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贵妃的后现代生活

第五十四章 赶命

第五十四章 赶命

上架啦!在这奥运时刻,呵呵!貌似我人也跟着一起上了架,如上天的飞机再也无法停下,我飞,亲们也跟我一起飞吧,带着大声的笑高飞,最精彩的故事等着您,最搞笑的情节伴随您,来吧^_^

~~~~~~~~~~~~~~~~~~~~~~~~~~~~~~~~~~~~~~~~~~~~~~~~~~~~~~~~~~~~~~~~~~~~~

我不知道自已是怎么走上大酒店的六层贵宾客房里去的,醒来时,已是第二天的零晨六点了。

走到窗前,猛得拉开厚厚的落地窗帘,只见天色已经微微发亮,远处的山景已笼罩在一片暮色中,青苍翠绿,象一幅浸在水中的中国画,随着波纹的抖动,里面的山水也跟着荡漾起来,美啊!真正养颜。

这就是我,要把大酒店的贵宾房设在六楼的唯一原因,没有别的,就是为了能站的高,看得远。

正欣赏着,忽然想起昨晚酒醉的情景,只觉粉面绯红,可梦中的那些人和事已破碎零乱的记不全了,只有支离后的幻影,在记忆里飘呼不定的抓捏不住,如碎了的画一般无法整合。

真是丢人,我不自觉地摸了一下发烫的脸,那酒宴昨晚也不知啥时曲终人散的。

想到这里,按下房里的呼叫器,唤服务员“贵宾的伺候”,这一年都来不了一次,偶尔“”一下下也是应该的嘛。

我刚洗梳完毕,门外便传来敲门的声音。来的还真够快的呀,说了声进来,便见房门打开,一辆盛着早餐的便利车慢慢推了进来,在门口露出大半身。

呀!橙汁、果品和鸡蛋....嚇嚇,还蛮丰富的说。

随即,我转过身,再一次走向窗前,也没再看之后随车进来的人,只向后一摆手,示意车子留下,走人。

“杨总,你是先来杯橙汁呢,还是香槟?”

呃,又喝酒,想我死啊。不对,这谁的声音,这么耳熟,不会又是他妈的作梦吧。

募地一回头,我汗!见李龙羁正手拿一杯青色香槟,站在我的身后。

鬼啊,我狠狠瞪了他一眼,想起他昨晚酒宴上,跟陆红推杯换盏的表现,恶心。

我冷着脸,随手从挂勾上拽了件外衣披上,向着门外就走,这种人白送给我都不要,跟你共进早餐,没胃口。

也许是我的态度刺激了他,亦或是他又一次不明真相地将被我放鸽子,当我刚要跨出门的一瞬,只听身背后有咕咚咕咚激烈灌水声。

呀?抽水机跑房里来了。猛一回头,饿滴神呐!只见那李龙羁正抱着一大瓶粗旷的香槟在那嚎饮。

哼!喝吧,香槟喝不死人,全当饮料好了。别以为我不懂酒文化,告你李龙羁,醉酒这个词就是打本妃这儿来的,醉了去睡,没啥,少跟我玩输液的游戏。

我砰得一下重重关上门,嗯?咋把自个关房里了。

我冷心冷面,冷冷地看着他的一举一动,那青色的香槟酒液,随着那畅快地咕咚声,透过他凸起的喉节,快速波动式在皮下流淌着。估计他不被醉死也要被撑死,好大一瓶呢,那可是五斤装的大瓶啊。

叮铃铃,这时屋里的电话清脆地响了起来,打破了快要令人窒息的僵局。得,一场免费正上演的好戏被搅黄了。

我发恨般地冲到电话机旁边:“谁?”估计我当时的眼神能杀人。

“哎哟,玉环呀,一大清早发什么飙啊,谁惹着你啦,告诉陆姐,帮你出气。”声音绵软动听,整一妖精方程式。

“李龙羁,你过来替我把他杀了。”

“....”那边无语

“喂,喂....”

姥姥的,咋整的,没声音,电话坏了?这大酒店的服务是越来越差了,回头全他妈把你们给开喽。

嘟...嘟...随即,电话里传来盲音,对着话筒:“呃,挂啦。”

晕!什么意思啊,不愿意也得告诉我个准信吧,这样不声不响、不言不语地挂掉,到底是来还不来啊,不会是听到我这声要开杀的吼叫,被当场吓晕过去了吧,真脆弱。

再急转头,看那李龙羁,瀑布汗!躺地上了。

呼地冲过去,这....这....那边吓晕,这边倒地,玉皇大帝,皇母娘娘,快赐俺力量,让他们都醒过来吧,泪眼婆娑。

“呼...呼...”

呀?这“抽水机”把水抽干后,居然冒起泡来,打上呼噜了,嘿嘿!我就知道你死不了,顶多灌点黄汤。

站起身,将**的一条毛毯拖下来,给“挺尸者”盖上,又踩踩脚下厚厚的毛地毯,嗯,挺软和滴,冻不死也凉不着,这贵宾房的待遇就是不一般啊。睡吧睡吧,祝你好梦!

站起身,忽然想起今天是俱乐部第一天的开馆日,再一看手表,神呐,已经快七点了,还有半个小时就要,就要....

为了不使俱乐部门前爆动,保证本妃的正常出现,确保舍宾人的信誉,我,我以每秒1000次的刷票速度,全速穿衣、套裤、整妆、画脸,最后蹬上我名贵的达芙妮,火箭炮似地窜到楼下。

“哎,杨总,你这是要去哪儿啊,你的鞋子....”看到香香一脸吃惊地盯着我的脚。

“啊!”晕,穿反了。

从速对掉:“楼上有人。”说完,也不管众人明不明白,哪对哪,在众目睽睽,一脸困惑的目光下,我流星赶月般地闪出酒店,飞毛腿似地直奔舍宾俱乐部。

这哪是建功树业,整一叫花子的形象示人。

汗!又忘了打的,娘的球,一挥神臂,嗤,一辆“魔的”停在眼前,咵,驱身进入,砰!关门:“开车,去舍命俱乐部。”

“啊....?”

不是,“去舍宾俱乐部。”饿滴个神呐,我的小心肝肝加突突,别那么跳好不好,要死人的知不知道。

咣!靠向后座背,闭目养神片刻,保持镇静,莫慌莫慌,切勿犯冲。

说也奇怪,不一会儿,我便真的心平气和下来,嗯嗯,伦家我有功夫在身,不会乱了方寸。

“喂,喂杨小姐,你到了。”

啥?这么快?我极不情愿地睁开眼,对着前面的司机:“你认识我?”随手递过一张通行证――人民币。

“呵呵,你是名人,怎能不认得?这钱就不用了,算我为人民服务。”说着票票又递了回来。

呃,我现在打的可以不用化钱了,哇哈哈!正想谦虚一下,一张报纸递了过来。

“不过能否给我在这上面签上您的大名,谢谢!”

我晕!又来了,还是那篇无中生有的报道,为赶时间,我也懒得解释,啪,把报纸翻个面,唰唰两下,龙飞凤舞的搞定,再啪地递回在他的手中:“拿好,谢您了。”

可等我开车门,刚一脚踏出车外时,妈妈操,这还让人走路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