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贵妃的后现代生活

第六十九章 高招妙计

第六十九章 高招妙计

说的哪俩字呢?当然是圆圆的最爱――酸奶。

李龙羁听我悄声地这么一暗示,把眼一翻,嘴一弩,哈哈,我喷!这表情。

然后他蹲下身,对刚要跑开的小家伙诡秘地一笑:“圆圆,你爱喝酸奶不,叔叔这儿也有。”

听李龙羁这么一说,圆圆先是一愣,然后把小脑瓜一晃,骄傲地一撇小嘴:“酸奶我们家冰箱里多了,爸爸说,等我喝完了他还给我买。”说罢,抬起小腿又要开跑。

不是吧,这小家伙,还真难糊弄哎。咳,不行,要给她来个硬性指标,牛犊不吃草强按头。

“圆圆,过来,到阿姨这儿来。”我收住笑容,一把拉住她胖乎乎的小手:“阿姨问你,长大了想做警察不?”

“嗯!”她重重地点了下头,一副郑重其事的样子:“我妈妈以前就是女警察,我长大了也要和她一样。”圆圆的眼睛睁得老大,一副女侠客的表情。

呃,这小家伙还真有点象我的脾气耶!巾帼不让须眉,嗯嗯,有出息,前途无量。而且看来,这女孩家的故事也不同寻常啊,先不管,查重点。

于是我跟踪追击:“好孩子,那现在就给你一个机会,当一回女警察好不。”因师利导,循循善诱。

“真的吗?太好啦。”她高兴地张开小手,看那架式又要向我的脖子拥抱过来。

妈呀,小祖宗,知道你力大过人,抱哪都成,可千万别搂脖子,我这儿可最脆弱,而且容易让我回忆起悲惨世界。

于是我当即立断,快速、迅速以及神速地“啪”,立马把她打了出去。嘻嘻!当然不能,是一下擒住了她伸过来的两只强有力的小胳臂,毫不客气地往她身体两边用力一摁,按住,逐对她一笑。

“圆圆,那你得先告诉我,你为什么要喊荣欣阿姨老师呢?”

“怎么还是这个问题呀,她原来就是老师啊,我们幼儿园里的小朋友都这样喊她。”小家伙不明其意地答着,一边很不情愿地扭动着被我束缚住的蛮力,一眼的迷糊。

啊?这个荣秘书原来是幼儿园的老师?还真是没有想到,即为老师,就更应懂得表里如一,典范做人啊,而她怎么到....

“好孩子,回答得好,来,叔叔给你一把小手枪,去那边抓坏人吧。”正在我凝神思考之际,李龙羁将手插进胸前的衣袋里,掏弄了两下,果真从里面摸出一把玩俱小手枪来,而且还是仿真带发射的呢。

嘿,你可真行啊李二,不愧是一等一的魔术欺诈师。骗小孩那更是不费吹灰之力。我瞄了他一眼,正好他也冲我坏坏地一乐,我倒!

“荣秘书是....”他正要开口,我朝他摆了下手,又冲站在泳池边的老秦交待,让他暂时带下圆圆。

“好好,你放心去办事吧杨总。”

没等我把话说完,老秦已满口允诺,头点得跟公鸡琢米似的。

嘿嘿!我的手下要都象他这样善解人意,通情答理的话,那我的事业该是多么的兴旺发达、蒸蒸日上啊,美梦中....

等我和李龙羁再次回到办公室时,我便找出那份简历递给他:“你看看吧,这个荣秘书还真是很奇怪,颇有些与众不同。”

我这样说着,朝外间门口瞥了一眼,貌似刚才进门时,没有看到那个自命不凡的荣小姐。

这可正是上班时间呀,她能去哪儿呢,擅离职守可是要扣....

咳!这钱是小事,估计她也不在乎,但这是极端藐视上司,对工作完全不负责任的行为,后果相当严重,开会是要点名批评滴。

正思忖间,只见李龙羁忽然哈哈大笑起来:“我看这个荣欣小姐到是蛮可爱的,还真有点....”他说到一半看着我不说了,晕!

我看着他,一脸的黑线,还真有点什么?脑残?脑过量?脑中风....

“她还真是有点现代修真派。”他一副欣赏无比的样子,你看看人家的非一般举措。

不是吧!李龙羁,你莫不是色胆又包天,兔子想吃窝边草?

我不由自主地顺眼,再次向他手上的简历重温过去:差一年挤身于九零后的行列,差一年二十整,差一年大学毕业,差一年恋爱瞒十年,差一年舍宾功德圆满,差一年....

有没有搞错,这也算简历?还现代修真,我呸!你吖的那么崇拜,那些差的一年你都给补上得了,什么事啊,自我感觉完全没了上次的欣赏心情。

“我都给补上?这注意不错,那....你从中撮合一下?”他说着冲我扬了扬手指上的戒指。

呵!多日不注意它,它更加的光艳夺目,神彩四溢,怎么跟个人似的。汗!

“是不是我所有的意念,它都能感应后传递给你。”我笨笨地问了一句,一副傻傻的表情。

“基本是这样,而且我现在发现,它不只具有这种本领。”看到我目不转晴地盯着他手上的魔戒,他颇为得意。

“你发现了什么?”我刚想把这话说出来,但转念一想,这戒指不是能感应得到的吗,即便我想一想不开口,他也能知道,不是吗。况说话还费力气,嗯嗯,跟这人在一起还真省力,不错。

果然,他感应到我的心声后,又道:“这枚戒指,现在不仅能感应到人的心声,测试到人脑中的信息,而且经过两次的石化又复活,已经可以拷贝....”他居然又拿糖――不说了,半吊子!

拷贝你的头!我心里大骂一句,但眼睛却笑笑地看向他,一副无所谓知道的表情。哈,你李龙羁的魔戒再有本事,跟本妃我有木关系,我可不稀罕。

“你可真了不起呀,你尽然知道这戒指能拷贝人的头?”他一副大惊失色的样子看着我。

啊!真的?被他这么一说,我反到吓了一跳,不是,是一“大”跳。这,这东西能拷贝人的头,那还了得。那不成了复制东西的妖怪了么?瀑汗!

“呵呵,别紧张,别紧张....”他一脸地诡秘,嘴角微微上翘,并用戴着魔戒的手,在空中做了个非常的动作,貌似是领袖人物的一个习惯性亮相。

我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