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贵妃的后现代生活

第一百三十六章 舍宾现代曲

第一百三十六章 舍宾现代曲

这一天就这样,在无比意外,又在情理之中的过去了。

我的推理大获全胜,毛利集团不会再有事了,我悬吊多日的心,总算完全放回了肚子里。再加上李龙羁的回归,可说是双喜临门。本妃可以开怀畅饮,举部(俱乐部)同庆了。耶!

当然,我也没忘记一个人――陆红。我知道,她现在心里一定不好受,可以说很难走出这个失败的阴影,她这只飞蛾可说在严酷的现实面前,终于因扑火而,这对她来说,不论是在感情上还是朋友间,都是一次灾难性的毁灭。

“去看看她吧。”我对李龙羁说。

这已是次日上午快要下班的时候,李龙羁如以前一样,来约我一起去饭庄用餐,这会儿他正拿着一张才到的今日快讯在看,似乎并没有听见我说的话。

“哈,财团撤诉,法院判定本城毛利集团无罪获释。”他忽然激动地大叫一声,不仅让我一震,就连外间的荣秘书也被吸引了进来。

虽然是早就预料的结果,但还是希望能得到这种肯定。我高兴的一拍桌子:“走,邀上总管老秦,看门的老张,还有所有后勤部的闲杂人等一起,去饭庄好好地搓一顿,庆贺一下。”

“杨总,那还有我们呢,不会把我们也忘记了吧,太不够意思了。”我的话刚说完,就听门口一阵的人声躁动。

待本妃我定晴一看,饿滴神啊,不宽的房门口,围着一群人,站在最前面的,是以老年训练班的叶明绚教练为首,其后是青年女子训练厅的刘教练代队,最后是青春奔放的少年训练班的现代谢阿蛮谢教练。

在她们的身后,跟着各自班上的几个最优秀的会员,而且我在谢教练的身后,居然还看到了好久未见的小圆圆。

她貌似也同时看到了伦家我,激动地张着两只滚圆的小胳臂,向我大声喊着:“杨姨,杨姨。”

呃,咋把中间那“阿”字给省略了呢,哦,这样称呼听起来可能更显亲近吧。嘿嘿,这小机灵鬼,不知她那勤奋工作的老爸殷总,可知道了这个振奋人心的消息,自打那天在我杨氏大酒店Pry派对未成,伦家我继后失踪走人就一直未见待续了。呵呵,真是太不好意思了。

还是那句老话,本妃我人在江湖,身不由己啊。

“还有我呢,咋把我这个老会员给冒了呢,这可让老朽我太失望了啊。”

正这时,在她们的身后走进来一个庞然“大人物”,众人回头一看,认识,老年训练班的积极分子,现在也算是俱乐部的一编外骨干人员――赵瘪山,赵先生。

我和大家伙一下全都乐了,哈哈,真是哪儿有热闹,他赵总就会在哪儿显身呐。

于是乎,众生人等,前呼后拥,浩浩荡荡地开赴刑场,不是,直奔饭庄。这一顿饭吃得这个热闹,比那晚在贵妃大酒店开庆功宴还排场,几乎每个人都发表了自已对舍宾前途的美好憧憬,就连小圆圆也举手发了言。

“我希望能早日穿上舍宾少儿系列服装,吃上带有舍宾标志包装的绿色食品。”

她的话引发了在场所有观众,不,应该是全体舍宾的新老会员及教练和管理工作人员的一致热烈鼓掌。

好,说得太好了,小人志气大,本妃这干女儿是收对了。她不仅说出了我的心里话,也是对她老爸殷氏集团的最好预言,更是对舍宾事业投下的一支最具潜力的股。

当然,在这畅所欲言的欢乐气氛中,我还没忘记除陆红外的另一个人,那就是财团的老总,原舍宾俱乐部的会员――女士。为了更加尊重她其间,我们称她为花享荣花女士。

我在这场特别的庆功宴临近尾声时,向全体人等郑重宣布,由于花享荣花女士对舍宾所表现出的诚恳决措――撤消对毛利集团的起诉,并认识到这是一种极危险的,带有人身攻击的无理取闹行为,且认罪态度颇佳。

因此,本俱乐部决定,将她挂靠在我部的会员证发还给她本人,并任命她为玉龙舍宾俱乐部的高级顾问,终生免费参加训练。

哗,在又一阵暴风雨般的鼓掌声中,从饭庄的大门口走进来两个人,其中一个,是穿着范思哲服装的胖大女人,众人一看,哗!一阵的爆笑之后,又是一片热烈的鼓掌声,你道是谁?

就是本妃在来饭庄之前,悄悄让小秘书荣欣打电话给秦潇,让他用特快摩的“传递”过来的,本次特约的嘉宾――花享荣女士。

“杨总,这,这怎么敢当呢,真是太当之有魁了。”花女士走到我的面前,拉着我的手,嘴上虽这么谦让着,但我完全地看出,她是感到非常之荣幸的。

这顿庆功宴,我才觉得是真正的庆功宴,是本妃我迈向事业成功的最坚实的第一步。致此,我决定,从即日起,为这第一步的更好迈进,打响祝福的第一炮:亲自舍宾教程一回,并把大唐的霓裳羽衣舞,改编成舍宾现代曲。

我这个亲自教程,就是放下一切的繁杂事务,走进舍宾的行列,充当一个真正的舍宾会员,一个训练者,这也是我开办俱乐部以来一直想要做的一件事。

更重要的一点是,通过我在接触谢阿蛮教练,陪赵先生走马观花之后,从最初的变霓裳羽衣舞为现代舍宾曲的想法,在他们的催生和影响下,更日趋成熟。

因此,本妃我要先体验这舍宾训练的一课,常言道,没有实践就没有发言权,我要从中找到这羽衣舞与舍宾曲的内在联系,从而去体会它们两者之间可能有的共鸣,最终找出其真实的感觉。