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贵妃的后现代生活

第八十七章 汉堡包

第八十七章 汉堡包

原以为是小酒保送酒来了,可等门推开一看,我俩都愣了下,呀?怎么会是他?

推门走进来的恰似李香,当他手里拿着一瓶香槟正欲走近时,不禁也面露不解之色:“杨总,你们不是要香槟吗?”

一看他两眼直愣愣地盯着桌上已完好的香槟酒瓶,就明白他因何会发问。也难怪,就连本妃我还蒙在鼓里,不知所以然呢。

“是啊,小李子,怎么是你送过来的,不是有各包厢的酒保吗,前台少了你可不行啊。”我有点称怪地对他说。

“哦,是这样的杨总,前台来电话找您,我正要来告知,半道却碰到正要送酒来的酒保,他说这儿的香槟酒爆了,要重新换,于是我....”

“好了,知道了,电话是谁打来的?”我一摆手,让他把送来的酒瓶放下,随即问道。

“不知道,只说是舍宾俱乐部的,有急事找您。”

我与李龙羁快速地互递了下眼神:“好,我这就去。”

于是,我俩同时站起,一前一后走出了包厢。

电话果然是俱乐部的老秦打来的,他说舍宾晚间课时,老年训练班有位新报名的会员,来俱乐部要求退会员卡,闹得很凶,貌似要杀人。

“什么?”我脑子轰的一下,怎么会有这种事发生。

一旁的李龙羁看我这样,顺手接过电话,与那边说了几句,便挂了。

“我们现在就去俱乐部。”我有些沉不住气。

俱乐部经过种种磨砺,终于可以开业,但才开始,却有人这样闹事,这,这成何体统。不严肃处理,明辩事非,我这俱乐部不是要关门么。

“先别着急,可能是场误会,明天我去俱乐部交涉就好了,我现在送你回去休息吧,还有更重要的事情等着你去谈呢。”李龙羁一副关切的模样。

呃,他何时变得这么懂得体贴起来,但当着李香和酒店众人的面,我又不好说什么,只得暂且按下性子,作罢。

但心里还是不放心,明天一早定去俱乐部,亲自处理好此事,否则我寝食难安,又怎能去谈什么判,信誉可是做事业头等重要的大事,绝不可懈怠。

“好了,走吧,现在都快晚上九点钟了,要办事也得明天啊。”李龙羁看我站在那儿仍不情不愿的样子,便催促道。随即又转头对台前站着的李香:“包厢那边就留给你了哈,所有酒帐都算在我头上好了,呵呵!”

说完也不管我愿不愿意,拉起我的衣袖就往外走。

唉!没办法,只好任凭这家伙拽着,出了大酒店的门,也不分东南西北地一路狂奔。走了一段后,我俩忽然都停了下来,然后你看着我,我看着你,尽“扑哧”一声都乐了。

黑黑的巷口,我俩就这样站着,面对面的傻看着,矗立在远处的街灯,忽明忽暗地斜照过来,将我俩的影子于身后交叠在一起。

“你笑什么?”李龙羁狡黠地看着我。

“我没笑,是你惹的我。”好不容易忍住的我,被他这么一问,又想起刚才在酒店情侣包厢中的情景,耳根禁不住又发起烫来。

该死,我今天是中了哪门子魔了,尽被他牵着鼻子走,不行,我要反客为主。于是,我勇敢地冷眼直视,迎向黑暗中那双清亮的眸子。

“是我惹的你?那我好想再惹你一次。”说完,李龙羁张开双臂,作势又要来抱我。

“停!”我大喝一声,在这寂静无人的街道上,此音如炸雷般“惊天动地”。

“咯咯咯!”我被自已的神经质,逗得又一次忍不住唔嘴发笑。

“这会不能怪我了吧,是你自已惹得你。”李龙羁一副委屈状,让我更加的隐忍不住。

为了掩饰内心的羞怯和悸动,我谎称饿了,要吃东西。

“想吃东西啊,这有何难,你看,那不是有一大堆好吃的在等着你么。”李龙羁将嘴一弩,嘴角微微上翘。

我顺着他所指的方向看去,哪有啊,就会骗人,在离我站着的对面墙柱上,除了贴着一张肯德基汉堡包的海报外,光秃秃的一片,木有一顶点叫卖声或摆夜宵的摊点。

那海报上画得虽美味可口,令人食欲大开,但那能吃么,“望包止饿”啊。

哎哟!我捂起肚子,急忙转过身,开始装起痛来:“饿呀!”

咕噜!可巧,这时肚里传来一声鸡叫,不对,是饥叫。嘿嘿!还真的很配合,不过,貌似的确有些饿了耶,今晚在某殷家,被那场事件折腾的,跟本没吃下什么东西么。

“过来,这回让你真真切切看个明白,什么叫真正的魔术。”李龙羁上前将我身子扳正,而他几步便走到了那海报跟前:“看好了。”

只见他俩臂一振,上举。

“嘻嘻!”我笑。

俩手握起,“抱”住海报上并列排着的十只汉堡中的其中一个,“哎!哎!”,他左一下,右一下,上一转,下一转,来回搓动着,眼睁睁地看着他将海报上的那只汉堡,“活生生”从上面给“搬”了下来。

饿滴神呐!谁告诉我,这不是真的。

我的眼珠都快蹦出来了,看看捧在他手上的汉堡包,再瞧睢面前站着的“神”,那还是人吗,不是,此刻我终于认定,他,李龙羁不是人,是真正的魔术师+欺诈师+魔法师=神,而且还是大大的―“尊神”!

“吃吧,还愣着干啥,不相信这是真的汉堡包吗,那就试着咬它一口,证实它的存在。”李龙羁一副莫非你不敢的表情。

谁不敢,是真的假不了,假的真不了,我劈手就把那汉堡给夺了过来,对着它狠狠地咬了下去。

“哎哟!”

“咋啦?”

“香!甜!”

嘿嘿!还真是货真价实的东东哎,嗯嗯,不错不错,好吃好吃,没花一分钱,口味更是绝佳,哈哈....

“那是,早跟你说过,我是....”

“真正的魔术师。”没等他话出口,我抢白道,一脸笑眯眯地看着他,第一次觉得他很可爱,又很可亲。

“呵呵,能得到你的认同可真是不容易啊,尤其是这不花钱的东东,吃起来更是美味爽口吧。”

呃!连这点小心思都被他捕捉去了,那以后还有的混吗?什么事能瞒得过他的眼睛和那魔戒的掌控?

看来吾命休亦,低头,泪啃汉堡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