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贵妃的后现代生活

第四十六章 平反昭雪

第四十六章 平反昭雪

我一个起跳,从**蹦下来,去摁空调按扭,热死我了。叭哒,又去摁电灯开关,呃!木有电。

我晕,这人要倒霉,喝凉水都塞牙缝。

我气呼呼地一脚揣开卧室门,刚要出去透口气,叮铃铃,一阵闹人的电话铃声响起。这又谁呀,天还没亮呢,不接。

砰砰!紧跟着又一阵的砸门声,一定又是那小子,一夜不归,守在门口,怕我死啊,不开。

我就这样,一歪身坐到了沙发里,眼睁睁地对着黑夜,把它当做与我对立的敌人,于之抗衡。经过几个时辰的小眠,本妃我已恢复原气,现在谁来都不买他的帐。哼!

如此这般,一连过了好几天,我大门不出,二门不迈,来电话不听,有人敲门假装不在,嘿嘿!管你啥媒体,眼不见心不烦。

只给酒店的香香去了个电话,知道一切都很顺利,我也就了!不过他到是很乖,没有向我提及任何可疑的关心及问候,嗯嗯,好样的,我就欣赏他这点。知趣!

这些时,我就怕别人提报上关于我的那些事,过几天我要重振旗鼓,杀回酒店去重操旧业,谁敢说这贵妃大酒店也是某某厂商送的,我立刻掐死他。

倒!一贯温厚的我,咋变得如此火爆,不尽情理哩?

这一日,闲来无事,我终于熬不住寂寞,忍不住打开了电视。

可巧,电视里正在播放本城的热点新闻,刚要按摇控器换台,屏幕上插播出一段实况传播:采访本城忽悠界知名人氏--赵瘪山先生。

哇,赵先生啊,好久没见到他了,自打那天集训典礼上的精彩演讲后。好想他哦,瞪大眼睛看下去。

“赵先生,我想就这次秦城车模大赛问您几个问题,您不会介意吧。”生活频道的主持人向端坐在对面的赵瘪山赵先生问道。

切,又是这个话题,虽然很不愿意看,但是对赵先生的访谈,我还是要给点面子滴,且看他老人家如何回答吧。

“好的,你可以随便问,我会尽力回答。”一脸温和。

啧!你看人家赵先生回答的多有水品。

“请问赵先生,据这次大赛最关注的人物,也就是本次总决赛冠军获得者--杨玉环小姐,你对她有何看法。”

呃!好象说的是我耶,屏神静气。

“这要看你指的哪方面了,请你具体点,我才好予以准确的答复。”

拍手,说的太妙了赵先生,不愧是忽悠界名流,说起话来滴水不漏。

“比如说你对她取得的成绩有感意外吗,据说她能参加这次总决赛,完全是出于一种偶然,是商家们从自身营销这方面来考虑,让她参加更有亲合力。”

哈,这个主持人说话可真含蓄,提问的手段也不次于我们老赵先生么。

“啊,您的弦外之音我听懂了,我有看过那篇关于‘天桥’事件的报道,说实话,我很赞同商家的这种做法,也非常的支持杨玉环小姐参加这次的总决赛,不是因为偶然,而是她的的确确有这个实力。我相信,如果没有那次事故,她也一定能拿冠军。”

看到女主持拍手,此刻,我的眼泪已在眼眶里打转。

“我想请问赵先生关于本次大赛的最后一个问题,最近有众多的媒体不断报道杨玉环小姐收受厂家轿车的行为,你对此有何看法。”

心脏停跳数秒,眼睛继续睁大。

“这个问题我想已经得到了证实,完全没有此事,实属有关人员的报复心理所致。”

哇!查清啦,我还不知道呢,为此事我还一直憋在家里,赌气不愿出门呢。

“可以问下,您是从哪方面获得的这一确定消息的呢。”

同问,我将电视机的声波调大,我要报响全世界,我,杨玉环是清白的,紧捏小拳头!

“这个....说出来也没有关系,是模特之家的李龙羁教练找到我,委托我帮忙协助查清此事。不是吹虚,我在新闻界的熟人是很多的,所以,想要了解事情的真相也就不会太难。呵呵!”赵先生谦和地笑了下。

哇!赵先生,你真是太伟大了,原来是您又一次帮助了我,当然也要感谢另外一个人。我低下头,貌似有点错怪了人家。汗!见了面不知该如何解释呢。

“不用解释了,把门打开,让我进来就可以了。”

呃,这谁呀,这时候了还有人来?我赶紧将电视的超声波关到最小,屋内顿时安静下来。

“还不想开门吗,有谁还能知道你的心声?”

内心一阵狂跳,哪壶不开提哪壶,不想见的偏偏就来。

努力定了定神,怕什么,怕他把我吃了不成,况人家也真的被我冤枉了。

起身,开门。

果然,门外站着李二李龙羁,笑盈盈地看着我,还是觉得那笑里有股不羁的邪气。

正要开口,呀,忽然看到在他的身后,还站着一个穿着一身银灰色西装的中年男人,同样修长的身材,手抱一个黑色的公文包,十分的文气。

“你是....”没等我发问,那人便先冲我笑着点头。

李龙羁急忙介绍:“他就是本城的轿车大王殷飞翔先生,他很欣赏你的气质与才华,还有做人的真实,特来拜访你。”

哈,说伦家我人品好不就得了,没“文才”。我白了他李二一眼,转过脸对飞翔先生笑着请他进屋一叙。

就了坐,奉上茶,在谈话中,我知道这位汽车大王,就是红旗轿车殷氏集团的老总。我的脸顿时咵嗒一下拉长,变得有些难看。

这么多天受人诬陷,你们也不出来替我说句话,证明我的无辜与清白,还有脸跑来我这,看我热闹吗?看我被折磨成啥样?

哼哼,八好意思,要让你们完全失望了,本妃活得比以前更开心,更坚强百倍。

收到我心声的感应,也同时看出我的不快,一旁的李龙羁又急忙替这位轿车大王诠释,说是这次飞翔先生登门,也正是为此事而来。

“是的,杨小姐,其实我们已经来过几次了,都没碰到你,我这次是专程来给你赔不是来的,我们厂家因这此参展,受到了你大力的协助、宣传和美言,实在是感激不尽,但却给你带来诸多的困扰,而没有及时站出来,为你说句公道话,实在是抱歉的很。”

望着这位汽车大王谦和的态度和温文而雅的气度,我呆了,这是个实业家吗?怎么象我的古文老师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