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贵妃的后现代生活

第一百一十六章 急中生智

第一百一十六章 急中生智

呼!呼!雷声咚咚。

嗯?这又是什么声音,不会是打雷呀,看看玻璃窗外满天的星斗。

猪嚎吗?更不可能了,这么优雅洁净的茶楼,会上来猪?眼光汇聚,急速搜捕各个角落可能出现的疑点,忽然发觉这雷声是来自于本妃的脚下。

于是赶忙将眼光收回,凝聚于一点――茶桌下面。

佛祖妈妈,我,看到了什么?那个,那个豪放男,尽然豪放地坐在地下,两只豪放的巨臂垫在他刚坐的椅子上,正豪放地打着雷鸣般的呼噜,那性感无比的嘴里居然还,还豪放地流淌着哈喇渍。

崩溃!

而刚才听到的磁杯跌落声,一定就是他旁边地上的那两三片碎渣喽,瀑布汗!

怎么会这样啊,难不成茶楼的小姐在壶里下了***?不可能,不可能,冤有头,债有主,无缘无故害人有病啊,况本妃我也喝了茶的,没事啊。

要不,这秦潇,跟这茶楼里的什么人有过节,正好趁机暗算他?不会不会,哪有这么玄幻的事,即便要报仇也不能挑选这种场地,太愚蠢了,用的手段也幼稚了。

把他放倒,放倒是为了啥?趁火还是打劫,他又没穿金带银;宰了吃,他又不是猪,嘿嘿!他果然体积是不小,如果用来做人肉包子到是可以考虑,呸呸,腐女本性,真是难移,太邪恶了。为拯救他人改过自新,估计也是为自已制造的借口,咳!

正想不出个所以然来,猛一抬头,看见对面的俩人推杯换盏地喝得那个起劲哟。

呃!特别是那个姓李的小子,容光焕发地给某陆到茶递水,两眼还含情脉脉地看着对方,好象从来没有发生过刚才的摔跤事件,眼睛雪亮地跟探照灯似的。

一股无名之火貌似在往上串,李龙羁,今天我算是看清你了,别以为本妃是傻子,旁人不了解你,我,杨某人最清楚你心里的那点小九九,知道你会魔法,嗯?了不起,看你那手上的魔戒是多么多么的铮明瓦亮啊。

用魔力算人,把人放倒,暗中使坏,你也能算得上是堂堂的正人君子,我呸!球球的,我杨玉环还真他妈的瞎了眼,不对,本妃我的确眼睛雪亮,早已看出你是个伪君子。

呵呵,阿米豆腐,庆幸庆幸,让那个倒霉蛋三原色陪你牛饮吧,伦家我遁,这腐女真他妈当对了,不然被蒙蔽还当是圣女呢。

哗!站起身,推开椅子,哪管地上那豪放男的死活,一个箭步越过他身旁,目不斜视地向楼下冲去,拜拜了您,别怪本妃不照应你,我不会魔法,没法救你,解铃还需系铃人,谁造的孽让谁受去。

“唉,玉环,你这么一会儿就走啦,那,那个潇....”说到一半,某陆的嘴象被突然封住一般。

不看便知,估计她回头才发现身后的情况,并为那只被放倒的“豪放猪”大为震撼。哼哼!你陆红永远都不会明白那是怎么一回事,可怜的女人。

“小姐,您还没埋单呢。”服务小姐甜笑着上前提醒。

“和那桌一块付。”玉臂有力地向三原色方向一挥,头也不回地走出茶楼。

饿滴个神呐,这叫什么事啊,喝茶喝得满口醋味,回家得赶紧漱口,不对,不是我漱,应该是某李八哥漱,而且里里外外都得打浪干净,包括那满鸟槽的了色(垃圾)。

走在夜色苍茫的大街上,我忽然内心有了一种释然,虽然今天没能套出秦潇的话,不知他为何突然来我酒店飚歌;虽然今天没有随我所愿,自以为是地帮人排忧解难;虽然今天没有如愿以偿,改头换面乌鸦变凤凰,腐女转圣贤。

但是,但是至少能证明一点,腐女,并不全是废弃的朽木,染过的红尘,依就可以雕琢么,只要它不空心霉烂就好。

到是那些个表面披着纯洁、善良外衣的光鲜之人,道貌岸然地令人看迷了眼,难以分辩。

哼!装恙请假不来和人去约会,被本妃我撞见还吃他妈的飞醋。有本事单挑玩飚车,油奷耍滑使魔法,算个鸟。舍宾俱乐部再也不需要你这号人了,去死吧。

你的嘴角微微上翘,性感的无可救药,想象不到如此的心跳,你的一切都想要....

这歌曲太美妙了,有空定要和那豪放男一起高歌一曲,一放千杯。

唰!正哼着迷迭香的曲调,从后面驶来一辆摩的,嘎地一声停在我的面前,拦腰把我截住。

“小姐,走夜路很危险的,我带你一程吧,做个摩的生意,不会多收你钱的。”面前一个头戴安全帽的人对我说道,混暗中看不清他的眼睛。

呀?刚想到那个豪放男摩的手,他的同行就来啦。逐扭头看看马路上车来车往的恐怕打的也不好打,反正现在时间还早,也不怕有什么劫匪,得,就它吧,还从没偿过坐摩托的滋味,今天本妃也偿个鲜。

“成。”我爽快地答应了一声,一抬腿,跨,便骑了上去,稳稳地坐在了车的后座上。

要说这单骑与四轮车可就是不同,忒拉风。我一坐上去,摩的一动,唰,就飞了出去,象拽直了的线一般,没得二划(话)。

耶!有了第一次飚车的经历,貌似象过来人一般,这第二次也不觉得有多么害怕了嘛。反而有种超爽的感觉,特过嬴。

哎,对了,忘记告诉他了,我住的地址。可那摩的越开越快,车速快得跟要飞起来似的,穿越,我又要穿越了。吓得我紧闭双眼,死死地抱住前面那个人的腰,哪还有说话的气力。

完了,一定是遇上坏人了,不然他怎么连问都不问一声就把我带跑了。唔....救命啊!喊给自已听,此时我的嘴压根就张不开。

好歹命哦,真就遇上劫匪了。怎么办?

顿时什么什么奸杀强**,徒暴肆掠的画面一幅幅地闪现在我的脑际,还有凶残的变态狂也向我扑来,妈呀,皇母娘娘、玉皇大帝,你们在天上可看见了,这个载着我的摩的手是个疯狂的劫匪,他要害艾家的性命呢。

誓可杀,不可辱,我杨贵妃千年前曾为大唐上吊捐躯,来世重生又为保洁而命系黄泉,当然,没成功。但是,但是这足已说明本妃我豪气立胆的雄心壮志。

对,跳车!

不过,车速这么快,要是往下一跳,那不得摔成肉泥烂浆才怪。虽痛下必死的决心,但生命诚可贵呀,不可轻易放弃。要不,先诱他放慢车速?

没错,对于强劲的敌人,要智取。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