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贵妃的后现代生活

第九十五章 物是人非

第九十五章 物是人非

那女士抬了一下胖硕的两胯,继续着她的理由:

“....我把这些都向教练反应了,她没有回答我的问题,尽拿来了我的测试结果,告诉我,要增重5公斤。

杨总,我本是来减肥的,怎么又要增肥啦?可那教练很严肃地向我解释,说要给我增5公斤肌肉,减10斤脂肪。唔....”掩面!

呃!这有什么不对?肌肉是要增,脂肪是要减啊。全体看着她,默!

“....昨天教练又通知我重新去测试一下,我从家一路小跑着赶到那个神秘的小房间,喘着气说刚吃饭我就来了。

谁料那教练一听就火了,冲我就来:什么?你吃晚饭了?难道你不知道舍宾前仨小时不能吃荤;前俩小时不能吃素;前‘鸭’(壹)小时不能喝水吗?这两天你算白练了!

杨总,李主任,你们听听,到是给我评评理,我可扔进去那么多钱啊,还花费了那么多的精力,一句白练就算了?而且在测试前不能吃饭这样重要的事情她却忘记告诉我。我要退出!”

呃!讲述总于进行完毕,貌似她到占了全理。

“那你第一次测试时,不知道事先不能吃饭的吗?”这时,李龙羁问了一句。

嗯嗯,这句问的妙。

“第一次测试是在白天,早过了吃饭的时候,而且给我测评的那个漂亮女生当时到是问我了,有没有吃饭,我以为她是关心我来着,并不知道这是舍宾测试的规定。昨天那个教练通知我是在晚上,不吃饭才怪呢,她事先又没告诉我还有这项规定,真是的。”女士一脸的委屈。

事情基本弄清楚了,人家不想练,也不好强求的说:“这个退卡事宜,你可以跟我们楼下前台总服务部联系,那里的接待小姐会给你外理好的。”我一脸的微笑,估计比哭还难看。

“我找过她们了,哦,就是这位小姐。”她指了指坐在一边,一直保持着听众形象的昨天当班小姐:“她和我说,按照规定,舍宾卡不退换、不转让。你们的那位秦主任也是这样说的。那么也就是说,除非我继续练下去,否则我的卡将是废纸一张,退不到钱,也不能转送朋友喽。”明显感到她的气焰又在往上升。

“杨总,今天你得给我一个合理的处置。”没等我开口,她又抢答:“我舍宾减肥以来,股市一路走低,我的体重却快要涨停板,磅秤的指针已经指向74公斤,昨天碰到一位久未见面的同学,她拍着我的肩膀说我又胖了,得赶快减肥了。”说着又作势拿起手中的泪帕。

晕!这还真是个难剃头的主。但不管怎样,我也得拿出贵妃的气度,不可被人压了强,让她知道,要退卡,必舍命,不是,须舍宾。暗自为自个打气,这头一次遇到女“搅屎棍”!

“嗯,这退卡的确是有规定的,不是我一个人能说了算的。当然喽,这也不是绝对的。”笑望女士,其果然表露出惊喜中的期待。

“咳!但限于你才练了两天就想要打退堂鼓,做为一个朋友,不是老总,一个朋友,对你说句真心话,你太木有毅力了,这样怎么能实现你郝思嘉的小蛮腰呢?想穿范思哲的时装那就更遥遥无期,毫无指望喽。”收敛去笑容,正经畏坐,对视着羞愧难当的女士。

顺便拿眼扫了下近处而坐的李二,他低着的头,微微上翘的嘴正挂着一丝的坏笑,呃!

“所以,我代表舍宾俱乐部的全体成员,衷心地希望您能留下来,好好训练,支持下去,就一定能实现你那美好的宿愿,嗯哼?”

眼见这位难剃头的女士有了反省、悔悟之意,再加把柴:“当然啦,你如果执意要走,我们也是感到万分的遗憾,我们将会把你这张舍宾会员卡及训练卡很好地保存着,随时欢迎你回来上课,请相信舍宾对你的承诺,它会给你一份尽善尽美的荣耀,只要你想与众不同,它就会给你郝思嘉第二。”

我吐!有这么笼络人心,收买会员的吗?但各位别忘了伦家我现在可是现代腐女氏也,还有什么话不敢说,什么事不可为的?

就这样,此女士最终再我“威逼利诱”的魔掌之下,束手就范,不但不再提退卡一事,还千恩万谢地说练成之后,一定穿着范思哲的时装来见我,嘎嘎!

“哈哈....”

等那女士和前台服务小姐刚一离开办公室,李龙羁便再也忍不住,哈哈地一阵狂笑,还用手一个劲地指着我说不出话来。

嘿嘿!本妃我是谁啊,三言两语搞定,不叫她心服口服,也让她有口难辩,有苦到不出。

不对,人家的事到是处理好欢欢喜喜地走了,去实现美梦了。而我呢,仍旧是那个中西合璧的怪物?

“李龙羁!”

“啊?”笑声嘎然止住:“怎么了?”

看我刚才还是一副得意洋洋的神情,却转瞬之间变做了地狱凶煞样。

“你认得我么?”我即尔又笑,嘿嘿地冷笑。

“认得啊,你变啥样我都认得。”他故作正经,一副哪怕象现在这样的怪物。

看到他这样,我忽然想起去办公室的洗手间的镜子那儿照一照,刚才人多,没顾得上。于是,迫不急待地冲向里面。

哦,麦嘎登!这是谁啊,这镜子该不会是魔镜吧,里面咋出现一个超高鼻梁,深陷蓝眼窝的女人,但她并非是众人眼里的“怪物”,亦或说成是妖怪,她可以说是绝顶的美丽。

那双目深沉柔和,双眉温暖祥尽,光洁的额头,散发出迷人的高贵之气,瀑布般的长发,秀满肩头。

好一个美人,当然,一定、肯定以及确定,那不是“我”――杨贵妃。

“我,我....”一阵晕旋,差点昏倒镜前。

这世上,没有再比失去自我更可怕的了,即使那替代物再完美也是种悲剧的体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