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贵妃的后现代生活

第九十一章 梦魇广寒宫

第九十一章 梦魇广寒宫

“你,你....”看着如线般流溢出来的尿液,我一时涨红了脸,尽说不出话来。

“呵呵,猫猫,乖乖,还不快过来,向贵妃娘娘赔罪。”接着听到一声喵的叫唤。

呀?这是怎么回事?我惊愕地朝向发出叫声的地方看去。

在一面蓝色的墙角下,正蹲着一只绿眼的小猫,那白绒绒的身体,配上那可亲的眼神,一下便把我的魂给镊了去。

怎么,天下尽有如此令人牵心动肠的小东西?

“它叫祖母绿,其实赔罪道歉的应该是你。”李龙羁将有些受惊地猫咪抱在怀里,居然还以脸相贴之。

翻眼瞪着这是人非人的俩“动物”:“为啥?”

有没有搞错,那尿壶,算了,还是文明点,改称夜壶吧,又不是我的,我干吗要道歉,而且是向这个绿眼猫?荒唐!

“那是它的夜壶哦,踢翻了别人的家什,难不成叫人家随地大小便不成?”

又是一阵的晕眩,猫尿啊?我说怎么跟人味不同呢。望天!

“这壶....是它的?”我用手指捏住鼻子,朝他怀里的猫看了一眼。

乖球!这不会也是异界的猫吧,作风很正统的说,行事如人般的讲究。吼吼!

“不相信?即使我用也是特大号的,它那么点,能盛得下吗?”李龙羁一脸的调笑。

不知羞,没正经,我扭身,这会看仔细了,真个向门边走去。

“今晚就住这儿吧,那么晚了,等你回到家天也亮了。”他转而关切地放下手里的猫,站起身来对我说。

也是,回头看看玻璃窗外下的星空,寒月透出黎明前的蒙胧。

“那,好吧,不过你这儿只有一张床。”我用手一指那挂在半空中的“月亮床”,言下之意,这也没法睡呀。

我一副为难的神情,但心里却在琢磨着要是躺在上面,那一定是非同一般的享受。

“谁说我只有一张床,那不是,比这还舒适呢。”

说着,他便向那面画着大大扫帚的墙走去,用手好似拖了它一下,嘿!奇了,只见那把扫帚,活脱脱地居然给他拽出墙来,帚把弯弯的,象把躺椅似的立在地上,尽还前后不停地摇晃着。

啥?我差点醉倒,神呐!这个魔术师可真是了不得,变吃的变用的,化面包还化椅子,哪还什么不可以办到的呀。

再看那李二,一歪身,便躺倒在“扫帚椅”里,身子尽随椅子的晃动而轻轻摇着,好不惬意。

“怎么样,这回该相信了吧,我是真正的魔术师。”他向我歪着头眯缝着眼,一脸的不羁与骄傲。

“嘻嘻,我还是不信,这些小把戏都是魔术师的骗术,没一样能长久。”我也走到那个月亮床前,一歪身坐了上去。

立时,那床轻轻晃了一晃,软软的狐形床垫,将我的醉意捕捉,使我不自觉得躺了下去。哇!好舒服哦!我轻轻地合上眼,似乎进入了一个梦境,有玉兔和月宫的世界。

“这里是广寒宫,请问小姐是从哪儿来?”一个声音飘荡在我的头顶上方。

“啊!”我蓦地睁开眼。

广寒宫?我发现自已确实躺在一个空旷的行宫里,周围是一排排玉树林立的宫柱。且那些柱子下面,浮动着大团的白云,而刚才那声音,便是从远远的宫门口传来了。

“我,我是大唐杨贵妃,哦,不是,我是现代杨玉环。”我从**坐起身,呐呐地回答。

但又觉得很不对劲,低头一看,呀?身下尽是一张宽厚的冰宫床,上面的寒气直往上冒,把自已的整个身子包裹住。怎么会这样?我不是躺在软软的月亮**的吗?

冷啊好冷啊!我周身开始冰沁般的颤栗起来,感到要被冰封了一样,我惊恐地大叫:“救命!”大喊着三郎――隆基的名子。

“嗨!醒醒,快醒醒。”

正闹得不可开交,忽觉一个温暖的声音在耳边呼唤,随即身子被人轻轻的晃动。

我如深陷泥泽,却又突被力扒出来,一下子脱离了魇中。我睁开眼,周围一片雪亮,温暖的阳光照射在月亮**,柔美而静逸。

李龙羁正站在床前,带着满眼的笑意:“你终于醒了,做梦上月宫了是吗,不是和我同行的吧。”他笑意更深地看着我。

呃!原来刚才是在做梦啊,好冷的梦哦,那广漠空无人际的广寒宫,那大团如棉云簇拥下的高大门厅,还有那宫门外传来的悠远、冰冷,似那身下宫床的声音,仍立立在目,不觉于耳。

原以为这晕黄的月亮床,能带给人温暖的享受,却是如此这般的冷酷,恶梦缠绕,汗颜!

“几点了?”看着屋内被阳光普照的一派明媚,突然想起今天还有极重要的事情要处理,完了,误事了。

我一个鲤鱼打厅,从**一跃而下,这该死的月亮床,哪里有传说中的美好,还不如叫它魔鬼床好了,狠狠地在心里诅咒它。

“莫急,还早呢,还没到中午。况你也得修理下自已才好啊,看看你现在那样,出门会吓死人的。”

啥?还早,都快中午了!我,我可真能睡,你李二也不叫我一声,明明知道今天要去俱乐部的,那边还不知怎么着急呢,估计都要死人了。

狠狠白了李龙羁一眼,本妃我号称睡美人,就算起床不修理,出门也一样光彩照人,别乱糟蹋我。

一步跨到门边立着的一个大镜子前,饿滴个神呐!我咋这副德性呢。

镜子里是一个蓬头垢面,乱发如草的女人,脸色青的发紫,眉眼都挤到了一快,象被封冻了似的,而且衣冠不整,外衣似棉袍般紧紧地裹住铁硬的身躯,如僵尸游街。

晕倒!这都是被那冰冷的广寒宫折腾的,啊切!一个响亮的喷嚏,让一旁正观摩着的李二浑身打了一个机灵,不好意思!

再看,镜中的我两眼血红,如鬼魅般,唔....这样出门,吓死人事小,我名垂千史,大唐贵妃的美名将从此毁于一旦,绝不可以!

立转身向李龙羁讨教魔术之道,神啊!你现在就是我的神,快快把我变回那美丽的一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