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贵妃的后现代生活

第九十二章 魔法美容

第九十二章 魔法美容

李龙羁听说我向他讨教魔术之道,好挽救我贵妃的美誉,不禁扑哧一笑。

呃,难不成还有啥条件?

他望着我不说话,但一副要我以身相许的表情。妈呀,昏倒!不好这么乘人之危的。清泪两行。

我冷,冷,比梦中在广寒宫更冷上百倍,千倍。感觉冷汗倒流,心脏结霜。

“嘻嘻!”强迫自已挤出吓死一万人的两滴笑:“要说别人我不知道,可我绝对相信你是真正的魔术师。”竭尽所能的恭维。

“哦,真的,我怎么听起来象在唱戏?”一副极度怀疑的表情对我。

真是啰嗦,不相信不好,相信了还是不好,真他妈的难伺候:“嗯,那个什么,我一直都是这么认为的,你完全可以相信我的话。”听起来是假。

对方双目如炬,似探照灯般上下打量着我。

目光低垂,象被烤糊了的春卷。别这样好不好,象审犯人似的,我,我都快站不住了。

“这样啊,那,好吧。”一句很正经的话。

啥?忙抬头,欣喜若狂!象刚上笼的包子一样,这么容易就被我罩住啦,看来此人只是途有其表,如竹子内空外直,一推即倒,好对付,好对付!

咳,咳!清咳两声,虚位以待,不是,接受美容。

“拿着这面镜子,对着月光,星光。”一声令下,魔术修理开始。

遵命!我规规矩矩,接过送到面前的镜子,估计它非同一般,绝非普通之镜,有可能是面照妖镜,不对,魔镜。

对着月光,星光?不是吧,忽然惊觉不对,现在乃大白天呀,只有太阳,哪来的月光,星光?

“哦,搞错,忘了时辰,对不起,换一个。”某李一副抱歉的神情。

什么真正的魔术师啊,糊弄人的说。两眼上翻对之,一派吊死鬼形象。

于是他转身,从床边柜头上摆着的一个精致的紫色锦盒内,又拿出一小块瑰色石英石、六片枚瑰花瓣和一瓶女巫榛,执于手中。

“现在集中精力,看着你手上的镜子,注视镜中你的脸及脸上的缺陷,想象你的脸变为你所渴望的样子。”说着走到我的面前,将那块瑰色石英石递到我手中:“用它轻轻摩擦你想改变的地方。

接着听他口中诵出:“美之石,爱之石,当擦试时,消去那儿的缺陷吧,请带给主人所渴望的面容,只当将微埃抚去。”

见我操作完后,他又郑重其事地打开装有女巫榛的罐子,把我手中的瑰色石英石接去嵌入其中,并用右手拿着玫瑰花瓣高声呤唱:“维纳斯,稀世之美,我将花瓣祭给你,请用爱,为它们带来祝福,也带来所欲求的美貌。”

说话间,就见他已把花瓣揉碎,放入女巫榛中,并紧紧地盖上盖子,然后晃了两晃,再打开。

“去把,拿这里面的玫瑰液,涂在脸上,边涂边说:缺陷,走开吧,美如维纳斯,一小时后即降临。嗯?”

为了尽快使自已恢复美丽,容光焕发地走出门去,我接过那榛里的玫瑰液,飞速向洗手间奔去。

当我再次站到大镜子前,重新审视自已的时候,唔,还是不那么精神,虽然气色好多了,但仍象只阉鸡似的,毫无半点贵妃的气派。

这算啥魔术加魔法呀,我,我....

刚要发作,已安躺在魔帚上的李龙羁来回荡着身子道:“莫急,还有最后一着没使,咋能鲜亮呢?这一着不进行,再巧的媳妇,也难为无米之炊。”

哦,还有一着,快快说来:“啥?”我急不可耐。

“跟我来。”说着他一拍身下的扫帚,那东西象有生命一样,听话的立起,随之把李二也抚身站起。

我无心去观赏这一“奇景”,随在李龙羁的身后,走向屋子的另一面――客厅。

哇,这里却是另一种景象,完全没了那件魔法屋的痕迹,整个一现代派的豪华餐厅。

“你先坐着。”他将我按在一玻璃餐桌前的椅子里:“一会就弄好。”

果然,在我还没来得及细看的情况下,他如变魔术般,将一鸡蛋、面包、苹果和菠菜等食物,一盘盘全都搬上桌来。

他把一杯牛奶递到我的面前:“你知道吗?只要多吃这些东西,就可以增加自已的桃花运势及恋爱运势,还可以大大的美容,延年益寿。不仅如此,这些食物也算是另类的爱情魔药哦!吃了它,即可旧貌换新颜。”

我忍不住想大笑,把我当小孩哄呢。算了,时间不多了,这回身体也不象先前那么冰冷僵硬了,胃也开始唱歌闹情绪要吃的了。

“我饿了,别扯那些了,快快一起吃了去俱乐部吧,那边不知被折腾成什么样了呢。”说完便一仰脖,将温热的牛奶灌了下去,顿觉身子暖暖的,好了许多。

看我又抓起面包,真饿了的样子,某李也不再说话,伸手拿了一个苹果慢慢地啃将起来。

等吃完,整装梳洗后,再次闪亮登场时,嘿嘿!镜中的那个谁,真是好一派青春逼人,靓丽夺目。

“怎么样,我说的吧,不使这最后一着是不灵的。”李龙羁站在一旁双臂互抱,得意地翘着嘴角。

切,那是你魔术的功劳啊,俗语说的好,人是铁这饭是钢,美食为强。你那前面的虚招令人绝对的置疑。

一甩脸,昂头挺胸,作势就要把门出。

“慢着。”

啥?我不解地扭头看着站在那儿一动没动的李二,怎么?莫非还有什么赐教?

“告诉你,你的妆要重整,美得有点恐怖?”他一副幸灾乐祸的神情。

不是吧,我赶紧又走到大镜子前,左右上下前后地仔细审视。没有啊,衣着整洁得体,面容明丽艳亮,发如灌泉,眼波琉璃,无可挑剔啊。

“但在我眼里,不,应该是在大众的眼里,你实在是出格的很。”

李龙羁的这一番话说的我云山雾罩,一头的混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