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贵妃的后现代生活

第八十二章 鸡黑蛋爆

第八十二章 鸡黑蛋爆

说完,殷飞翔站起身:“稍等,马上就好。”

随即,他将沙发边上搭着的一条花围裙,麻利地向腰间一系。我的亲娘,这哪里还有一点老总的样啊,整一家庭厨男。

而此老总却大不已为然,又顺手抓起晾在沙发背上的一块毛巾,朝肩膀头上一搭,嚯嚯,那气度,洒!

望着他下厨去的背影,雄赳赳,气昂昂的,蓝布斜纹粗麻衣下,外罩一小马甲,系在腰间的围裙结扣,如花蝴蝶般的随他一走三晃的颠着,肩上还搭一“抹布”,真是够“酷”。

“嘻嘻!”闻声一扭头,看见荣秘书在那儿捂嘴偷笑。

笑什么笑,要严肃,知道么,女孩子家家的,要保持庄重、持谨:“嘻嘻!”完!

我赶紧抓起刚泡好不久的茶水,咩装口渴,实为掩饰笑脸,绝不能与这小秘书同流合乌。咳!强忍“欢颜”,那样笑主人是不对滴。

可愈忍愈遭,压抑的结果最终就是无情地爆发。我“噗”,一口茶水如箭般射出,正好喷在起身要去帮厨的好心李脸上,我晕!

望着他挂满水花及茶叶的脸,我赶紧捂住“喷水口”。

“对不起对不起,我....唔唔....”

“....??”

为了避勉更大的灾难――遭对方雷劈,我慌忙起身直冲卫生间躲起,而后面却响起荣秘书发疯般的狂笑。

“嘭!”我用力将门关上,并拉上插销,随即便打开卫生间的水龙头,开到最大,现在,我,可以尽情地笑了。只听哗哗的水声伴着一浪高过一浪的大笑,将我淹没在了甜、酸、苦、辣。。。。无数几近爆发点的宣泄中。

“咚,咚咚!”一阵激烈地敲门声传来:“喂!你没事吧,笑就笑呗,躲在厕所里干吗,还把水开那么大声,很浪费的。”殷飞翔的声音。

切!这点水算啥,小气鬼,我就要水声来伴奏咋的啦,不行啊。怪到警察老婆不在了呢,八成是被他“抠”死的。呃!又犯“腐”了,自已掌自已。

“哦,不好意思,我没笑啊,是荣秘书在笑,你听错了吧,我只是用下洗手间。”我拧住水龙头,哗地拉开门。

之前,我已做好了一脸无辜的表情。本妃克制能力还算不错,临了面对这个脸上又挂满菜油的“酷男”,严肃到木有再露一丝半点的笑。

我忍!安静、收敛加正经。

“是吧,我已把菜肴基本配好,小李正在那儿帮我收拾....”可他话音还未落,只听厨房那边传来一阵嘎吱吱地怪音,还没等众人反应过来,跟着便是一声巨烈的爆响,貌似有颗定时炸弹被引发了一样。

“不好。”殷飞翔大叫一声,如发射炮般冲了过去。

观音菩萨妈妈,玉皇大帝,今晚是咋整的,都那么大动静?!

我也紧跟其后,毫不怠慢地直冲向厕所,反了,厨房。包括客厅沙发里游手好闲,坐着正看电视的荣欣,还有飙鹿式急闪而出的圆圆,赛兔似大叫着奔向出事地点――殷家厨房。

饿滴哩个神呗,当我们一群人赶到时,只见那硝烟迷漫之中,一个黑脸大汉正瞪着一对雪亮的大眼,昂首挺立在厨房正中,几步远的钢筋架台上,黑呼呼一片,明显刚遭“爆洗”,如雷劈过一般。

“我的微波炉!!”殷飞翔一声“哀鸣”,站那儿呆若木鸡。

“这个,烤熟了。”黑面人从焦糊的一片狼籍的微波炉里,提溜出一个还冒着黑烟的烧鸡,它的肚里,开花般挂满了被炸的似脑浆逬裂状的蛋黄。

应该是蛋黄,不过现在已成“蛋黑”了,虽糊焦一片,但从形状推断,八会有错。

“蛋黄爆炸了。”受害者傻呵呵的笑。

果不其然,哈哈!

此刻,事情的前因后果,来龙去脉已完全、整个以及彻底地弄清楚了。原来李龙羁是好心想帮我们殷总,把已半成品的熟鸡,经微波炉加工至热一下下,谁料,鸡肚里有蛋未取,结果就....

“几个蛋?”我深表同情。

“不知道,看那阵势至少也有十个八个蛋。整一肚炸弹。”好心李变成了“坏心”男。

“六个,我包了整整六个蛋在里面,本想跟你说的,但考虑你动手没那么快,我去去也就来,可这....唉,就差这么一句。”某殷哭丧着脸,一副痛苦万状的表情,后悔不迭。

“你把蛋放里面干吗,找炸呀。”我又开始压抑,忍!

“不是啊,现在我们这个社区的烧鸡,正搞活动呢,买一赠六,很划算的。”殷总一脸的委屈。

“哦,赠那六个蛋啊,那还真得多买几只贮存着,是便宜。”荣秘书一副此刻就想去买的架式。

“便宜?便宜我还搭上一架微波炉,那能买多少只鸡和蛋了。”某酷男一脸的“衰”。

“呵呵,没事没事,女事们都先出去吧,一会儿就将烧鸡请上桌,让你们吃个够。”某李一嘴白牙呈爆齿状,表露出坚定不移的自信。

“这还能吃吗?”荣秘书拉着看呆了的圆圆,一走三回头的怀疑。

“能吃能吃,保你好吃的不想再吃――其它。”我连推带拽地扯着她走出这个“是非”之地,内心在狂笑,为了不再刺激主人那倍受打击的心,我再忍!

可事隔不到一刻钟的光景,守在桌前的我们,便眼睁睁地看到李龙羁旧貌换新颜的一扫刚才满面的晦气,带着荣光焕发地笑脸,将一盘东西端上了桌面,大家一看,全都被愣在了那儿。

“烧鸡?”

“六个鸡蛋?”

“不是吧,这,这怎么可能?”

我们俩女人带一孩子,完全被闹蒙了,它们不是被毁了么,难道是又重新去买的?完全没有这个可能,要想出此门,非经此地过,唯一经过的地点就是饭厅的这张桌子前。

“荣秘书,你看到刚才有人经过这里吗?”

“没有,杨总,你看到刚才有人打这里经过吗?”

“完全没有这个可能,我是谁呀,我....没看见。”

“那圆圆你看见了吗?”李龙羁放下手中餐,微笑着问小家伙。结果,当然是摇头加N!

望着那盘香气四溢,快让人流出口水来的油光水滑的烧鸡,和围在它一周,六个明晃晃、白嫩嫩的鸡蛋,我们异口同声地喊出:“殷总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