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贵妃的后现代生活

第一百一十五章 欲穷千里目

第一百一十五章 欲穷千里目

闲话少叙,即然都各有所属,那么,客套归客套,还是各就各位,各谈其事

我依然故我,认真实现自我改造之梦。当然喽,前提的着眼点首先是对我的“病人”全力以赴,尽心尽职,一门心思的帮他排忧解难,这样,我在走出茶楼时,才能成为纯正的娇娘。

那么自然,对于坐在我对面的二位,尤其是穿白制服的某男,说西服也行,可以说是熟视无睹了。不要怪我冷心冷面,即然志不相同,那只好各行其路了。

虽然我们曾今也疯狂,虽然我们很迷茫,但那如风都淡去,不要回头不要想,很平常。

“这是送给你的,祝你生日快乐,杨小姐。”一捧鲜花随着一股浓郁的香气,由茶楼的服务小姐送至面前,呃,迷迭香!

看着那绿荫荫,蓝花飘动的香草,我的鼻翼不自禁地犀动了一下,这是哪个有心人送来的呢。

信手捻起摆放在花束间的一张卡片,打开它:祝你生日快乐!让我们都记住这命中注定的一刻――第四次偶遇,你似迷迭香般芬芳、醉人。

不用说,送花人就在眼前,呵!这秦潇可真够浪漫。

“你怎么知道我的生日?”放下手中卡,微笑着看向对方的男人。

我的生日在千年,魂去已魄散。但来世重生不可莫有此等的定数,因此,我便将贵妃大酒店的开业日定为我的生日。

“这有何难。”男人只说了一句。

眼光琉璃的深处,那股冷漠依然。可我却漠视地逾越了它,因在它的后面,却有另一双明眸朝我凝望,它那里面没有冷漠,却蕴藏着只有我才懂的一丝幽光――疼痛。

我不禁一颤:“哦,我忘了,你父亲和我是同事呢。”宛尔一笑,收回目光,屏蔽一切。

休要怪我不尽人情,是你李二先操的刀,别斩不断理还乱,就我眼前这位秦潇氏也,虽黑了点,但那古铜色,据说这在西方非常之流行,不黑也去沙滩硬指标洒黑。它体现着男人的一种健康美。

而且,以前没有近距离的观查过,这静坐下来仔细端祥,嘿!你还真别说,这对面的男人长得还挺耐看。

眉不浓却长相蹙,两个字“深沉”;眼细长而不怒自威,象极了一人的品貌――关公;口鼻长得很性感,使人联想到男人的身女人的臀。阿米豆腐,罪过!看来改造先得从思想开始,貌似有点难。

当然,本妃欣赏的同时,男人也正目不转晴地注视着我的双眸,不要有所猜忌和怀疑,他的专注绝对是礼貌的。

“你们的茶来了,请各位慢用。”服务小姐清甜的嗓音和着飘香的茉莉花,送来又归去。

呃,这茶好香啊,与桌上的迷迭香又是另一种的香气。

“来,喝上一杯,暖暖身子。”男人提起茶壶,轻巧地给我面前的玉磁杯倒满。

“谢谢!”我冲他甜甜地笑,但满眼里却是他身后那白晃晃的影子。

于是我赶紧端起杯子慢饮一口,呀,这清纯的香茶怎么会如此的苦涩。不禁轻蹙了下眉头,怎么回事,今天本妃可是来治病救人的呀,还当真跟这个男人约起会来,不成,完全走了题,这样下去,即便不走出茶楼,乌鸦也不会变凤凰。

专心,一定要专心,为了早日实现自已的梦想,不住地给自已打着气。

“来,喝上一杯,润润嗓子。”我拿过茶壶,低眉浅笑,轻柔地回斟对方的茶水。

要知道,我杨贵妃轻易不会给男人递茶送水,除了我那千年的大唐皇君,即便是现代李龙羁也不曾有过如此的好运。

这个秦潇还真是有口福,也算是我积功好德,改造自新的第一步吧。这女人的温柔,最是能体现在到茶到水之中,我给它取过一名,叫低头艺术。

但愿这一低头的温柔,能抚平此男人内心的创伤,不再夜不能寐,跑我酒店来歌舞升平。

“请问秦先生是有什么心事吧。”开始试探,向计划展开初步攻势。

“心事?没个人都有心事啊,比如你杨小姐,难道说会没有心事吗?”一句反问顶起,攻势失败,初战不利。

嗝,咽下一口水,此人果然厉害,不能与当初的某陆相题并论,男人就是男人,智商绝对高过于女人,尤其是姓秦的男人,跟是不可小窥。

嗯,看来想用迂回战术很难取胜,他,不是陆红。我,还是奉行本妃的一贯政策,直言快语,让他猝不及防,毫无还手之力。咳!

“秦先生,你的歌唱得真是不错,为我们酒店增了不少光彩,十里八店的都知道我们贵妃大酒店来了一个‘摩的歌手’,实则是我店的荣幸啊。”一副千恭万维的表情。

“呵呵,哪里,只是喜欢唱,哪天我请杨小姐去飚歌如何?唱它个一醉方休。”男人一阵朗声大笑,身子向后一仰,呈豪放形靠在椅背上。

呃,喝它个一醉方休好不好,还电视制作人呢,真没水平。瞧他那姿式,两臂扎着,跟他妈耶稣受刑似的,一只手里还捏着盛满水的茶杯,也不怕被淋浴。

可嘴里却道:“好啊好啊,你歌我舞,最是过嬴。”

“可不是嘛,我到忘了杨小姐是舞蹈的能手,你那一曲‘迷迭香’跳得我热血沸腾,至今难忘啊。”豪放男说得一时忘了情,又一次向后施加重压。

“呵呵,瞧你说的。”低头含羞状:“我那是被逼无奈,上当受骗的幼稚之举,不足....”

“挂齿”两字还没出口,却听咣!叭叽的椅子倒地和茶杯跌落的碎裂声。

我心咯噔一下,急忙抬头,眼前一片虚无。完了,豪放男终究不幸被我言中,由于豪放过度,摔落尘埃,倒戈洗面去鸟。

“哎呀,阿龙,你怎么样啊?”

呃,咋听到陆红陆大婶的呼救声呢?

再定晴仔细一看,饿滴个神呐,摔错对象了?不是,是我看错对象了。重重摔倒在地的恰是对面就坐的李二李龙羁,陆红正慌忙跑过去,连声不叠地喊着。

切!瞧她那小样,跟丢了魂似的,不就摔一跤嘛,值得这么大呼小叫的吗。可,可对面那豪放男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