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贵妃的后现代生活

第一百二十四章 错综复杂

第一百二十四章 错综复杂

“是这样。”

老秦收敛神态,在沙发上坐直身,把他怎样去打探、调查的前后情况如实描述了一遍。

然后说他刚回到舍宾俱乐部,毛利集团那边与舍宾直接接恰的市场经营部经理就打电话来,说是让他把舍宾服装生产的祥细数据报给他,最好是近期与长远的数据规划书。

听到这,我心中已明白了事情的八、九分,表情仍很严肃地看着他,听他解说结尾。

“所以,我便丢下正要来你这儿向你汇报的诈骗调查报告,急忙去翻出早就做好的那俩份数据企划报告,可恰好这时荣秘书来找我,说你也给她排谴了调查任务,当然,撒出去的人马越多,调查得就越祥细,准确度也就越高。但她说从来没干过这个,向我取经。我....”

没等他说完,本妃我便嘿嘿一笑:“于是乎你在拿了数据企划报告要出门时,向她指点了迷津――桌子上的调查报告。但你万没料到,忙中出错,你拿走的却是调查报告,而把那份数据企划报告遗失在了桌子上,弄错的直接原因,恰恰是因为这两份数据报告的书面形式都极为的相似,只是上面的数据有着天壤之别的差异。”

望着老秦头一脸的佩服、诧异加惭愧,我更是得意非常:“所以荣欣看了那份自以为是调查报告实则是舍宾服装数据企划书时,她选译了宏观数据,也就是舍宾服装生产所要达到的前景指标,她认为这个庞大的数字是毛利集团在短期内不可能达到的,有欺骗行为。”

“没错,凭她的智商一定会这么认为,呵呵。”老秦一反往常的一本正经,解嘲地笑了一下。

“而李主任自然是不一般,他是将这份报告的宏观与微观数据一对照,发现了其中的不合情理,绝断出毛利集团的诈骗是假,有被人陷害的嫌疑。但他也差了那么一顶点,居然没能看出这份调查报告的不对,相信荣秘书说的,这是一份她调查来的诈骗报告。哈哈....”很为某李的这一误眼而感畅快,你李二也有看走神的时候。

可再狡猾的敌人也逃不出伦家我的手心去,那以假乱真的“调查报告”还不是让我识破了天机,火眼金睛哦,嘿嘿!

“是啊是啊,杨总您真是慧眼识英明,我到了那里才发现把报告给拿错了,所以赶紧回来,但看到荣欣不在办公室便想问您她去了哪里,却正好看到那份企划书在....实在抱歉啊,当时只想尽快把东西送过去,我是个非常守信用的人你是知道的....可没想到却给杨总你....”老秦满脸的过不去。

我一脸的欣赏,向他摆手,表示他做得十分正确,舍宾如能多几个象这样敬业的员工,那前景将无可献量,一定要给他,加奖金。

正唠得火热,桌上的电话铃声响起,于是老秦便借故告退离去。

电话是赵瘪山赵先生打来的,他告诉我李龙羁去过他那儿,向他坦言,怀疑这次毛利集团的事件与上次舍宾俱乐部的所谓诈骗事件,同属一类遭人陷害情况,但没有确着的证据,无法证明这次毛利集团是被人同样坑害的,希望能得到他赵先生的帮助。

赵先生在电话里还说,这起事件明显是被人故意捏造的,但它不象上次舍宾俱乐部那么简单,因为向舍宾投资的人是他本人,这好查。

是啊,赵先生说得没错。而这次陷害毛利集团所制造的舆论更是离谱,公开造谣说毛利集团实则就是一个皮包公司,一空壳集团,到处行骗与人合作,套取合作人的资金。

但以我在毛利集团看到的,听到的,感受到的,绝不会有半点的假相,那不是单凭一时间的直感,而是真真切切的体会,它是一个先进、科学,颇具凝聚力的实体企业集团。

不仅仅是我,我想当时同行的殷总凭他资深的眼光,也绝不会看错。难怪他虽猛得听到消息时惊爆如雷,可后来没事人似的要去酒店Pry,当时觉得纳闷,可现在想来一定是他潜意识里并不相信毛利集团诈骗这一事实,所以才漠然处之。

看来觉醒最迟的还是本宫啊,惭愧。不过不还有一个被完全蒙在鼓里头的么――我们的荣欣荣秘书荣小姐,她不是仍在为之继续战斗着么,嘻嘻!祝她早日觉醒。

除了这件事外,赵先生还关心了一个很私人的问题,他说小李主任看起来很憔悴,但又不象是被这起毛利集团诈骗案“烤糊”的,且并没问我缘由(我实则也不清楚),而是在电话里笑言:玉环啊,你这个左膀右臂可得靠你自个护着啊。

呃,话中有话,眩外有音,表面听去很合乎上级要关心、体恤下属的辛苦,可细里去感受,貌似在劝导我这个腐女老总不可以太娇惯、任性。

莫不是老赵先生知道....不可能,某李不会对他说什么,李二虽说是个极外向的血气男儿,但在感情方面似乎很是内向、腼腆,轻易不会表露出什么迹象,别说对一个孤老爷子,如何会说出这些不着边际的话。

是他自己看出?也许、可能、大概....除非他有特异功能,虽与老爷子相熟,但见面的次数屈指可数,而每次同时遇上我们俩就更少之又少了。所以,他看出,忽略!

而且有一点很能说明问题,从他这最后一句关照的话中就能推断出,他――赵先生并不知道李二李龙羁已辞职,离开了舍宾。

赵老爷子,很是对不住啊,我杨玉环即便想护着他李龙羁也木有机会了。这个千斤重担也只好留给某些人吧,比如象三原色陆红陆总这样痴心的人种,不,痴情的女人。

相信,她比贵妃我更适合于他。眼前黑线又上升,剧场中的葫芦头再现。去死!唰唰!两手一阵挥动,眼前所有消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