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贵妃的后现代生活

第八十八章 大变活人

第八十八章 大变活人

话说,就李龙羁现场活变汉堡包一举,惊人!

以此类推,象什么诸如“碎瓶还原术”、“鲜花变色记”....我自不必再去细细追问,这纸面包都能随意取真,那实物残渣又如何不能即时拼?这其中之奥妙所在,启是我这玄外之人能够理解、吃透的?

所以,本妃我只能心悦诚服,呼欢一声魔术大师罢了。

“拜我为师吧,我似乎答应过让你做一代小魔女的,这可比你的任何事业都要实惠、轻松呢。”我俩背对背,斜靠在路边街灯下,灯光将我俩的身影折成“一”字形――再次重叠,中间是那跟长长的灯柱。

听到李龙羁曾今的承诺,我不禁一边啃着手上的汉堡,一边暗自发笑,嘿嘿!他以为他是谁呀,他要能大变出活人来,我才算真正服了他。

但嘴里却道:“那好啊,我就拜你为师,只不知你还有哪些秘绝高招啊。”

听我这么一说,突的一下,李龙羁自身后串到我的跟前。呃,干吗,黑灯瞎火的,吓死人了,我狠狠地白了他一眼,继续我嘴里的动作。

“想看我大变活人是吧,那,来吧,跟我走。”说完,他不管三七二十一,拉了我就要往对面灯红酒绿的地方去。

我被他这么一拉一拽的是吃不成东西了,但真的好想看他怎么大变活人耶!姑且从了他。于是跟着他向前走,到了地方,才看清是一个闪着霓虹灯的酒巴。

“这里,大变活人?”我一脸的茫然。

不是吧,李二,你是魔术师没错,但你还有一个绝顶的绰号:欺诈师,不是吗?去酒巴里变活人,不要太搞笑哦。

望着我一脸的匪夷所思,他也不说话,挺直了身子,居然挽起我的手臂,大步走了进去。

喂喂,李龙羁,你神质清醒点好哇啦,我又不是你的女朋友,不必这么亲热的吧,晕!

“不管你答不答应,你今晚就做一回我的女朋友,包你受益非浅,终生难忘。”说话间,他那俏脸几乎要贴到我的耳根。

神经病,真是让人受不了,我一下挣脱了他手臂的缠绕,先他一步跨进了酒巴畅亮的大门。

赫!你还真别说,这酒巴与酒店虽不能比,但貌似更加的吸引各方的来宾,一进入巴厅,就被一蒸腾的气氛所包裹,紧跟着便传来**振奋的奏乐声。

这里到是别有一番洞天啊,放眼望去,远处的台上,正有几个人,在演奏着强劲、有力的迪斯科。随着音乐的激烈震感,在黑暗中不停闪动的灯光下,折射出许许多多如诡魅般不断扭动、狂晃着的身影,让人眼花缭乱,睁不开双眼。

“走,我们也去疯狂一下。”李龙羁在众蛇影窜动的光照下,不羁的笑容如空灵般让我有种迷离的出窍感。

“我不去,我要看大变活人,你说话可要算数。”我甩开他的手,一副执拗的神气。

“那等等好了,一会让你看个够。”他露出一脸的神秘。

切!我可不相信,这种场合,你大变活人,酒巴非成屠宰场不可,吓死一群赚一个,嘻嘻!

收到信息,他看了我一眼,也不争辩,拉着我向边上的一个空酒桌旁坐下,顺手招来饮料,与我边饮边欣赏起那台上台下金蛇狂舞的人群。

还好,过了没多久,音乐终了,酒巴里亮起了柔和的灯光,这一波散场的人各就各位,休息调整去了。

而舞台上,很快便开始了又一场的男声独唱。一个金边走服的帅锅,拿着话筒,跟着轻快的音乐节拍,随着身体轻轻摇摆,动情地唱着,那曼妙的歌词不禁深深地打动了我的心。

“你的嘴角,微微上翘,性感地无可救药;想象不到,如此心跳,你的一切都想要....”

呀?这不是那首风靡一时的“迷迭香”吗?记得我曾被这首歌萌得痴痴呆呆,在家里,随着音乐,**地大跳特跳了一番,当时尽然被我无限夸大地称之为“现代霓裳羽衣舞”。

哦!那**的乐感,明快的节奏,激发起我身上每一个舞蹈的细泡,不是,细胞。真想跟着那音乐,上台当众舞它一曲,死也要过这把活瘾。

但听着听着,觉得很不对劲。怎么?台上那帅锅貌似我认识,浪白的雪杉茄克,修长而挺拔的双腿,不时与手匹配出刚柔兼并的姿态,饶人心魄,荡人心魂,尤其是那一头钢直的黑发,更显出此人力胆彪悍,帅气十足。

麦嘎!那不是,不是李龙羁吗?他,他怎么在台上唱歌啊,一扭头,果然身边空荡荡,已查无此人。

再向台上看去:随着音乐的飙升,我整个人也几乎被那**的浪涛带入,癫狂的几近掀倒:

“....软性饮料,上升的气泡,我将对你的喜好一瓶装――全喝掉....你煽情给拥抱,烛火在燃烧,有某种情调....关于你的舞蹈,你慵懒的扭动着腰....”

这时,我再也克制不住自已激动的情绪,翩身直冲向舞台,在热烈的掌声与欢笑声中,合着音乐与歌声的节拍:

“....受不了你随风飘扬的笑,有迷迭香的味道,语带薄荷的撤娇,对我发出恋爱的讯号,你优雅地像一只猫,动作轻盈地围绕爱的甜味,蔓延发酵,暧昧来的刚好....”

这一夜,我果真象只猫,大肆扭动着我曼妙的身段,轻柔的暧昧着;亦或是象那软性饮料,上升的气泡,高举我交措而摆动的玉臂,激烈的盘旋着,围绕在李龙羁的身旁,与之**的对视,如胶似漆地共唱共舞,共缠共绵。

哗!随着酒巴里彩灯大华,台下象炸了窝似的爆开了。

“哦,哦!再来一个,再来一个。”

“太精彩,太刺激了,配合的真是天衣无缝啊!”

而眼尖的李龙羁,这时忽然看到从巴台里,一个貌似老板的青年男人,笑盈盈地向我们走来。

“快遁!”

没容我解过味来,已经被他拉着钻出嘻闹的人群,泥鳅般地开溜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