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贵妃的后现代生活

第四十五章 惊梦

第四十五章 惊梦

常言道,谬误喊一千遍就成了真理。

有增无减的传言和报导,使人们越来越相信我收受轿车这件事是真的,就连原来与我一个战壕里的小姐妹们,也私下里开始议论起来。杨洋和余小倩也冷眼旁观,不再帮我说话。我泪!

更令人气恼的是,打电话过去问陆红查询的结果,收到的却是无人接听的信号。再去模特之家办公室申明,回答的却是一句不冷不热的话:会查清的,回去等候通知。

这简直就是敷衍我么,一气之下,把那桂冠和奖杯拎到那主任的面前,“咣”的一下,重重摔在桌子上。

去你个冠军带单项奖,这些所谓的荣誉,在某些捏合的事实面前,成了无比苍白的巧言,成了我收受轿车的资本,伦家我不稀罕,含冤千年,这来世还要再屈,不干。

看着那女主任万分惊讶之状,我有种胜利者的平衡,知道我厉害了吧,让你不冷不热的敷衍我,本妃我很生气,后果很严重。

一扭身,我冲出门,引面却撞上了一人:“哎,玉环,你这是去哪啊,我有个好....”

听声音就知道是那个该死的李龙羁,好,好嘛呀,你当然过得好,拍香照,绑美女,我杨玉环可没你那本事。

直冲出模特之家,还家呢,一点没人性,再也不来了。

我沿着大街,一路狂奔而下,直到要过马路快到家时,才忽得想起没有坐车,跑了那么远的一阵路,晕!

“的士!”我朝一辆正向我驶来的出租车连声叫到。

那车嘎的一声停在了我的面前:“哎,你不就是那模特大赛冠军杨玉环吗,听说你很幸运啊,有人送你豪华轿....”

去死,没等那伸出车窗外的“乌头”说完,我一脚踏进另一辆刚好停着的的士里,没等司机回头问话,便大声告诉他我住的地址。

“不是吧,小姐。”那人从前车窗上的反光镜里紧盯着我:“你过了这条马路就到了。”

“我爱打超短的,这也有人置疑,怕我不付钱啊。”说着我便将一张百元的钞票扔了过去。

看着他一副这个世界我不懂的表情,我有种无比畅快之感,超爽!

快到家门,刚一进院子,便看到李龙羁两手插在裤袋里,靠在窗下等着我。

哟!李少爷,哪阵香风把您给吹到此地,我可没有拍香裸的嗜好。还紧偎着窗架上的迷迭香,我知道那是你送的,这么提醒也太不够含蓄了吧,你李二不是很浪漫的吗。

我丝毫不领情的直冲向房门,没再看他一眼。

当我打开门正要进去时,那小子忽然挡在我的面前,笑眯眯地看着我:“小姐,你这样较劲不累么。”

闪一边去,我内心狂叫一声,知道不喊,他也能听见,不就是有枚破戒指吗,神气什么。他果然自觉地闪到了一边,我狠狠地瞪了他一眼,进屋就砰得一声把门重重地关上了。

可一关上门,我便浑身无力地靠在了门上,眼泪唰地一下就淌了下来,前世的旧恨,今世的新仇,在这一瞬,如山洪般地爆发了,这个委屈呀。

我招谁惹谁了我,真是冤沉海底,跳到黄河也洗不清了我。咕咚,顺势滑落,一屁股坐在了地下。

“你在哭么?”外面传来李龙羁的声音。

哼!黄鼠狼给鸡拜年,没安好心,想看我热闹,没门:“谁哭了!”

我坚强地一挥袖,擦去眼泪,闷声吼了一嗓子,但听起来分明带着哭腔,我倒!脸都丢尽了。

“别逞强了,快开门让我进去,我快被晒**干了,你就这么狠心。”那小子继续在门外磨叽着。

我就这么狠心,咋的啦,你李龙羁也不是什么善良之辈,花心大野狼,晒死你。

我不再理他,冲进卧室,又砰的一声重重关上门,一头扑到**,一把将被子蒙住脸,尽情嚎啕起来,这下谁能管得了我,我爱怎哭就怎哭,一泪解千愁。

不知哭了多久,我从梦中醒转来,呀,周围已是一片漆黑,我不想起,心还在痛,于是昏昏噩噩地又睡去。梦见我回了大唐,向已老态龙钟的唐明皇,述说我灵魂穿越后的艰苦与悲情。

“三郎,若不是你优柔寡断,怕众叛亲离,我如何会上吊自缢,不上吊自缢,我灵魂如何会含冤为求生穿越,不穿越重生我如何会受此等的罪,我,我最后还是罪不可赦。”泪如狂泉。

“不要说了,都是我的错,早知那样,我就该和你一起穿越,也好保护你免受如此的折磨,哎,玉环啊,我李隆基对不起你,只有来生再报答你了。”老泪纵横。

“三郎,我不怪你,我要永远留在你的身边,即使再被缢杀。”双手紧抓李隆基的袍袖。

“好,好,回来就好,我决不会再让任何人欺负你。”掩面又泣。

这时,房门顿开,高力士忽然走了进来:“杨贵妃,你又回来做甚,还想祸我之国,害我君王吗。”他一副兴师问罪地作态。

这时,唐明皇站起,用身体呵护着我:“力士,休得无礼,且莫大声,叫那太子李亨听了去怎了得。”一脸怯怯。

正说间,一股旋风盘及而来,眨眼便到了眼前。

呀!只见那人手拿A47半自动步枪:“玉环,不要怕,我来也。”然后用枪朝唐玄宗和高力士面前一横:“大唐的败类,快快受死,我新人类代表一千年的各族人民,前来拿取尔等的性命。”

“啊,你,你是李龙羁,不,不要....”没等我把话说完,就见那高力士冲上前来。

“祸国殃民的贼女,谁敢动我大唐皇上,我就先劈了这个祸水。”说着他怒发冲冠,凶相毕露地举起手中的利刃,猛得向我脖颈刺来。

“啊....”

我大叫一声,从恶梦中惊醒,从上到下,已完全湿透,成了名副其实的落汤鸡。

妈的,忘了开空调了,这大夏天的,自已整自已,没事跑去参加什么模特大赛呀,日子全乱套了。我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