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贵妃的后现代生活

第八十五章 伊甸园

第八十五章 伊甸园

听了我这话,李龙羁嘴边蓦地浮起一丝笑意,怪怪地令人不爽。

笑什么笑,你以为真的开房啊,美死你。

“那,杨总,就定在三号厅的情侣包厢吧,那儿绝对安静,无人打扰。”李香一副察颜观色的神情

“嗯,你下去准备吧,给我们来些情调点的。”我对李香眨了下眼睛,于是他心领神会地安排去了。

对于我今晚大不同往常的亲近举动,李龙羁开始有点受宠若惊,仗二和尚摸不着头脑,呵呵,可能是对我这种反常心理,很八习贯。亦或说是已经适应了本妃我一贯的冷心冷面,当然,是对他李龙羁。

但此刻,他却貌似已从我的眼神和行为中,窥探出某种珠丝马迹,于是乎,他的形神迅速在恢复中。

而我下决心不在他面前思考,脑子一片空白,我让你复制,我让你洞悉,哼哼!伦家我要让你那魔戒“下岗”,徒有虚名,有力无处放。

“呵呵,你们这儿还有情侣包厢啊,真是难得哦。”他没话找话,可能是获取不到我的半点心声,而非常的失望吧。嘿嘿!

“走吧。”我一副似笑非笑的表情,瞥了他一眼,也不多话,自顾自的向三号厅的包厢走去。

自然,我一身入时典雅的打扮,引来了周边无数羡慕的眼神。

三号厅与二号厅半畅式的贵宾包厢,隔着一段间距,这中间要拐过一个大大的圆形过道,

这道口里,摆放着几口大型的鱼缸,缸里自由自在地游动着各式的热带鱼。其超扁的身姿那个叫漂亮,不比欣赏美女的感觉差。

这可是我无比骄傲的一寸之地,连缸带鱼,不算其它灌养用具及缸里的那些华丽、名贵装饰物,可说是价值不菲。

而且其中许多的鱼种不乏稀有,很难得一见的,是我煞非苦心置办得来,小小地炫耀一下。

功夫不负有心人,事实表明,我这种独特的鉴赏力,挽留住了不少的客人,最终使他们成为了我贵妃大酒店的常客。

记得更有一老外,初次来我酒店住宿,观赏之后特意找到我,再三请求以重金买下其中的一款鱼缸,当然,包括其中的鱼。

“那你为何不卖给他呢,以高于进价的几倍卖出,再去购进,那启不是件美事。”李龙羁在听了我给他讲的这个故事后,一面认真地欣赏着各个缸内游动着的美鱼儿,一面调侃地说道。

美你个头,看不出,你个异界魔法师也好这一手啊,真是只要是人,就没有不贪的。

“这种夺人所爱的请求,你认为我会答应吗?”一脸不屑地透过鱼缸看着他,你李二的心也不过和鱼缸那边变了形的脸一样,巨丑!

“咳!我们去情侣包厢吧,我想那里比这,会更有情调,嗯哼?”他一副半真半假的表情,也透过鱼缸,冲我做了个大大的鬼脸。

去就去,谁怕谁呀,估计李香已把那边的香槟预备好,那纯美的气息,还真是令我回味无穷、忍俊不禁呢。

忍俊不禁!?知道为啥?不能说,更不能想,想了便会被复制,被知道,要扫兴。嘻嘻!一会儿便会见分晓。

离开鱼缸,我们又继续向里走,三号情侣包厢便近在咫尺,远远望去,一个个的厢包措落有致,一如隐在葱榕的一片片葡萄架下,不禁使人仿佛进到伊甸园的梦境,曼妙伊人。

“真是不错啊,好感觉,好情调。1 小 说 α..C整理”李龙羁大赞。

哥们,先别急着下结论,一会儿,会更让你有种昔往日还叹今朝的“读后感”....

咳!不想,不想,不能想!保秘,保秘,要保秘!

“嗯?”走在前面的李龙羁,果然回头困惑地看着我。

嘻,这种只窥其一,而窥不到其二的感觉,不错吧,嘎嘎!

我假装什么也木有看见,直接无视,全神贯注于那――曾使亚当和夏娃偷食禁果的地方。美啊!的确让人陶醉。

这时,李香从一个包厢的葡藤架里走出:“杨总,一切都了!”

我对他满意地打了一个超标准的手式:闪吧!便旋即迈动“猫步”,走秀般款款向前,进入包厢。

当我驱身坐定,却仍不见后面的李龙羁至跟前时,不由得奇怪的转头向包厢门口望去,饿滴神呐,这不看则已,一看比预料的还要精彩。

先不说那靠在门边,面露沮丧,怯而止步的李二,准确地说,他应该是表现出彷徨无助的神情。

就这包厢静逸、雅致的布置不说,在两两相对的情侣坐中间,桌上的两盏印有樱花、菊瓣的透明高脚杯中,盛满了纯绿的香槟,光洁的圆形杯口上,斜插着一枚羽状吸管,酝意――请客人慢慢地斟酌这第一杯。

哈哈,真是太浪漫,太想人所想了,不过与之相形处,在俩杯之间,则摆放着一特大毫升的酒瓶,有种令人望而生畏,又欲罢不能的感觉。

而那小巧玲珑的玻璃酒杯,见高大的酒瓶却仿佛木有半点的自惭形秽:香槟老大,您再粗壮,也是要进我狭窄身躯的,别那么显摆,招摇过市。

呃!童话也有它自命不凡、自强不息的一面,哇咔咔!

“进来坐呀,站那儿干啥?”瞧他一脸的呆鹰状。我暗自发笑!

“不了,你请便吧,我还有事,先走了。”

真是不识好歹,把酒还问青天呢,更何况这良辰美景,有酒也该一醉方休才对。

“哦,这么急着走干啥,不是看这香槟,触景伤情了吧,要不,就是对我杨玉环还耿耿于怀?那实在是不好意思。”我一副低头认罪,悔过自新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