,干吗要给你交待。再说了,你睡不睡得着与我有啥关系,嘿嘿!还真遇上奇人了嗨。再看。

“....玉环姐,我知道你现在工作很忙,交际又广,也没空回答我的事,我也不怪你,我会默默地等着你,总有一天,相信我会赢得你的芳心,你千万给我个机会,不管怎样,让我对你有个崇拜的可能。

静候你的佳音,望你能早日成馍,再见!我会再给你写信的,保重!

新人类”

成“馍”?成什么馍,大馍?还是蒸馍?这新人类,可真会搞笑,拿错别字来蒙我,岂有此理。

很快,我就把这事给丢到了脑后,第二天一大早便去了模特之家,继续开始我通往走秀的“天桥之路”。

这是我集训的第四天,开场仍然是基本的站姿练习,在我自身的努力和队友们及教练的热情帮助下,我已经能够穿着高跟鞋行走自如了,为了达到更加娴熟的程度,我现在无时无刻不脚登高跟鞋,除了睡觉及在家休息外。

孰语说的好啊,功夫不负有心人,貌似我现在也可称得上是摩登一族了。不信可以参观下我的现代“华清池”家园,在浴室外的一排鞋柜里,陈列的各种名贵高档鞋中,高跟一族明显呈上升趋势。

不过说句真心话,每天都要这样如木偶般的重复同样的动作,我实在是有点烦,时常走神,脑海里总是闪现出在大酒店时,那种轻松自在的工作环境与惬意的生活。

因此,这种情绪带动着肢体语言,毫不留情地把我给背叛。这泄漏的无声机密,于是乎被三原色那猫似的眼神给捕捉,使我时不时的受惊于她的眼皮“光顾”之下。呃,那眼神,狼般地闪烁着,我,我站好了还不行。

总于有一天,训练状态,由站式变成了走式,但在接下来的连贯走步中,我到是有点新发现,就是不论在流畅的行进中,还是略有停顿的等待里,队员之间都可以保持着一致的身姿和情绪,互动中,身体持续着一种模特的状态。

虽然动作并不佳,虽然面部表情还有些不够丰满,虽然身体还是有点僵硬,但随着舒缓的音乐,走台上的人就像跳动的音符,令人开始想随着步伐跳舞。

尤其是我,差点没由着性子,即兴一段“霓裳羽衣舞”:遥想那年雪花纷飞梅花开枝头,几番忧来几番情愁,带我梦里与你再醉一回,舞霓裳袖断千秋。

“杨玉环,你又走神了,这是102次了,请你出列,与余小倩小姐同台示模一次。”

呃,不是吧三原色,你总是在关健时刻整治我。那天在茶馆里没漂白你,算你走运。不过我随时都有可能反扑,小样。

我拖拖然走出队列,向余小倩暗中挤了下眼睛。

“不许放暗号,注意彼此之间的互动感,跟紧节奏,莫乱步。”陆红大声说道。

呀!不许放暗号。谁放暗号了,又不是地下工作者,搞的跟真的似的,翻眼!还是算了,免得再罪加一等,被说成是白眼狼。

但说实在的,单人独走,要比群动难的多,首先,所有的焦点都在这一瞬集中到了你一个人的身上,如被煮般,使你无形之中,有了种火烧火燎的压力之感。

而且此刻,才让人更加的体验到,走模特步最难的是“慢”拍行进式,这孰称是“猫”步的走态简直让初学者抓狂。哦耶!我宁愿一棍子被打死,速求个痛快。

尤其是当我以一个旁观者的眼光,去学摹她人的动作时,看着她们如电影的慢镜头般在眼前缓缓飘过,心里那个猫抓似的痒痒,难受啊,为她们着急,忠言逆耳,实在是没什么美感可言。

但这一切的一切,貌似要好过于我练穿高跟鞋的百倍,乃至千倍,可能有那么点的夸张,别人我不知道,但对于我来说,以当年霓裳舞出名的大唐贵妃,这区区猫步虽平板直线了点,但也还是不费吹灰之力地拿下。咳!持谨,注意表情,不然又得让我出列示模。

这里,免不了延用一下陆红陆总的一句话:“把自已想象成:是走在红地毯上一样的高雅。”

哦,麦嘎蹬!红地毯,多么华丽的想象,那么,就让我在这华丽的气泡中,蒸腾我自已吧,阿门!

通过十天的模特基本功训练,老队员有了进一步的提高,带动着新队员进入了一个可知的初识领域。

那么接下来的中级阶段,便要进行强大的体能训练,这在模特集训中,是一个非常环节,按照俩位教练的说法,这是极其重要、必要以及首要的,它决定着整场模特赛式的顺利进行。

不过,这点我不怛心,可以说很有信心。但到了临近训练时,我尤如穿高鞋一样没了感觉和支撑力。全线崩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