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贵妃的后现代生活

第二十二章 魔鬼机

第二十二章 魔鬼机

直接原因是:各种健身器。令我眼花缭乱,心跳加快。

这比那高跟鞋还让我陌生一百倍,除了里面的杠铃我在朋友家玩过一回外,其余的几乎碰都没碰过,甚至连名子都叫不上来。

见我对着窗前一排电子健身器发愣,站在我身后的李龙羁微微一笑:“怎么?没见过啊。”

谁没见过,太小看人了吧。还是那句话:没吃过猪蹄还没看过猪刨吗?但我这次没有反驳他,本能地缺乏一种自信,再就我欠他一个人情:上回护送我去医院。

于是我乘此对他道:“李教练,我听陆教练说了,多谢你啊。”

声音如蚊子哼哼一般,这是我第一次对此人好言好语,但却仍心不甘情不愿,总觉得十万份的别忸。偷窥者,救我一百回都不嫌多。

“哦,我救你一百回你都不嫌多?那还谢我干吗?”又是那种调侃式的不驯表情。

我靠,我心里想的又被他窃取了,刚要使性子,一个女队员向他跑来,并喊到:“李教练,陆教练在那边叫你过去一下。”

呃,这三原色总在关键时刻出现,还真是邪门,莫非....

望着几十步开外,正朝这边张望的陆红,我心里不禁汕笑了一下,她不会是思春了吧,面对一个日日相伴于左右的帅锅教练,哪有不动心的呢,嘻嘻!情有可原,情有可原,都如此一把年纪了,咳!

这是一间极为宽敞的体能健身房,它坐落在模特之家环境最为优美的后花园里,巨大而明亮的窗台下,摆置着各种健身器材,诸如跑步机、健腹器、健身车、按摩椅甚至还有甩脂机....天,怎么没有甩干机啊,让我跳里面真空解决吧,省得费事。

一阵眼花过后,便先走到离我最近一架跑步机跟前,看着一个女队员正在上面做慢跑运动,凭直观感觉,它是一架多功能的健身器材,从那女队员的操练就可看出。

她在起跑之前,先在做漫步动作,并不时的扭动着腰肢,这其间,我很替她捏了把汗,怕她那腰闪断,够细。

然后,便看她整个身体躺到了宽长的走带上,做着仰卧起坐,并有健身器两边的按摩滚球替她做着颈部、后背及腰间的穴位按摩。

接着,又看她直起身,连续做着单臂平拉、反向拉绳和双杠上撑的三个不停变换的动作。

最后,她又恢复到慢步状态,且越走越快,直至慢跑起来。

哦耶!整个动作的快速连续一环紧套一环,环环相扣,完美而和谐,并有全程的电子计时、计速器计录显示。

看着她浑身雨淋般地从跑步机上走下来,且边擦着汗边微笑着示意我上的时候,我浑身业已从热血沸腾到了零下冰雪如窖的地步。

天,我能行吗?如非将此运动与穿高鞋相比的话,那我宁愿选择高跟鞋,这种强度非要了我的小命不可。一时间,便觉冷汗淋漓,浸透衣衫。

“来吧,没事的。”那个女队员显然明察秋毫,看出我的窘态与不安,将擦过汗的毛巾往脖子上一挂,热情地拉我上架。

救命啊,我不会。

“别怕,有我呢。”她冲着胆怯的我顽皮地一笑。

哦,忘了说了,她是老队员,被指派带训我。十八个队员,一老带一新,绰绰有余。

为了消除我的紧张情绪,她向我介绍了自已刚才做的是有氧等速训练。速度是从2公里/小时逐渐增加,级差为1公里,每一级保持1分钟。

哦,是有氧训练啊,那就好,要断氧就麻烦了,我的心稍稍平定了点。

于是,在她千万叮嘱不可突然停下来之时,我被赶鸭子上架,上了平身最最难以忘怀的“恐怖机”。

呵呵!这是我后来对跑步机的昵称,也可说是它给我留下的后疑症吧。

可接仲而来的是扑哧、叭叽、哎哟....

饿滴神啊,众人闻声齐刷刷地看向我这里,见我四仰八叉地一只脚搭上(跑步机),一只脚挂下(地上),龇牙裂嘴地,上半身正被那个女配练拽起。

这可是开心一刻,轰地一下,整个健身房里爆发出一阵大笑。妈的,笑死你们这群吖的。

疼啊,疼死了,屁股差点东半球西半球地闹分裂了。唔....

我真是恨我自已老土,心里不停地骂着自已无能。但这东东做的也太缺德点了吧,那下面的走步带也会动。呃!不会动那是睡“机”。

“起来,摔一跤就成坐驴了。”这时,李龙羁大踏步地走了过来,陆红紧随其后。

我,坐驴?你他妈还站“鸡”呢。

我心里这个悔啊,悔不该重返这里,看来这回是死定了。于是我心一横,一股傲气直冲脑顶,与其这样,不如拼它一场。

刷!我一挺身站了起来,看都没看身后的这一男一女,神气个啥,我也不是吃素的,好歹我也是大唐....咳!也罢,脑袋掉了碗大了疤了,有啥了不起。

嘿!你还别说,我这一卯气,一伸手抓紧跑步机头的俩把柄,身子一飘,就荡了上去,跟着脚下滚动着的履带,踉踉跄跄,几步一滑一跪倒的艰难跑踏着,那个动作真叫恐怖哦。

很快,我浑身便汗雨淋淋,整个人如落汤鸡般,乃至汗手打滑的都抓不住健身器的手柄。这时,电子计速表上,已显示出我此刻的心率已达到了145次/分。

我感到心在狂跳,加速的心率让我憋闷而喘不过气来。心中瀑汗,救救我,我要ver了!但我不敢停下来,怕一停下一切真的结束了。真正现实大泪奔!让我去死吧。

“放慢速度,坚持10分钟。”耳边传来李龙羁的大吼声,将我的耳膜几乎要震裂。

但他这一叫,还真提醒了我,我逐渐放慢了脚步,五分钟时,我已能开始均匀呼吸,十分钟后,气息渐平淡定。终于以慢步式被队员从那“恐怖”机上给搀扶下来。

哗....周围忽然爆发出热烈的掌声,“杨玉环,你真太棒了!”

“你比我们想象中的要坚强多了....”

呃!不是吧,这是在赞我还是在扁我呢?要说这人激烈下来不能松劲,这一放松,咵!整个象一滩泥似的扒了下去。

“好了,大家各就各位,继续操练。”这时候,三原色对李龙羁使了个眼色,去另一边指导去了。

“来,擦把汗吧。”一条白色的毛巾,这时递到我的眼前,一抬头,正好与一双眼睛相碰,它一改往日的邪荡,里面居然清泓的没有一点杂质。

呀呀,有没有搞错,魔鬼终究是魔鬼,它也会有变成天使的一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